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分析

規模持續縮小 黃背心不甘示弱

音頻 05:00
圖為3月2日在巴黎遊行的黃背心
圖為3月2日在巴黎遊行的黃背心 路透社
作者: 安德烈
15 分鐘

法國黃背心周六進行了第十六波示威,在距離法國總統馬克龍發起的全國大辯論還有一月結束之際,黃背心們希望在三月份動員更大力量,以示民間對這一全國大辯論的對抗,也藉此顯示這一運動雖然持續四月他們的力量並沒有削弱。

廣告

然而第十六波示威遊行可能遠遠低於黃背心組織者的期待。在各個地區的遊行民眾明顯減少,示威隊伍空疏。根據法國內政部的統計,全國大約39300人參加了遊行,在巴黎僅有4000人示威。與上周相比,這一規模在後退。上周全國有46600人參加了遊行,在巴黎有5800示威者。當然,黃背心對這一官方統計數字的準確性一直表示抗議。

在巴黎,從主宰香街的凱旋門出發的示威隊伍首次表現得很”文明“,騎着摩托的黃背心來回維持着秩序。應該說,整個遊行過程平穩,沒有發生衝撞,但有一名男子臉部受傷,“大概”是被警方使用的橡皮子彈擊傷的。

自從黃背心們11月17日發動首次示威以來,這一防衛性武器造成不少示威者受傷,甚至有人受重傷,因而在法國”口碑很壞“。應該指出的是,警方大量藉助這類武器與黃背心激烈的行動有重大關係,這類激烈行動往往發生在示威快要結束之前,不願解散的人群向警方投擲石塊甚至燃燒物,有的示威者甚至放火,警方使用橡皮子彈驅散人群。按照規定,發射子彈時不能對準頭部,但是有些示威者被擊傷了眼睛,他們指責警方施行暴力,警方辯解稱,這是示威者低頭躲避時發生的情形。

星期六,在黃背心過往示威活動的中心巴黎相對比較平靜,警方僅僅傳喚了三十幾人;在外省南特、圖盧茲以及波爾多市中心示威的黃背心與警方發生了一些肢體衝突,警方在每座城市傳喚數十人。在里昂、在里爾也分別有一千至兩千人遊行,有些黃背心甚至跑到比利時遊行。在馬賽,在蒙彼利埃各有千人左右遊行。

總的感覺是黃背心運動的浪潮在退卻,是否是大退卻的開始,尚難斷定,但最初的城市中心洶湧激烈的人潮再也難見。黃背心運動附帶的某種激烈行為也為這一自視純屬民間的抗議示威蒙上一層暴力色彩,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抗議的力量。

但剩下來繼續參與遊行的是立場堅定的一群,一位巴黎退休的黃背心女士對記者表示,”我們來的人是比平常少,但我們仍然站在這裡,這是最基本的。我們不會鬆懈,因為我們的處境不會得到改善,這一點我們肯定“。

黃背心最初由抗議燃油漲價興起,現在他們的要求早早超越了燃油價,但他們提出的要求也很混雜,有各種各樣的要求,有時互相矛盾。

三月二號的遊行應該說讓黃背心們失望,他們中的許多人現在寄希望於三月十六日,黃背心運動的一些關鍵人物把這個日子稱之為”關鍵的一天“。

黃背心為什麼選擇3月16日這一天,因為這一天是法國總統馬克龍元月15日發起的”全國大辯論“正式結束的日子。馬克龍星期五表示,“眾多的同胞現在再也不能理解黃背心運動繼續下去”,這一天,也是黃背心運動整整四個月。

空前的法國全國大辯論持續兩個月,以圖對法國人的不滿和憤怒做出回答。這場辯論目前已引發一萬多場會議,收到了一百多萬條建議,在政府正式作出決定之前,首先要對這一巨大的“資料庫”進行分析和篩選。

黃背心中的“死硬分子”不相信“全國大辯論”,他們把這場辯論稱作“他們的辯論”,他們認為他們要求的是社會正義,是直接民主,這場大辯論不過是一場假面舞會。

一位黃背心表示,我們一定要挺住,要對他們保持壓力,一直堅持到大辯論結束的時候,讓政府不要做更多的壞事。還有一位表示,只要政府不讓步,他們的運動就不會停止。

也許黃背心的抗議會引起這個超穩定的社會發生某種變化,但是黃背心到底要什麼,似乎許多人越來越感到模糊不清。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