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香港/政治

鄭若驊倫敦跌倒稱要1年才可康復反映親政府者皆弱不禁風

香港資深大律師鄭若驊資料圖片
香港資深大律師鄭若驊資料圖片 路透社圖片

香港律政司鄭若驊日前訪問倫敦,離開機場不久即被一批支持香港民主運動的人士包圍,混亂中個子不高的鄭若驊在人群中忽然失足跌在地上,不久香港特區政府立即發表聲明指鄭的身體受到嚴重傷害,又嚴厲斥責示威者為“暴徒”,並要求倫敦警方務必緝拿兇徒歸案。而鄭若驊本人事後亦在倫敦告知個別傳媒,聲稱受到重創,需要3個月到1年方可完全康復。不過根據蘋果日報電話採訪英國警方獲悉,所謂的重創其實“並不嚴重(it's not serious)”。

廣告

該報駐倫敦特約記者前晚致電倫敦警察廳,就鄭若驊滾地葫蘆一事查詢案情,警方回覆稱,鄭在事發後確實到了就近醫院求診,但據警方了解其傷勢並不嚴重(but it is not serious)。記者再追問其具體傷勢,警方僅再次強調“那並不嚴重”(it is just not serious)。警方又表示,目前仍未找到足以拘捕任何人的證據,但即使鄭離開英國,仍會繼續調查。

鄭若驊上周起出訪英國,向當地商界及法律界推廣香港作為促成交易和爭議解決的樞紐角色,原訂本周內返港,但現表示因傷勢需滯留英國一段時間。有網民指,鄭在周二在中國大使館見記者時身穿緊身樽領毛衣,對一名聲稱手腕脫骹的“重傷”人士有一定難度,質疑鄭有誇大傷勢之嫌。

事實上,接近半年的反政府運動中,林鄭月娥政府立場清楚顯示,凡親政府者,不論是高官還是警察抑或是議員,個個性命如珠如寶,卻又個個都是吹彈得破,動不動就受到重創。例如日前有警察在圍攻理工大學時,被一名示威者用弓箭射中其小腿,圖片顯示箭頭入肉不深,但林鄭月娥卻煞有介事在大批警察和隨從保護下,秘密探訪在醫院接受治療的警察。

10月11日一名示威者在觀塘地鐵站向一名警察施襲,根據電視台視頻清楚顯示,涉嫌襲擊者與該名警察之間有至少1人相隔,他需要站在足尖上越過身子用一把小刀向該名警察後頸部位畫了一下,據一些親政府傳媒報道,傷者當時要由同袍協助離開現場,其後“急送聯合醫院搶救”,又大肆報道稱警察遭“割頸”,而警方則嚴厲譴責暴徒行徑嚴重威脅警務人員的人身安全,以利器襲擊可以致命,警方必定全力追究。

親北京的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在競選區議會選舉時,在屯門街上遭到襲擊,被人用刀刺進上身,傷勢根據醫院發布資料,約“一點五厘米”,雖然何君堯當時還可以用力壓倒並制服涉嫌行兇者,但從中共黨媒到港府上下以及建制派議員們,都立即嚴詞厲色發表聲明譴責暴徒。

但反政府人士的性命,卻在港府眼中號不值錢。10月17日,同樣是區議會候選人的岑子傑,在光天化日鬧市下被三名大漢用鐵錘襲擊,頭部被擊中倒在血泊之中,但由於岑也是經常組織反政府示威的民陣召集人,是個民主派,政府或因此而對如此令人髮指的兇殘事件沒有作出譴責,更沒有對行兇者冠以“暴徒”或“兇徒”的稱呼。

10月21日,一名剛滿19歲的青年在大埔連儂牆附近,遭到一名從廣西以旅遊證件抵港的男子用刀不由分說劈斬,肚子也被劈開,入院時性命垂危,但政府上下對此一字不提。從多宗例子足可證明,在港府眼中,恐怕只有順我者才得到政府的關心,否則就猶如人民的敵人,死活不管。

岑子傑一案至今,三名兇徒依然逍遙法外,而蘋果日報一名女記者9月24日在一家快餐店用餐時遭到4名蒙面大漢毆打受傷,至今也是個無頭公案,對於新聞自由受到侵犯,政府也未出一言半字。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