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英國/美國

英國“脫歐”團體疑從“劍橋分析公司”買數據

英國資料分析業者劍橋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執行長尼克斯(Alexander Nix)3月20日來到倫敦劍橋分析辦公室門前
英國資料分析業者劍橋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執行長尼克斯(Alexander Nix)3月20日來到倫敦劍橋分析辦公室門前 路透社/HENRY NICHOLLS
作者: 小喬
7 分鐘

有爆料者指出,英國官方脫歐團體“投票脫歐”,宣傳脫歐時違法使用超額資金,並利用獨立脫歐組織“要脫歐”BeLeave的資金,間接向近期引起軒然大波的“劍橋分析”購買數據。歐盟要求臉書為泄密醜聞作成解釋。

廣告

“劍橋分析”因Facebook泄密醜聞,正深陷世界輿論風暴之中。據此前媒體曝光,5000萬Facebook用戶的信息,在用戶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劍橋分析”獲取並利用,向這些用戶精準投放政治廣告內容,以在2016年的美國總統選舉中支持特朗普團隊。

獨立脫歐組織“要脫歐”的前出納人員沙尼(Shahmir Sanni)3月25日向《觀察家報》(Observer)及第4頻道新聞台(Channel 4 News)爆料,英國外交大臣約翰遜支持的“投票脫歐”(Vote Leave),2016年宣傳公投脫歐期間,為迴避超支問題,利用“要脫歐”的資金向加拿大數據公司AggregateIQ購買資訊,這間公司據信與劍橋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有關。

英國法規規定,所有團體在競選期間的最高資金額度為700萬英鎊。

沙尼指出,“投票脫歐”由於快要超支,把62萬5000英鎊捐給“要脫歐”,但實際上並未真的給錢,只是假裝給錢,“要脫歐”沒有控制權。

他說:“事實上,他們利用“要脫歐”來超支,而且不是一小筆錢,而是幾十萬英鎊。這可能會造成很大變數,而且是違法的。”

英國選舉委員會目前調查,“投票脫歐”是否藉著和“要脫歐”合作逃避法規,將錢支付給加拿大數據公司AggregateIQ。“投票脫歐”另外也以本身名義,在競選期間支付AggregateIQ上百萬英鎊。

《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報導,避險基金Marshall Wace的資深合夥人克雷克(Anthony Clake)在2016年6月脫歐公投前一星期,曾經捐款5萬英鎊給“要脫歐”BeLeave。

克雷克的發言人向《金融時報》表示,克雷克當初有意捐款給“投票脫歐”,不過對方表示快要超出資金額度,建議他捐給“要脫歐”BeLeave。發言人3月26日證實,克雷克在“要脫歐”BeLeave的要求下,直接將錢彙給加拿大數據公司AggregateIQ。

“投票脫歐”在觀察家報強烈否認與“要脫歐”BeLeave有關。英國外交大臣約翰遜3月25日在推特發文,“觀察家與第4頻道新聞台的故事非常荒謬,投票脫歐贏得公平公正,而且合法。我們要在一年內離開歐盟,邁向國際。”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