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聯合國

另一種爭議 聯合國秘書長遭偷拍 尷尬了

聯合國紐約總部大樓
聯合國紐約總部大樓 路透社照片
作者: 小山
16 分鐘

聯合國內部接受的實習生一直爭取獲得工薪報酬的權益,但都碰壁。隨着全球最高的最低工資標準在日內瓦被通過,屢屢失望的聯合國僱員終於找到可以向其僱主索要公平薪酬的依據。然而在一段被偷拍的錄像中,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的一席拒絕的話讓其僱員震驚了。

廣告

據瑞士新聞今天報道說,瑞士的投票結果登上了世界各大媒體的頭版頭條,卻也收穫了有所保留的讚歎:在9月27日瑞士最近的一次投票中,日內瓦選民以明顯優勢通過了該州最低工資標準23瑞郎的議案。州議員Mauro Poggia甚至向美國CNN電視台表示,該州6%的僱員,具體來說3萬人都將從新法中獲益。

然而還是不能惠及所有人,日內瓦最有聲望的組織-聯合國就不受新法的影響。因為它遵循着自己的、國際化的規則,而不必與東道主國家或州的法律掛鉤。這讓服務於聯合國的諸多實習生受困。因為大部分實習生在萬國宮是沒有工資的,特別在其首要部門安東尼奧·古特雷斯的秘書處。在其他一些辦事處,例如兒童援助機構-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或世界衛生組織WHO,部分實習生有工資但不足以負擔其生活開銷。

““公正對待實習生倡議”試圖利用這一時機,“要不要給實習生報酬以及如何給,是由紐約聯合國總部的一個委員會與各成員國協商決定的,”實習生群體的發言人Albert Barseghyan說:“但日內瓦通過的最低工資標準為我們的立場提供了有力的證據”。我們將以此為動力與瑞士議員和瑞士駐聯合國大使聯繫,以尋求更多的支持,Barseghyan說:“我們還要給瑞士外長伊格納西奧·卡西斯(Ignazio Cassis)寫信,以強調我們對公正薪資待遇的渴求”。

每小時23瑞郎的最低工資首先是種證明,說明羅納河之都(日內瓦)的日常開銷如此之大。最新調查顯示,日內瓦在世界最昂貴的城市排行榜上排名第10。而實際上這些高校畢業生所要求的薪資待遇非常低。“我們只要求能達到貧困線的最低標準,”Barseghyan說。按照日內瓦州的說法是每月2600瑞郎,“至少要有這個數兒才能在日內瓦活下去”。

屢屢受挫的大學畢業生們並不期待能從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那裡獲得多少支持。這位聯合國的最高長官在12月員工內部大會上的一席話,令他的職員頗為震驚。這個會議記者是不得列席的。然而《瑞士周末報》得到了一段未公開的視頻,古特雷斯在錄像中說:“我認為不該為實習生付工資。實習生不同於正式員工,他們是有區別的”。

據該報道說,這樣的話出自聯合國最高長官之口是令人驚訝、不能讓人接受的,Barseghyan說:“他的個人意見與聯合國的價值觀和聯合國所倡導的’公平薪酬’全然不符”。

古特雷斯承認,這樣的操作讓事態變得不公平。因為只有富裕國家的人才能到聯合國當實習生,而“貧困國家的不行”。所以還要重新審視一下這個問題。

但聯合國在2009年時就出台了一份報告,宣稱要採取改善措施。目前古特雷斯所在的部門有實習生75名,一多半來自法國、瑞士、意大利、德國和美國這5個西方國家。

瑞士新聞說,這並非聯合國的實習生首次批評他們的僱主。2015年22歲新西蘭青年David Hyde的報道曾在國際上引發強烈反響,他在昂貴的日內瓦難以棲身、不得不睡在帳篷里。“當時激起了很大憤慨,但之後的行動卻不多了,”Barseghyan說。他認為瑞士應該擔負起自己的責任:“作為聯合國的東道主,瑞士應積極幫助我們實現自己的訴求,並說服其他成員國。畢竟為了日內瓦辦公室的更新換代聯合國花費了幾百萬瑞郎呢”。

法國和幾個非洲社會主義國家已率先表示支持:“而瑞士在這方面表現得很中立”。

周末報採訪了多位活躍的聯合國前實習生和前僱員,他們的評價都很負面。雖然聯合國在廣大的公眾面前享有盛譽,是一個為了人權、公正和公平薪酬而奮鬥的組織。

聯合國憑藉的是供大於求的優勢,因為它每年都會收到數以萬計名牌大學畢業生的簡歷,這些理想主義者希望在聯合國通過他們的工作把世界變得更好。雖然免費都要來,那為什麼付費呢,這個75歲的年邁組織是這麼盤算的。

要成為炙手可熱的正式員工往往需要幾年的時間。在經歷了多個實習崗位後,許多人成為了“顧問”。聯合國和他們簽署的合同僅有幾個月時效。這種情況將一直持續,直到他們放棄自己的“聯合國之夢”,轉而投身私營企業。他們也沒有AHV保險和失業金。

困難還會更多:幾天前聯合國員工協會就高層提出的內部計畫提出警告,今後合同可能會是“優步”風格,這意味着合同的有效期和工資將面臨更嚴峻的挑戰。

不過一旦被聯合國錄用為正式員工,其工資還是可觀的,而且不必繳稅,但聯合國員工的居留許可比較嚴苛。即使在日內瓦工作了10或20年,只要失去了這一職位都有可能被趕出瑞士。

 自2017年起,葡萄牙人安東尼奧·古特雷斯擔任聯合國秘書長一職,該組織在世界範圍內致力於維護人權、公正和良好的社會條件。然而面對實習生要求公正薪資待遇的訴求,他們卻並不支持。

那為什麼就不能改善一下實習生的境遇呢?代表“公正對待實習生倡議”的Albert Barseghyan說,因為實習生的流動性很高。“許多人一直在換崗位,或者找不到工作不得不離開瑞士,因此很難多次、有力地向聯合國施壓”。

聯合國秘書長推卸責任

《瑞士周末報》轉達了對聯合國的批評,秘書處的一位發言人針對安東尼奧·古特雷斯在員工大會上的發言和他對實習生不該有工資的意見不願表態。她強調說,實習生是來學習的。秘書處不能自己決定給錢或者不給錢,這是由各成員國決定的。人們在盡量減輕實習生的經濟負擔,例如在食堂可以減免用餐費用等。

這樣的論據於事無補,因為每年的2月20日,為了爭取更公平的工作待遇,日內瓦萬國宮的不少實習生還是會在高傲的聯合國大樓前遊行。

瑞士新聞指出,這一天是社會公正日,聯合國對它的箴言應該很熟悉吧。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