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政治/中國

英國公布外交國防審查報告 保守黨內部抨擊約翰遜對華軟弱

英國首相約翰遜資料圖片
英國首相約翰遜資料圖片 © 路透社圖片

英國政府3月16日公布了冷戰後對外交和國防政策最大規模的一份評估審查報告。這份114頁的報告將俄羅斯定義為“敵對國家”,指認中國是“系統性競爭對手”。雖然文件承認在國際舞台上更加堅決主張的中國將為英國帶來風險,並將中國描述為對“英國經濟安全的最大國家威脅”,但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表示,英國將繼續追求與北京建立“積極的貿易和投資關係”。

廣告

約翰遜政府周二發表的這一期待已久的文件題為《競爭時代中的全球英國:國安、防務、發展和外交政策綜合評估》。這份114頁的報告里,總共提了中國27次。報告將中國定義為一個“系統性競爭對手”,並指“中國的日益強大和國際主張很可能成為2020年代最重要的地緣政治因素。中國經濟的規模和影響範圍,人口規模,技術進步以及不斷雄心勃勃的例如通過‘一帶一路’倡議,在全球舞台上展現影響力,將對全球產生深遠的影響。 像英國這樣開放的貿易經濟體將需要與中國接觸,並繼續對中國的貿易和投資開放,但它們還必須保護自己免受那些對繁榮與安全產生不利影響的做法的侵害。與中國的合作對於應對跨國挑戰,尤其是應對氣候變化和防止生物多樣性喪失也至關重要。”

報告還提到,“迄今為止,中國日益增長的國際地位是當今世界上最重要的地緣政治因素,對英國的價值觀和利益以及國際秩序的結構和形態具有重大影響。中國是一個威權國家,與我們的價值觀不同,這一事實為英國及其盟國帶來了挑戰。未來十年,中國將為全球經濟帶來比全球其他任何國家更大的貢獻。中英雙方都從雙邊貿易和投資中受益,但中國也對英國的經濟安全構成了最大的基於州的威脅。”

報告承諾,“隨着中國在世界上變得越來越強大,我們將做出更多努力來適應中國對我們生活中許多方面日益增長的影響。我們將投資增強面對中國的能力,通過它我們將更好地了解中國及其人民,同時提高我們應對就我們的安全,繁榮與價值以及我們的盟友和合作夥伴的系統性挑戰的能力。我們將繼續與中國建立積極的貿易和投資關係,同時確保我們的國家安全和價值受到保護。我們還將與中國合作應對氣候變化等跨國挑戰。”

相較在同一報告中約翰遜政府對俄羅斯的明確表態,其在對華問題上展現出的糾結表現引來大多英國媒體的批評,保守黨內的質問聲音也不斷出現。《泰晤士報》分析指,這份報告意圖提出一個跟中國關係的“平衡發展藍圖”,一方面視北京為“系統性競爭對手”,另一方面則尋求跟中方有共同利益的“合作空間”。報導提及不少保守黨資深議員在報告質詢環節中立即批評約翰遜的對華態度。英國議會情報及安全委員會主席,保守黨人劉易斯(Julian Lewis)稱,“如果英國要尋求更多的中國對英投資,那將表明卡梅倫/奧斯本時代的抓狂天真仍在一些國家部門中揮之不去。”這是指這兩位英國前首相和財政大臣為培養中英關係的“黃金時代 ”所做的努力。

約翰遜則回答說 ,“那些要求對中國進行新冷戰,或要求將我們的經濟與中國完全脫鉤的人,這似乎是反對派的新政策,他們一般都是這樣,從一個立場穿到另一個立場;我認為是錯誤的。”他說,“我們要取得平衡。我們需要與中國有一個清醒的關係。”約翰遜還強調了計畫中將採取的新法律,允許英政府以保護國家安全為由阻止企業收購。他還表示,英國將採取“強硬措施”來 指明中國在新疆的行動。“從強迫勞動中獲利的公司將不被允許在這個國家這樣做,”約翰遜補充說。

《衛報》的評論文章指出,該報告內容缺乏對中國和印太地區的清晰認識。文章提到,儘管審查報告普遍宣稱,英國的價值觀和其利益在世界各地都很一致,但沒有任何地方比中國的情況更非如此。《金融時報》另報導指,約翰遜在當天的報告質詢會上被保守黨資深議員指責為對華軟弱。

英國議會下議院國防委員會主席托比亞斯·埃伍德(Tobias Ellwood)借用前首相丘吉爾在“鐵幕演說”中對蘇聯定性的比喻對約翰遜說,“當我們指明中國的地緣戰略威脅時,它就是”,曾希望出現“密蘇里州富爾頓時刻”。保守黨前外交大臣傑里米·亨特(Jeremy Hunt)亦敦促約翰遜繼續審查英國對華政策。他說,“鑒於香港和新疆發生的可怕事件,我擔心將中國簡單地指定為系統性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