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美國/政治/國際

要和華萊士談笑風生,較量將至拜登、特朗普尚能飯否?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與共和黨現任總統特朗普資料圖片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與共和黨現任總統特朗普資料圖片 © 網絡圖片
作者: 弗林
20 分鐘

2020年美國大選第一場總統候選人辯論將在美東時間周二晚21點正式上演。此次代表兩黨參選的共和黨籍現任總統特朗普和民主黨挑戰者拜登,在政策主張上對美國內外都存在巨大差異。與此同時,現今全球又在經歷新冠疫情衝擊的冷戰後未有的大國博弈局面,因此美國作為世界第一經濟體和軍事強國未來4年將如何繼續前行也必是歷史性的關鍵一役。即將在數小時後展開面對面交鋒的兩位候選人今年均超過70高齡,拜登77歲,特朗普也有74歲,相比作為他們人生中最為重要的一場辯論,二人的支持者想必與他們一樣懷着緊張的心情,卻又要展現出輕鬆的姿態。

廣告

如果說過去十餘年的世界體育界中,每年掙錢最多的大都是諸如美國拳王弗洛伊德·梅威瑟(Floyd Mayweather)之類的拳擊運動員的話,參加總統辯論也與拳擊這一在現場數萬觀眾關注的正面對抗中要直到一方倒地放棄,或綜合點數判勝負的激烈競技性運動如出一轍。近期一直質疑拜登是否年歲已高,反應遲鈍的特朗普更是公開懷疑對方“嗑藥提神”,要求拜登選前藥檢,這更是給這場政治較量添加了擂台爭霸的色彩。顯然,這種近乎無厘頭的表態也遭到了拜登的回絕。不過,他們二人之間即將進行的正面肉搏與拳王之間的較量也確有不同。例如,參加總統大選的兩位選手不是赤裸上身,而是穿西服戴領帶光鮮亮麗地出現在億萬美國觀眾的眼前。此外,他們將相互交錯的不是直拳、勾拳的你來我往,而是更具破壞力的就對方政治主張和政策地攻擊,其也不會缺乏比馬克·吐溫名作《競選州長》中更為精彩的相互起底。當然,勝者將得到的獎勵也是遠遠不可單靠金錢來衡量的,他們希望以此經受選民的比較和獲取尚未拿定主意選民的支持,以希望11月3日在大選投票日當天能大獲全勝,隨後獲得美國總統及自由世界領袖的權力和地位。

查看美國大選歷史,總統候選人以正面交鋒的形式試圖爭取選民青睞是一件現代的產物。雖然,自美國首任總統華盛頓在231年前得到所有選舉人票當選總統之後,接下來的幾屆總統選舉中便已經出現了對政敵摸黑和人身攻擊的行為,但在18世紀和19世紀的很長一段時間裡,總統候選人事實上都不走穴拜票,而是以當時被認為體面的方式在家等待選民的青睞。這很大程度上與華盛頓以身作則,強調是出於對國家責任而不是個人政治野心低調參選所留下的政治遺產和慣例有關。這一現象直到1908年,時任戰爭部長的威廉·霍華德·塔夫脫(William Howard Taft)被老羅斯福(Theodore Roosevelt)總統欽點參選,並開始了美國大選史上首個進行全國巡講拉票的總統候選人後才發生改變。自此,總統候選人們以巡遊全美向選民演講來與向他們投出神聖一票的美國公民進行親密接觸。而隨着電視機作為20世紀中葉的新媒體平台在美國普通家庭中普及,美國總統候選人之間的第一場電視辯論也在距今60年前的1960年展開。

當年,美國民眾首次通過電視看到了他們即將把國家託管4年的候選人的談吐舉止。也正是在這場電視辯論中,年輕的民主黨麻州參議員肯尼迪以其自信的談吐和個人魅力吸引了比對手,政治經驗老道的時任副總統尼克松更多的注意力,並在稍後的總統投票中冒險獲勝。從1976年開始,美國民主、共和兩黨總統候選人在大選前進行全國電視辯論成為慣例。同年起,兩黨副總統候選人在大選前也會舉行一場電視辯論。辯論的議題往往是當時最有爭議的話題。辯論形式有多種,有時由主持人提問,有時也接受觀眾提問。從1988年開始,辯論的形式由兩黨候選人協商確定。與此同時,從1976年到1984年,總統候選人辯論的主辦者是女性選民聯合會。從1988年開始,辯論由無黨派的總統辯論委員會主辦。值得一提的是,肯尼迪和尼克松之間的首場電視辯論在當時吸引了6600萬觀眾和聽眾,時光到了2016年,據報約有8400萬人觀看了特朗普與希拉里之間進行的首場辯論直播,創下美國總統候選人辯論的收視紀錄。

據了解,今年特朗普與拜登之間的辯論將共舉行三場,除了周二晚的第一次辯論外,第二、三場辯論將分別於10月15日和22日在佛羅里達州邁阿密和田納西州納什維爾舉行。另一方面,副總統彭斯和民主黨副總統候選人賀錦麗將於10月7日在猶他州鹽湖城舉行唯一一場副總統候選人辯論。就即將展開的特朗普與拜登的首場辯論而言,其時長將為一個半小時。目前公布的辯論內容包括6個話題,它們是:特朗普和拜登的從政記錄、聯邦最高法院、新冠疫情、經濟、城市種族和暴力、選舉公正性。每個話題時長15分鐘。顯然,就這麼多話題進行一個半小時的辯論不但對於將你來我往的候選人是一場考驗,與此同時,要提出問題還要主持辯論的主持人,同樣需要能使雙方信服和壓得住場的新聞界大拿來擔任。說來周二晚首場辯論的主持人,對於中國民眾也並不陌生,他就是曾跟中國前領導人江澤民談笑風生的,已故著名記者和王牌主持人邁克·華萊士的兒子-克里斯·華萊士。

現年72歲的克里斯·華萊士是名副其實的子承父業。他在過去17年來雖然效力於右傾媒體福克斯新聞,但他出任主持人卻仍能被兩黨買賬。克里斯·華萊士還在近年的民調中被美國民眾投票選為最受信賴的電視主持人之一。經驗豐富、小心謹慎的他也將在這場備受矚目的對決中扮演一個重要的角色。出於對特朗普所代表的價值觀和政策方向的反對和憎恨,《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等左翼主流媒體更是在如今選戰的決戰階段,以新聞報道的方式加入選戰,並向拜登添送彈藥。華郵在電視辯論開始的72小時內公開發表社論表示支持拜登當選。該報編輯部擬寫的文章寫道,“為了驅逐現代最糟糕的總統,許多選民可能願意把票投給幾乎任何人。幸運的是,為了在2020年把特朗普總統趕下台,選民們不必降低標準。民主黨提名的總統候選人、前副總統喬·拜登,從性格和經驗上講,完全有能力應對美國未來四年將面臨的嚴峻挑戰。這些挑戰在不同程度上都是現任政府製造、加劇或忽視的。”

過去3年多中,多次被特朗普抨擊是“假新聞”和“失敗媒體”的紐時當然也不甘落後,更是以對特朗普過去近20年來個人報稅情況的起底,突如其來的給拜登送上了辯論時的談資和攻擊特朗普的論據。不過,4年前也正是在這一階段媒體披露了特朗普對女性不尊重的勁爆發言錄音,但在希拉里和其支持者的百般追問下最終都並未妨礙選民對他的支持。但4年後在如今百年一見的疫情危機中,這一現象將是否延續,特朗普的支持者將如何回應“納稅門”問題則仍待進一步的關注。對於拜登來說,由於他有着近乎半個世紀的政治生涯,其在諸如司法改革和外交政策上都存在眾多備受詬病的地方。作為還擊和調侃,不少共和黨籍國會議員甚至開始紛紛發表推文,直指拜登1973年29歲當選參議員時,他們要麼剛學會走路,要麼還未出生。

可想而知,拜登眾多的歷史遺留問題也將成為特朗普針對的攻擊要害。而就特朗普說他辯論需要藥物支持的說法,拜登則剛剛在推特上拋出了一張有着聽音樂的普通耳機和冰激凌包裝的照片,並稱“今晚是辯論夜,所以我準備好了我的耳機和助力劑”。隨後的對決中,特朗普和拜登之間這兩個擁有完全不同辯論風格的戰將是否老當益壯,關鍵時刻安能飯否?他們之間的較量是否會精彩紛呈、金句頻出,成為大選辯論屆拳王阿里對喬治·福爾曼的經典“叢林之戰”,還是令人稍有掃興的一方將另一方快速擊倒分出勝負,無論二人的辯論情況將如何展現,其着實讓人期待不已。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