法國思想長廊

夢想與平等自由的追求者盧梭之三——從音樂家盧梭到哲學家盧梭

音頻 11:05
盧梭油畫紀念圖片
盧梭油畫紀念圖片 DR網絡圖片
26 分鐘

[提要]被盧梭稱為媽媽的華倫夫人很懂音樂,她會彈奏羽管鍵琴,歌兒也唱的很好。盧梭寄居她家時,曾跟她學過一點音樂知識。盧梭那敏感的心靈立即熱愛上了音樂。在成為一個哲學家之前,他曾夢想成為一個音樂家。

廣告

問:我們知道有一種記譜法,叫盧梭記譜法。這位啟蒙思想家同時也是一位音樂家,這點人們注意得不多,請你給聽友們介紹一下吧。

答:盧梭在他的《懺悔錄》中,曾經記下華倫夫人教他音樂的情景,稱之為華倫夫人所培養出的他的才能之一。華倫夫人送他到都靈天主教會辦的初學教理者收容所,本想讓他在那裡好好學習天主教教義。別忘了盧梭生在日內瓦,本是個加爾文教信徒,為了生存不得不改宗信天主教,他對宗教的看法我們以後再講。但盧梭根本受不了這個收容所的迂腐,沒呆幾天就離開了。他在都靈這座大城市中閑逛,每天早晨都去參加王家小教堂的彌撒,覺得美極了。但是這個美根本不是宗教儀式引起的,而是因為音樂。

盧梭承認:“我覺得美極了,但是這種執著更多的是出於我開始顯露的對音樂的激情。撒丁國王當時擁有歐洲最好的交響樂隊。為了吸引一個年輕人,用不着這麼好的樂隊,只需把一件小樂器演奏好,就足以讓他心花怒放了”。後來他回到了華倫夫人家,華倫夫人又送他到一個修道院去學神學,他只帶了一本書去那裡,是華倫夫人給他的一本譜子,是克萊朗博的合唱曲集。他知道自己的音樂知識很淺薄,華倫夫人甚至連視唱都沒有教給他,他連四分音符都不識。但是他說:“我對這門藝術那麼熱愛,以至想自個兒試着練練。我可以說既不懂變調,也不懂時值。但竟然能不出錯地唱出‘阿爾菲和阿雷圖斯合唱曲’的第一首宣敘調和第一支樂曲。大家可想而知我下了多大的功夫,又是多麼刻苦執著啊”。

問:盧梭肯定是個音樂天才,在音樂上這種無師自通的人實在不多見。

答:是啊,華倫夫人發現這孩子有音樂天才,就請大教堂的音樂總監勒·梅特爾先生教他音樂。在這期間,華倫夫人離開安納西去為自己的年金奔波,盧梭又沒人管了。為了混飯吃,他竟然只憑他學得的那點音樂知識,冒充巴黎來的音樂家,叫威爾勒夫,還編了一支曲子在音樂會上演奏。聽眾一下子就聽出他作的曲子是東抄西湊的東西,結果聽眾大喝倒彩。

盧梭離開了華倫夫人,飯都沒得吃了,就去了小城納沙泰爾,冒充音樂教師收了幾個學生,掙了錢吃飯。後來華倫夫人在尚貝里安了家,把他叫回去,給他找了個測量土地的活兒。他開始了一段平靜幸福的生活。他一方面自學哲學,一方面鑽研音樂,華倫夫人經常在家裡舉行小音樂會,盧梭就來當指揮。1737年6月,他的音樂作品終於正式刊出,那是發表在《法蘭西信使報》上的一首歌,叫“一隻蝴蝶吻一朵玫瑰”,署名尚貝里的盧梭。後來華倫夫人給他找了個給貴族之家當家庭教師的差事,他就去了里昂,在那裡結識了巴黎來的音樂教師雅克·大衛,在他的幫助下,盧梭完成了一部歌劇《發現新大陸》。

1742年他30歲,終於告別華倫夫人,離開了薩瓦到巴黎去闖天下。他帶着的敲開巴黎大門的東西,還不是他的政治哲學著作,而是他苦心鑽研的新記譜法。

問:這可真有意思,我想盧梭是不是因為正統的訓練不夠,才獨出心裁要另搞一套?

答:還真有這種可能。盧梭這個人總愛獨樹一幟,你可以說他是個天才,也可以說他是個夢想家。他搞出的這套新記譜法,簡單地說就是取消五線譜表,用阿拉伯數字表示各個音,用短線表示拍子,用圓點來表示音高。也就是我們中國人常說的簡譜。有意思的是,現在全世界中國是使用簡譜最多的國家,據說日本和美國也還偶有人用,但是我不太相信。但是這套記譜法確是當年李叔同大師從日本引進中國的。你可以回想一下我們小時上音樂課,老師用的就是簡譜,在中國只有專業人士才用五線譜。

簡譜對普及音樂教育絕對有功效。當時盧梭設計的這種記譜方式,就是從他自己學音樂的經驗中總結出來的。他認為音樂教育對孩子的成長極為重要,為了讓孩子能更容易地學習音樂,一種簡便的記譜方式很有必要。盧梭在巴黎由當時在音樂界最有權威的大師拉摩推薦,在法蘭西科學院宣讀了他的論文。科學院組織了一個委員會,專門仔細研究他的方案,下了兩條結論,第一,1665年方濟各會修士蘇埃蒂提出過類似的設想,第二,這個方法對聲樂歌唱有用,不適宜於器樂演奏。但是科學院對盧梭的創新精神給予褒揚,還發給他一張精美的證書。憑心而論,科學院的結論是相當公正的,蘇埃蒂修士確實提出了類似的想法,並以《學習音樂的新方法》為名發表了。

但盧梭也是冤枉,他絕不是有心剽竊,實在是英雄所見略同,但是人家發表在前,你這套就缺少了創新性。其次,簡譜用在記一首小曲兒小歌時有用,但對一個龐大的交響樂隊來說,簡譜根本無法表現指揮面前的大交響樂的總譜。盧梭很失望,但他繼續音樂創作,連續寫了《風流的繆斯》《鄉村巫師》等歌劇,上演後很受好評。他的新記譜法,也以《論現代音樂》為名發表。

問:看來盧梭發表的第一篇論文,不是有關政治哲學的,而是關於音樂的。

答:沒錯,雖然盧梭已經讀了一肚子的哲學,卻還未考慮過在這方面有所創作。但是對他一生最重要的一件事兒是,在巴黎他結識了狄德羅,這位《百科全書》之父,啟蒙哲人群的核心。狄德羅為人古道熱腸,慷慨大方,他和盧梭一見如故,成為親密的朋友,因狄德羅之故,盧梭這個鄉下來的野孩子,才能認識巴黎文化界的名人,才能進入啟蒙哲人圈子和巴黎社交沙龍。我們在前面曾經講過,在啟蒙時代,沙龍對一個人的前程有多麼重要。他又結識了杜邦夫人,杜邦夫人的沙龍設在聖路易島上的朗貝爾公館,是那些達官貴人、文化巨人出入的場所,盧梭算是踏上了揚名之路,他的天才找到了發揮的地方。我們下次再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