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政治

遭通緝羅冠聰“我的罪名是太愛香港”黃台仰倫敦被跟蹤

6月3日,民主人士羅冠聰(左)與黃之峰(右)在香港就北京強行推出港版國安法對媒體發表講話。
6月3日,民主人士羅冠聰(左)與黃之峰(右)在香港就北京強行推出港版國安法對媒體發表講話。 REUTERS - TYRONE SIU

香港國安法從6月30日晚上11時正式生效1個月後,警方為此法而成立的國安處終於“開門營業”,先在7月29日上門拘捕4名所謂“港獨分子”的學生,然後在30日正式通緝6名流亡海外的香港民主運動人士。名列通緝榜的羅冠聰說“我的罪名是太愛香港”,而流亡德國的黃台仰則表示,他到倫敦探訪另一被通緝的前英國駐港領事館職員鄭文傑時,聲稱疑被神秘人跟蹤。

廣告

根據中聯辦旗下的大公報報道,國安處發出的通緝令,前“香港眾志”常委羅冠聰、“學生獨立聯盟”召集人陳家駒、“本土民主前線”召集人黃台仰,以及英國駐港總領事館前職員鄭文傑四人,同以涉嫌煽動分裂國家被通緝;另“學生動源”前成員兼“香港效益主義”主席劉康,以及“佔中”發起人朱耀明的兒子朱牧民兩人,同以涉嫌勾結外國勢力危害國家安全被通緝。據了解,朱牧民在美國已30年,是美國的“香港民主委員會”執行總監。

流亡英國的羅冠聰在社交網站發文,表示從新聞媒體始得知他與其他5位身處海外的香港人,以國安法被通緝,“我完全不知道我的‘罪名’是什麼,亦覺得已無關重要--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或者最終的答案,只是因為太愛香港。”

羅表示,其社交媒體仍然會繼續運作,呼籲大家同樣對抗白色恐怖,“不要自我設限,不要馬上棄守仍可守護着”。他重申,其所有在海外的倡議工作,都是以個人身份而行,“沒有與任何人有政治聯繫,也沒有受薪或收受任何利益做我的倡議工作。我離港後已沒有聯絡我的親人,在此亦正式與他們斷絕關係,不再往來。”

他在文末寫道:“我亦會在能力範圍內保障自己的安全,希望各位不用擔心。前路茫茫,總有曙光。”

目前流亡德國的黃台仰,根據蘋果日報報道,他近日於倫敦準備與鄭文傑會面時發現被人跟蹤,又懷疑其Telegram賬號正受到攻擊或被入侵,但仍相信德國政府可確保其安全。他質疑警方今次通緝的真正原因並非想拘捕他,而是想恫嚇港人,但認為港人只要繼續堅持下去,距離勝利並不遙遠。

報道引述黃台仰表示,如果說不擔心人身安全“那是假的”,因近日於英國倫敦準備與鄭文傑會面時,發現自己被跟蹤,“我到站準備下車時,看到有1個中國人先下車落,然後站在車門旁邊往我方向看,當我下車後,他就跟住我”。

他說當時已故意“繞個大圈”,並在拍卡出閘後故意停步,該名跟蹤他的中國人收步不及,“兩秒之後他先走,但之後回頭看着我同Simon(鄭文傑)”,兩人發現該名中國人轉彎後,仍站在附近沒有離去。

黃表示,除被人跟蹤,其Telegram近日也有異常,懷疑賬戶正受到攻擊或被入侵,但估計自己暫時仍算安全,亦相信德國政府可確保其人身安全。

在國安法實施前宣布已離港的香港獨立聯盟召集人陳家駒回覆蘋果日報的查詢時說,相信警方以國安法通緝他的原因,與日前拘捕學生動源等人相近,指香港獨立的主張從來是中共重點對付的對象。他說,以前“獨派”在遊行時經常使用港獨、台獨、西藏及東突厥斯坦旗幟,“這些也是中共想在國際上滅聲的訊息”。

對於特首林鄭月娥曾說國安法“既往不咎”,為何他早在國安法實施前離港,仍被以國安法通緝?陳家駒說,港府現時是聽從中共指示執行國安法,而林鄭的行政非常混亂,由DQ參選人翌日就押後選舉,可見林鄭已完全失去香港的行政主權,聽從中共指示作決策,“所以林鄭月娥自打嘴巴亦顯示她不認識中共最終的想法和決定,就此,香港人亦不足為奇”。

陳家駒指,中美關係已到冷戰狀態,中共為了反擊美國制裁,殘害原本作為人質的香港人作為反制手段,由學生動源被《國安法》拘捕開始,中共已決定撕破面具,以震懾威嚇港人,所以即使中共無法拘捕海外人士,甚至只是剛申請政治庇護的劉康也全列入通緝名單,恐嚇現時仍然在港的港人不要接觸政治,以及不要逃離香港。

被問到會否擔心人身安全,他說自己一切安好,更擔心港人情況,預計不久將來支持民主人士會被限制出境及其他權利。他強調不會因被通緝而噤聲,“我相信離開的香港人也是懷着回來的心情,我們這群流亡的人就是為了在外國,向政要講出在境內不能說的說題”。

劉康在面書上載一張自拍照片,背後為英國陽光明媚風景,並說“香港政府通輯(緝)我?太陽如常升起,英國陽光都如此的燦爛”。身在德國的黃台仰也在面書上載一張中聯辦前主任張曉明說“太陽照常升起”的圖片,回應事件。

劉康回覆蘋果日報的查詢時說,警方是基於其政治立場而通緝他,“只因為我支持自由、民主、獨立,以及支持外國制裁香港政府同中國政府”,形容警方通緝是相當荒謬。

劉指,香港正面對一個非常嚴重的人道災難,港府及中共任意踐踏香港人的言論自由。不過,他指英國政府與國會議員非常支持香港的民主抗爭者,因此認為現時“太陽照常升起”,“如果香港政府同中國政府夠膽在英國將我送去‘洗頭艇’,他們一定會迅速受到各國制裁”。

所謂“洗頭艇”是指港人當年前往大陸伶仃島的交通工具,由於島上開了很多按摩洗頭剪髮的色情場所,加上該處又是個“山高皇帝遠”的荒涼蕪穢小島,港人不用通關就可搭乘所謂的“洗頭艇”暗渡陳倉尋春找樂子。銅鑼灣書店李波當年神秘失蹤後來離奇現身大陸,有一名親共立法會議員就公開指李波或許搭乘“洗頭艇”返回大陸,所以香港政府沒有他離境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