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美國/政治

拉布:英美就讓北京遵守自身承諾方面意見一致

英美兩國外長舉行會談資料圖片
英美兩國外長舉行會談資料圖片 © 網絡圖片

美國國務卿托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與英國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Dominic Raab)5月3日進行了七國集團外長級會議期間的會晤。在會後的記者會上,拉布表示,“英美兩國在就需要堅持我們的價值觀,讓北京遵守他們所做的承諾方面意見一致”。

廣告

拉布在開場白中向媒體表示,“我認為可以說拜登政府上台不到一百天,但已經在氣候變化、全球健康和人權等問題上採取了大量大膽和非常受歡迎的措施,這確實為解決這些緊迫的全球問題的努力創造了勢頭。”他說,“自從托尼(的國務卿提名)被確認以來,我們一直在非常密切地合作。 今天的會議再次提醒我們一起工作的深度和廣度,我們利益的彙合,以及許多共同的價值觀。”

拉布說,“今天,托尼和我討論了全方位的問題。我將向你們重點介紹一下,我認為的一些關鍵點。我們談到了我們的共同承諾,即支持開放的社會、民主和人權,保護基本自由,處理虛假信息,追究侵犯人權的責任”。 他補充說,“這其中的一個關鍵因素是捍衛法治,所以我們決心改革但加強多邊體系。我們希望通過七國集團和拜登總統的民主峰會,在所有這些方面保持非常密切的合作。”

拉布續稱,“我們還討論了中國問題。 我認為可以說,我們在需要堅持我們的價值觀方面意見一致,要求北京遵守他們所做出的承諾,無論是根據《中英聯合聲明》與香港有關的承諾,還是更廣泛的承諾,同時也要找到建設性的方法,在可能的情況下以明智和積極的方式與中國合作”。他說,“我認為,在氣候變化等全球問題上,這很重要。我們希望看到中國挺身而出,發揮其全部作用。”

當談到新冠疫情所帶來的巨大影響時,拉布說,“在這短短的兩年裡,世界發生了相當大的變化。我們的社會、我們的經濟已經被新冠病毒所震驚和震撼了。同時,我們正在應對這樣一種情況:我們的價值觀受到挑戰,國際架構至少在某些方面被削弱,還有快速的技術變革帶來了新的機會。我們已經看到,在疫苗等方面的合作,但也有嚴峻的挑戰。還有從新冠疫情到氣候變化的全球威脅,坦率地說,這些威脅需要全球的解決方案,而我們致力於努力尋找和形成這些解決方案。”

拉布強調,“因此,在這種情況下,我們認識到與志同道合的國家建立動態的、靈活的新夥伴關係的重要性。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邀請了來自印度、韓國、澳大利亞和文萊的外交部長;文萊作為主席國顯然也代表東盟,他們將在本周晚些時候參加會議”。拉布說,“他們都是我們的關鍵合作夥伴。我認為他們也是一個跡象,表明人們越來越關注印太地區作為本世紀的經濟和戰略坩堝。”

拉布說,“至於七國集團,其核心是基於價值觀的夥伴關係,因此,今天我們在世界新聞自由日舉行會議是合適的。從白俄羅斯到緬甸,我們看到了一系列對記者的攻擊。對媒體自由的侵犯正在世界各地以我認為是驚人的速度增長。我歡迎美國和整個七國集團在保障我們媒體自由中那些重要的民主堡壘方面的明確立場。”他說,“作為全球媒體自由聯盟的共同主席,英國正在與我們的夥伴合作,以便我們照亮侵權行為,我們追究那些人的責任,我們支持那些試圖照亮世界各地這些侵權行為的記者,並且我們試圖扭轉這種危險的趨勢。”

布林肯另向媒體表示,“讓我從多米尼克結尾的地方開始,也就是世界新聞自由日,我必須告訴你們,我個人和職業上都非常重視這個日子。 但正如多米尼克所說,我認為我們每天都能看到記者們在全世界越來越困難和具有挑戰性的條件下所做的工作,向人民提供信息,讓政府和這樣或那樣的領導人負責任。對於我們的民主制度的良好運作,沒有什麼比這更基本的了,我想我們都堅決支持新聞自由。 因此,我們在這一天向我們的新聞界同事講話是很合適的。”他還談到,拜登總統非常期待在一個多月後來到英國參加七國集團峰會。而且其本人也期待着明天有機會與約翰遜首相會面。

就七國集團外長會議將探討的話題,在提到了應對疫情和氣候變化等議題後,布林肯說,“我們將討論對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以及對民主價值和人權的威脅。我們兩國最近一起採取措施,防止英國和美國企業無意中支持在新疆和中國其他地方的強迫勞動”。他說,“我們將繼續我們強有力的合作,以解決新疆的暴行、對香港民主活動家和政治家的鎮壓;這違反了中國的國際承諾,以及中國各地和世界其他地區對媒體自由的壓制。”

布林肯還提到,“我也要感謝英國與我們一起追究俄羅斯的魯莽和侵略行為的責任。我們已經重申了我們對烏克蘭獨立、主權和領土完整的堅定支持,本周晚些時候我將訪問烏克蘭。也歡迎外交大臣最近宣布延長全球馬格尼茨基制裁,以打擊俄羅斯的侵犯人權行為。”他說,“而且,正如多米尼克所說,我們兩國完全致力於北約和保持跨大西洋的團結,以捍衛我們的共同價值觀和應對直接威脅。”

在稍後的提問環節中,有記者問,“特朗普總統對看到俄羅斯重新加入七國集團非常感興趣。這個想法現在看來顯然不在考慮範圍之內。與此同時,拜登總統和其他七國集團領導人表示,與莫斯科有許多共同利益,包括就氣候和伊朗問題。而且拜登先生正計畫很快與普京總統會面。有沒有考慮讓俄羅斯參加這些會議,即使是非正式的,在某些時候?同時,中國也沒有被邀請,即使其他幾個主要的非七國集團國家被邀請。因此,更廣泛地說,把這次聚會看作是一個更廣泛的民主聯盟的早期化身,旨在制衡中國和俄羅斯的專制國家,這是否正確?”

拉布對此回答說,“從英國的角度看,積極的關係和外交的大門總是向我們敞開的,我認為這是許多北約國家共同的東西,但必須改變的是俄羅斯的行為,作為安理會五常成員,違反國際法的基本準則。無論是邊緣政策和在與烏克蘭的邊界上的劍拔弩張,無論是網絡攻擊和虛假消息,或者事實上,對納瓦爾尼(Aleksey Navalny,)的毒害,這不僅是一種侵犯人權的行為,而且是一種在俄羅斯領土上使用化學武器”。他說,“因此,與俄羅斯建立更好關係的機會是存在的。我們將歡迎它,但這取決於(俄方的)行為和行動。”

拉布說,“關於第二個問題,我不確定我是否像邁克爾(提問記者)那樣,像你所說的那樣是神學的。但我確實看到,對擁有相同價值觀並希望保護多邊體系的志同道合的國家的敏捷集群的需求和需要越來越大,我認為你可以從我們為七國集團帶來的客人中看到這一點:韓國、印度、澳大利亞和南非。因此,在這種有機的意義上,我認為我們可以看到向這種由志同道合的國家組成的集群的模式轉變,這些國家足夠靈活,能夠一起工作。”

布林肯說,“就像大多數事情一樣,多米尼克和我的看法是非常一致的。 請允許我就俄羅斯和中國簡單補充幾句。”他說,“關於俄羅斯,正如多米尼克所說,我們非常關注俄羅斯的行動和它選擇的路線。拜登總統長期以來一直非常清楚,包括在他擔任總統之前,如果俄羅斯選擇魯莽或侵略性的行動,我們將作出回應。 但我們不希望升級。”

他補充說,“我們更希望有一個更穩定、更可預測的關係。如果俄羅斯朝着這個方向發展,我們也會這樣做,我認為拜登總統在與普京總統會晤時將有機會直接談論這個問題”。布林肯說,“事實上,在一些領域,試圖找到合作的方式顯然符合兩國的利益,戰略穩定可能是最重要的。儘管我們有深刻的分歧,但我們已經設法將《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延長了五年。我們將尋找其他機會。但回到多米尼克的觀點,這實際上是俄羅斯選擇做什麼或不做什麼的功能。”

布林肯接著說,“關於中國,讓我補充一點,我完全贊同多米尼克所說的一切。讓我再補充一個簡單的想法。我們的目的不是要試圖遏制中國或壓制中國。我們正在努力做的是維護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我們國家在過去幾十年裡投入了大量資金,我認為這不僅有利於我們自己的公民,而且有利於全世界的人民,順便說一下,包括中國”。他說,“當任何國家,中國或其他國家,採取挑戰或破壞或尋求削弱基於規則的秩序的行動,不履行他們對該秩序所做的承諾時,我們將站起來,捍衛這一秩序”。

布林肯說,“我認為,我們也有責任提供和發展一個積極的未來願景,使各國在共同目標下走到一起。而我們正在做的許多工作,特別是通過七國集團所做的工作,正是如此。”他續稱,“歸根結底,正如拜登總統那天晚上在國會講話時所說,我認為我們面臨的挑戰是以非常具體的方式證明我們能夠為我們的公民、為我們被要求代表的人民服務。當我們看到我們所面臨的對他們的生活有實際影響的大多數挑戰時,無論是這種大流行病,無論是氣候變化,還是新技術的破壞性影響,這些挑戰中沒有一個可以通過任何一個國家單獨行動來有效地應對,即使是美國,即使是英國。”

布林肯說,“我認為,現在比我參與這些問題以來的任何時候都更有必要為各國找到合作、協調和協作的途徑。這是我們促進我們公民利益的方式。多米尼克和英國通過擔任七國集團主席所做的工作,正是它所要做的,我們非常感謝成為這一事業的合作夥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