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分析

特朗普推出對伊“新戰略” 伊朗核協議遭遇囧途

音頻 05:52
美國總統特朗普周五新聞會資料圖片
美國總統特朗普周五新聞會資料圖片 路透社圖片
作者: 弗林
19 分鐘

美國總統特朗普於當地時間本周五,向世人宣布了美國將不會從伊朗核協議中撤出,但其本人拒絕向國會做出伊朗遵守了該協議內容的表態。特朗普還進一步表示,將對伊朗革命衛隊採取更嚴格的制裁措施。在這一直接影響着中東及周邊地區安全穩定的消息被公布後,曾參加過談判並最終達成這一協議的英國、法國、德國和俄國四國政府隨即宣布,將繼續堅持執行該協議內容。俄國外交部更是對特朗普的這一“具有侵略性和威脅性的”發言提出批評,並宣稱它將不會直接影響協議的繼續執行。

廣告

在經過了漫長的談判和外交努力後,伊朗於2015年7月14日與美國、中國、俄羅斯、英國、德國、法國六大國,達成了這一以限制伊朗發展核武器為代價,來換取國際社會解除對伊經濟和金融制裁措施的外交共識-《聯合全面行動方案》(JCPOA)簡稱“伊朗核協議”。但特朗普自去年美國大選開始,就一直對該協議持反對態度,並在上任總統後多次威脅將令美國從中退出。他在近期特別針對伊朗的彈道導彈試射活動,採取了新的制裁措施。

特朗普還曾在今年的聯大會議上,再次嚴厲抨擊了伊朗政府和該協議並一度宣稱:“這是美國曾經簽署的最差和最單方面的交易,令美國尷尬。” 但事實上截止到今天的講話之前,他並沒曾給予外界有關伊朗核協議的任何具體政策答覆。而根據規定,美國行政部門需要每隔90天就伊朗是否履行了該協議內容向國會提交報告,作為總統的特朗普也藉此次機會,在當天的白宮新聞會上,表達了他既不直接領導美國退出這一國際條約,又不向國會作證伊方遵守了協議內容的雙重政治表態。

也就是說面對來自其他6個協議簽署國的壓力,特朗普選擇以不退出,但卻指控伊方涉嫌“毀約”,且威脅要對伊採取新制裁的形式,間接的將這一奧巴馬時代重要的外交成果和中東地區的穩定未來再次放置於空中。具體地說,美方對這一協議的遵守與否將取決於國會在未來60天內決定是否恢復對伊制裁的態度。美國國會參眾兩院目前由長期對伊朗持有負面意見的共和黨把持,眾議院議長保羅·萊恩現已宣布將支持特朗普重新評估伊朗核協議的建議,並將與之合作。

但也並不是全部的共和黨人都支持美國退出該協議,再加上國會近來正忙於在今年所剩無幾的34個工作日內,解決諸如國內稅收改革和制定財政預算等棘手內容,國會在預定時間內達成共識,處理該問題將變得充滿挑戰。另值得一提的是,由於共和黨在參議院只佔有52個席位,但任何法案的通過卻需要至少60票以上的支持,這也意味着特朗普的這一決定,必須要得到民主黨參議員的認同後才能通過。因此無論國會兩院和兩黨議員們最終是否能就該協議的未來達成共識,特朗普本人也將都免予獨自來承擔他的決定所可能帶來的後果。

此外,特朗普還在講話中通過回顧歷史事件,對伊朗政府加以大肆批評。他指責伊朗當局長期以來資助恐怖組織、關押美國公民、攻擊美國軍隊、並煽動了伊拉克、也門和敘利亞內戰情形的發生。特朗普認為,面對伊朗這個“狂熱政權”至今不停的“侵略行為”,其將領導美國採取更為強硬的對伊新戰略。它則包括要求國會對伊朗核武器和彈道導彈項目進行進一步的監督,加大限制伊方的核燃料生產項目力度,以及禁止當局發射彈道導彈等內容。

特朗普聲稱,現有的伊朗核協議未能針對該國“宗教的顛覆性及非法的導彈項目”制定相應的內容。他說道:“如果無法與國會和我們的國際同盟就這一問題的解決方案達成共識,那該協議將被終止”。他還補充說道:“協議正在接受更多的審核,我作為總統也可以隨時將其廢除。” 另據了解,在特朗普發布講話的同時,美國財政部已經依據一則2001年頒發的,要求打擊恐怖主義經濟來源的總統令,對伊朗革命衛隊採取了行動,並又添加了4家同樣被指控“資恐”的公司進入制裁名單當中。

值得一提的是,特朗普在講話中多次強調了美國和其盟國將在“打擊伊朗政權破壞穩定,制裁其因資助恐怖主義和發展導彈及核武器計畫”所扮演的重要作用。但在消息發布後,同為核協議簽署國的英法德三方政府卻均表達了將全力履行協議內容,這一與特朗普發言相左的表態。法國總統馬克龍還在隨後宣布,他已收到了來自伊朗總統魯哈尼的邀請,正在考慮在近期內對伊朗進行首次的官方訪問。

同時,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莫蓋里尼則強調:“對於歐盟來說,伊朗核協議正在有效的展開。而伊方則並沒有採取過違反該協議內容的行為。” 如此看來,特朗普在發言中所提到的美國盟友並不指的是歐洲國家。反而在這一消息公布後,他的發言得到了來自伊朗的地區競爭對手,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兩國政府的稱讚和支持。由此可見,如若特朗普的對伊新戰略得到了來自國會的贊同,以沙兩國將極有可能會同時扮演着,美國對伊制裁計畫主要支持和實施者的角色。

另在伊朗方面,總統魯哈尼於周五下午舉行電視講話,就特朗普的這一決定和其對伊朗政府的批評進行了回應。他並在講話中反駁說道:“特朗普提出的所謂對伊新戰略只顯示出了,美國在反對伊朗核協議問題上越來越孤立的國際站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