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美國/政治/特朗普

博爾頓專訪:特朗普不適合當美國總統、缺乏相應能力

美國總統特朗普與前國安顧問博爾頓資料圖片
美國總統特朗普與前國安顧問博爾頓資料圖片 法新社圖片
作者: 弗林
12 分鐘

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就其新書《事發之室:白宮回憶錄》接受美國廣播公司(ABC)獨家採訪的節目於周日播出。博爾頓在採訪中稱,“我不認為他(特朗普)適合(總統)辦公室,我不認為他擁有行使這一職務的能力。”

廣告

此前曾在共和黨人、里根和布什父子擔任總統期間出任政府要職的博爾頓向記者表示,“特朗普的白宮與我之前所見過的白宮完全不同,它運轉的方式與我之前曾效力的三位總統也不一樣”。博爾頓在採訪中還透露稱,不少人都對此感到驚訝,特朗普的一天的正式安排從快到午飯時才開始。他續指,特朗普每天早上則並不在遊手好閒,而是與各種不同的人進行通話。

記者提問這些博爾頓口中喜歡在清晨與特朗普交流的人都是什麼身份,對此他回答稱,“我真的不知道,我認為他們包括特朗普的朋友,有時他會說‘一個很有智慧的人告訴我這些’,或者‘熟知這個事情的人告訴我那些’。”博爾頓在採訪中還重申了此前曾被媒體披露的,他在書中指向特朗普彙報情報是一件困難事情的說法。他指出,“依照我的經驗而言,特朗普很少閱讀(報告)。”博爾頓續指,向特朗普進行的情報彙報每周大約進行一到兩次。這則在他眼中是非常不正常的,向總統的情報彙報應每天都應堅持進行。

博爾頓認為,總統應對向他提供的材料加以詳細閱讀,並聲稱“對我而言特朗普對它們到底讀了有所少則並不明顯”。他強調,特朗普身上缺乏開展系統性學習的動力,從而幫助他作出在最知情情況下的決定。特朗普曾多次向外界吹噓,他是一個“穩定的天才”。博爾頓則反問稱,“什麼人能管自己叫‘穩定的天才’?”博爾頓續指,曾數次親耳聽到特朗普如此形容自己,他則選擇緘默不言。

就書中寫道,特朗普對一些事務缺乏認知,事實上是“驚人的缺乏認知”的說法,博爾頓稱,“一些我們共同整理過很多次的問題,(最終)卻顯得他並沒有了解。例如為何朝鮮半島在二戰結束後被迫分割,這一結果造成了什麼及怎樣導致了這一結果”等問題。他並肯定了書中提到,特朗普曾向前白宮幕僚長凱利將軍提問“芬蘭是否是俄羅斯一部分”的故事。博爾頓稱,“當你跟作出這樣提問的人打交道時,很難知道該怎樣共行”。他並指,因為特朗普是總統,事實上當向總統服務時很難直接的告訴其應該好好學習手上的問題。他稱,但仍在一些場合上作出的溫婉的嘗試,“有時會獲得成功”。

另據不少人指,特朗普的女婿庫什納被認為是白宮中總體而言最有權力,或攝入問題最多的“第二號權利人物的”說法,博爾頓則拒絕對特朗普的家人問題加以評論。他強調,問題的聚焦點應是總統本人。在記者追問下,博爾頓反問稱,“保守派的共和黨人應對(庫什納被指是白宮二號人物)作何感想?”

博爾頓在採訪中還強調,特朗普最為關心的事情就是連任大選不出其二。記者引述博爾頓書中描繪特朗普是一個“無常、愚蠢,行為非理性、古怪,你連一分鐘都不能離開他,在哪裡都能看到陰謀包括石頭底下;他不能對自己和國家之間的利益有所辨識”,對此他回答稱,“我不認為特朗普適合(總統)辦公室,我不認為他擁有行使這一職務的能力。”博爾頓續稱,“除了什麼是對特朗普連任有利的事以外,我並沒有觀察到(他具有)任何的指導方針”。

另在談到對俄問題和特朗普與普京關係一事上,博爾頓指出,“普京總統對會晤的準備十分詳盡,了解要進行談話的人,思考需要說什麼和想要達到的目標。我認為,這種認真準備、精打細算、先期規畫的水平是特朗普所不具備的,普京總是有計畫並付諸實施。”他還承認,並不知道特朗普2018年7月與普京在赫爾辛基的會晤中表現如何。博爾頓稱,“我不知道他要說什麼,從來沒有我們知道他要說什麼的時候。我似乎在書中提到了這一點,覺得在單獨會晤期間沒有發生過任何不愉快。”

採訪中記者另問道,“當你坐在這裡的時候,你會對美國人說些什麼?特朗普贏了(大選),他現在是美國總統。他有非常強大的(民眾)支持基礎。”博爾頓回答道,“我試圖用我擔任國家安全事務助理的17個月時間寫一本書,展示一幅(有關)總統的‘畫像’,人們可以從中得出自己的結論。”

博爾頓並譴責特朗普擔任總統期間對美國造成破壞,並表示2020年的總統大選是保護美國不受特朗普“傷害”的最後一道“護欄”。他聲稱,“我希望(歷史)會記住他是一位只任期一屆的總統、他沒有讓這個國家陷入我們無法挽回的惡性循環中。我們可以熬過(他的)一個任期……(但若他當選總統)兩個任期,我會更擔心。”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