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澳大利亞/亞洲/政治

澳副外長:遵循現行國際體系更能使中國和各方受益

澳大利亞外交部常務副部長、前駐華大使孫芳安資料圖片
澳大利亞外交部常務副部長、前駐華大使孫芳安資料圖片 © 路透社圖片
作者: 弗林
9 分鐘

澳大利亞外交部常務副部長、前駐華大使孫芳安(Frances Adamson)11月25日在出席活動時發言指,北京在國際上設定自己的議程,而不是與其他國家合作。她續稱,如果屬實,“我相信它是錯誤的--這是因為通過在國際體系內進行建設性的合作,對中國和所有其他各方都能帶來更多的好處。”

廣告

孫芳安當天參加了在澳大利亞國立大學國家安全學院舉辦的研討會。她在會上談及中國外交政策時表示,雖然世界對中國的力量,以及其意義作了很多思考,但不清楚北京是否 “仔細考慮了其他國家對中方行為在國際上的反應”。她說,“中國可能已經到了一個地步,認為自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設定未來與世界交往的條件。”她補充說,“如果是這樣的話,我認為是錯誤的--這是因為,通過在國際體系內進行建設性的合作,而不訴諸壓力或脅迫,對中國和其他所有人都能帶來更多的好處。”

曾擔任過澳洲駐華大使的孫芳安說,“雖然中國令人印象深刻的經濟發展為包括澳大利亞在內的國家帶來了經濟利益,但也給該地區帶來了混亂。”她說,“不足為奇的是,這也意味着中國希望制定,而不僅僅是採用國際標準。”孫芳安在該學院成立十周年的活動上說,“中國希望能領導,而不是簡單地加入國際機構。”發言中,她還否認了有關堪培拉是跟風其主要盟友華盛頓制定外交政策的說法,她說,“具有類似價值觀的國家會得出類似的結論這並不奇怪”。

孫芳安說,“這是有道理的,但我們這樣做的順序,我們這樣做的速度,實際的決定本身是基於國家利益的,是基於通過適當的程序對決定的所有要素進行徹底的討論和考慮。”日前,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發表講話,敦促美國和中國對較小的國家表現出更大的“自由度”,警告隨着該地區的戰略競爭加劇,合作夥伴和盟國需要“更多的行動空間”。

莫里森星期二在英國智庫政策交流會上講話呼籲,美中減少敵對行動,宣稱澳大利亞不想被迫在華盛頓和北京之間作出“非此即彼的選擇”。孫芳安則在周三就外交政策發表演講時說,未來澳大利亞必須在中美之間“更艱難、更危險的環境中追求自己的利益,這種環境由戰略競爭決定”。她強調,但澳方不會成為該地區的旁觀者。

孫芳安說,“澳大利亞外交政策的主要挑戰是與其他國家一起塑造一個應對新的權力現實的地區和全球秩序。”她說,“我們不可避免地捲入了一場影響力的競爭,因為地區秩序如何演變將深刻地影響我們的安全和其他利益。”她還談到,“在21世紀早中期的嚴峻形勢下,我們不得不承認,不能指望美國以曾經的方式進行領導。”

孫芳安提出,“作為1945年盟國的勝利領袖,美國重建了歐洲,然後又以自己的形象重建了世界的大部分地區。作為一種文化,它仍然具有令人難以置信的吸引力和力量。但正如當選總統拜登所明確表示的那樣,它的內部挑戰將是新一屆政府的優先事項,並將塑造其國際參與的特徵。”她指出,澳大利亞與印度、印尼和日本等國的合作--以及東盟、亞太經濟合作組織和二十國集團會議的合作將對地區秩序和穩定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孫芳安說,“雖然一個理智的莊家可能會得出,這些論壇都不值得在2020年下注的結論,但每一個論壇都已經舉行,每一個論壇都為全球參與和合作以及為一些重要原則發出聲音提供了寶貴的機會。”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