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美國/中國/文化

美國筆會發表報告揭露好萊塢如何在北京影響下自我審查

等待上映的好萊塢電影《壯志凌雲2》中被指遭到審查的細節
等待上映的好萊塢電影《壯志凌雲2》中被指遭到審查的細節 © 網絡圖片
作者: 弗林
12 分鐘

美國好萊塢經常以道德高地自居,不乏知名影人通過這一平台對美國國內針砭時弊。好萊塢積極參與政治和社會話題的討論也備受輿論讚譽,但與此同時越來越多的聲音則批評他們僅敢於在自由世界中聲張正義,與此同時卻向外國的強權和人權迫害進行妥協和勾兌。美國筆會(PEN America)在8月5日發表的長達94頁的報告中揭示了,在中國官方的陰影下,好萊塢如何受到影響並進行自我審查的問題。

廣告

美國筆會在這一題為“好萊塢製造,被北京審查”的報告前言中寫道,“這份報告研究了北京的審查員如何侵襲和影響好萊塢以及全球的電影業。 故事塑造了人們的思維方式,好萊塢講述的故事受到數十億人的觀看。 作為致力於慶祝開放文化和藝術表達的反審查組織,美國筆會試圖了解世界上最使用審查的政權之一,如何將其影響力擴展到美國電影製作的全球核心,從而塑造出也許是世界上最有影響力的藝術和文化媒介。”

報告通過調查走訪好萊塢從業人士發現,在過去的十年中,美國的影視業逐漸受到中國當局言論審查的影響。好萊塢的各大製片商和一線導演也都越來越多的對影片的選角、故事、對白、背景等一系列因素進行自我審核,“以免招致中國官員的不滿”。

報告的主要撰寫人,詹姆斯•塔格爾(James Tager)在受訪時表示,“中國共產黨正在逐步塑造全球觀眾”。他說,“儘管我們都充分意識到中國政府對自己境內的異議、獨立思想和創造力所採取的嚴格控制措施,但在龐大的經濟刺激措施的推動下,中國審查制度的長臂也深入到好萊塢,塑造觀念、灌輸敏感性,並重塑了可以及不可以被呈現的內容界限。”

通過數十次的採訪和案例研究,報告解釋了在電影獲准進入利潤豐厚的中國市場前,其所遭受的許多的改變。這裡的例子包括涉及 LGBT的內容已從電影《波希米亞狂想曲》、《星際迷航3:超越星辰》、《異形》等作品中刪除。而影片中包含中國人被殺的場景則從《007:大破天幕殺機》和《碟中諜3》等影片中刪除。另在由漫畫改編的漫威電影《奇異博士》中,漫畫中的藏人角色“古一”被改寫成凱爾特人,由白人女演員出演。據稱,編劇是為避免“疏遠十億人”的風險而做出的決定。類似的例子還遠遠不止這些。

對此,南加州大學政治學和國際關係學教授斯坦利·羅森(Stanley Rosen)在報告中指出,“(中國)政府將關注任何與中國有關的內容。 不要以為如果你做的電影不是為了中國市場,而是一部面向小眾的獨立電影,就以為中方對此不會注意到,也不會傷害你的作品。 它會的。”該報告則建議,好萊塢電影廠商們應承諾公開共享有關政府監管機構,對其電影的所有審查要求的信息。2019年,美國電影在中國共創造了超過26億美元的票房,這則超過了美國的本土市場。

面對北京方面的壓力,針對好萊塢進行的被迫和自我審查問題,多年來一直促進藏人事業的男影星,理查德·基爾(Richard Gere)今年6月在美國參議院出席聽證會時發出警告,強調讓北京控制電影內容的危險。 他說,“中國的審查制度與美國電影製片廠進入中國市場的渴望相結合,可以導致形成一種自我審查制度,並忽視偉大的美國電影曾經解決的社會問題。”

這一問題在近期也被特朗普政府的高官在發表涉華演講中多次提及。美國司法部長巴爾便在7月16日的講話中提到,“電影業向中共屈服是一個耳熟能詳的故事。在過去的二十年中,中國成為全球最大的票房。中共長期以來一直嚴格控制進入這個有利可圖的市場的渠道,包括對美國電影實行配額制以及嚴格的審查制度,而配額制的實施違反了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義務。好萊塢越來越多地依靠中國的資金來籌集資金。 2018年,與中國投資者合作的電影佔美國票房收入的20%,而五年前僅為3%。”

巴爾並警告稱,“但從長遠來看,與其它中國的產業一樣,中華人民共和國更感興趣的不是與好萊塢合作,而是收買利用好萊塢,而且最終用國產電影取而代之。為了實現這個目標,中共一直遵循其通常的作法。通過對美國電影設置配額,中共向好萊塢電影製片廠施壓,要求它們與中國公司組建合資企業,然後中國公司可以獲取美國的技術和專長。正如一位中國電影高管最近所說的那樣,‘我們所學的一切都源於好萊塢。’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中國票房最高的十部電影中有八部是在中國製作的。”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