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專欄

美國總統的權力如何被關進籠子里

音頻 04:54
特朗普在白宮談論伊朗和伊核協議 2017年10月13日
特朗普在白宮談論伊朗和伊核協議 2017年10月13日 路透社
14 分鐘

每年2月的第三個星期一是美國的“總統日”(Presidents Day),今年的“總統日”是2月19日。這是為紀念開國總統喬治·華盛頓設立的節日,美國的首都也是以華盛頓的名字命名。

廣告

美國雖然設立“總統日”,但美國人授予總統的卻是有限的權力。與極權國家相比,如中國的習近平、朝鮮的金正恩,有如天壤之別;與民主國家相比,也不如英法德意這些國家的總統或總理的權勢。美國總統是個弱勢總統,美國真正強勢的是國會,美國總統的權力被裝進了國會這個籠子里。

以現任總統特朗普為例,他想要250億美元在美墨邊境修一道牆,防止越境而來的非法移民,要了一年,國會也沒給他。習近平去一趟非洲,一出手就撒出去600億美元,事先也沒有經人大批准。特朗普要是像習近平一樣“大撒幣”,且不說他手裡沒錢,就是有錢撒,回來一定被國會彈劾。

再以特朗普為例,他驅趕非法移民,去年忙了一年,才逮捕了14萬3千人,是全國1100萬非法移民的零頭。習近平驅趕北京“低端人口”,一個晚上就趕走12萬人。如果特朗普想從美國的任何一個城市驅趕十來萬人,人沒趕走,他自己就有可能被國會趕出白宮。

羅斯福是一位偉大總統,他領導美國人打贏了二次世界大戰和帶領美國走出經濟蕭條。當年美國社會瀰漫反戰情緒,國會也是個反戰的國會,如果不是國會根據民意改變了立場,羅斯福也得不到授權命令美軍揮師歐洲和開闢太平洋戰場。同樣,他振興美國經濟靠國家資金大筆投入公共設施建設,這筆錢的投放也須得到國會批准。

2001年911後美國發動伊拉克戰爭,至今為人所詬病。其實,決定出兵伊拉克的是國會而不是當年的總統小布什。國會共和、民主兩黨都投了入侵伊拉克的贊成票,不然小布什一兵一卒也派不到伊拉克去。

特朗普上台以後,逐項兌現自己的競選承諾,每一項兌現,都須得到國會的支持。他最為得意的是為企業和個人減稅。最後通過的減稅方案,是國會參眾兩院商定的版本。給誰減,減多少,國會說了算,而不是特朗普說了算。

美國三權分立,總統除了要受立法權的制衡,還要受司法權的制衡。特朗普頒發的禁止一些穆斯林國家公民入境美國的總統行政令,先後被幾個州的聯邦地方法官下令停止執行,聯邦司法部不得不上訴到巡迴法庭以至最高法院。

對人類的文明與進步,最大危害的是不受制衡的權力,這主要指當政者的行政權,因此美國的三權分立,着重立法權與司法權對行政權的制衡,這一點比任何實行三權分立的民主國家做得都嚴格。當然總統的行政權也對立法與司法權實行制衡,如美國國會通過的法案都必須總統簽署才能生效;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和巡迴法庭的法官人選都由總統提名。但行政權對立法、司法權的制衡遠不及立法、司法權對行政權的制衡來得全面,所以美國總統是弱勢總統,國會是強勢國會,總統是被國會關進籠子里的總統。

1783年12月23日,打贏獨立戰爭、握有軍權的大陸軍總司令喬治·華盛頓向大陸會議辭去總司令職務,回到他的維吉尼亞家鄉當一名鄉紳。1797年全票當選連任兩屆的華盛頓,拒絕國會推薦的第三個任期,再次回到家鄉,終老一生。華盛頓的偉大,不在於他帶領北美殖民地人民贏得獨立戰爭,和成為美國開國總統,而在於他接受權力制衡和向國會交出權力。所以美國為他設立了“總統日”,美國首都以他的名字命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