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政治/國際

英軍情六處前主管:英國面臨最大威脅來自中俄

英國軍情六處前主管約翰·索爾斯資料圖片
英國軍情六處前主管約翰·索爾斯資料圖片 © 路透社圖片

英國情報機構軍情六處前主管約翰·索爾斯爵士(Sir John Sawers)2月26日在接受倫敦廣播公司(LBC)採訪時表示,雖然他對“國內右翼組織和來自伊斯蘭恐怖主義的重大挑戰存有真正的擔憂,但俄羅斯和中國試圖通過網絡攻擊和為政治分裂埋單來破壞西方,從而構成最大的威脅。”他稱,“中國已經朝着在國內壓迫性更強的一個方向發展”,並指這是“一個難對付和強大的政權”。

廣告

報導提及,英國軍情五處現任主管肯·麥卡勒姆(Ken McCallum)此前表示,“有一種有毒的混合威脅來自伊斯蘭極端主義、北愛爾蘭和極右勢力”,索爾斯則指出,“我不認為它們中的任何一個都是我們面臨的最大威脅,我認為我們面臨的最大威脅是來自中國和俄羅斯等國家行為者。” 索爾斯曾於2009年至2014年在前首相布朗和卡梅倫領導的政府中,擔任了英國軍情六處主管一職。

採訪中,索爾斯向LBC主持人尼克•法拉利(Nick Ferrari)表示,“但在你提到的這三個方面中,我認為我們仍然面臨著來自伊斯蘭恐怖主義的重大挑戰,它並沒有消失,正如我們去年在法國和幾年前在(我們)這裡看到的那樣。” 索爾斯補充說,“ 而這種右翼暴力的興起,一兩年前我們在新西蘭看到的,我們在美國也廣泛地看到了。我認為這是一個真正的擔憂,右翼組織覺得他們可以通過組織像上個月華盛頓的叛亂這樣的活動來推進他們的議程。”

當被問及他對中俄的擔憂是什麼時,索爾斯回答說,“我認為中國現在的經濟規模與美國相當,但它已經決定反對在中國內部建立一個開放和存在政治辯論的制度。”他說,“它更注重自己的控制,在國外強勢推進自己的利益。”索爾斯指,“對於俄羅斯,其嚴重依賴石油和天然氣收入等,但它是一個不會在經濟上成為世界大國的國家。”他續稱,“(俄羅斯)仍然擁有主要的軍事力量,正如我們在烏克蘭看到的那樣,它有能力擾亂西方。這兩個國家都認為,通過網絡攻擊破壞西方,並為西方的政治分裂埋單,這將促進他們的利益。”

索爾斯稱,“我認為這是我們最大的挑戰,保持我們在國內的政治團結,保持我們的同盟關係。”當被問及中國給英國帶來的危險時,索爾斯說,“我認為在過去的十年裡,我們已經看到中國向著一個方向發展,在國內它的壓迫性更強,我們已經在香港看到了這一點,我們已經看到了對維吾爾人的鎮壓,在南中國海建立軍事力量的徵稅等。”

索爾斯稱,“我想我們在新冠病毒的過程中已經看到了,他們一開始就非常不善於與世界衛生組織合作,他們試圖操縱個人(醫療)防護設備的控制等。”他說,“這是一個難對付的政權,一個強大的政權。” 索爾斯稱,“我們不能像遏制蘇聯那樣遏制它,我們必須在各個領域與其競爭和挑戰,我們必須作為一個統一的西方來這樣做,最近特朗普總統在白宮,這比較困。我想現在我們有了拜登政府,應該會更為容易。”

索爾斯稱,“這是因為拜登總統和他的團隊認為,美國最大的優勢之一是與英國等國家的聯盟網絡,在我們的五眼情報夥伴關係中,與歐洲、與日本和韓國以及與印度的聯盟。作為一個西方聯盟,一個國際聯盟,我們可以採取共同的方式來對待中國,與中國競爭,比依靠我們自己的方式更有效。”

索爾斯談到,“特朗普總統點明中國問題是對的,他是第一個真正挑戰中國的美國總統。但他是以一種有特色的橫衝直撞的方式進行的,他並沒有建立在美國的巨大優勢上,也就是美國組建國際聯盟的能力。” 索爾斯說,他認為英國政府在與中國的關係採取的態度是“穩健的”。他也認為英國外交大臣拉布(Dominic Raab)決定允許香港人來英定居是“非常積極的一步”。

索爾斯說,“我認為我們對中國收購我們的科技公司、派他們的學生到英國大學調查高度敏感的國防課題保持警惕是正確的,所以我們需要對這些事情採取更強硬的態度。但我們現在有點孤掌難鳴,我們必須與歐盟和美國,以及亞洲夥伴密切合作,因為我們無法單獨與中國抗衡,我們必須成為國際集團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