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澳大利亞/政治

布林肯:不會讓澳大利亞獨自面對中國經濟脅迫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與澳大利亞外交部長佩恩資料圖片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與澳大利亞外交部長佩恩資料圖片 © 路透社圖片

自華盛頓方面消息,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與澳大利亞外交部長佩恩(Marise Payne)5月13日在華盛頓舉行會面。布林肯在美澳外長共同舉行的記者會上表示,“我重申,面對中國的經濟脅迫,美國不會讓澳大利亞在球場上孤軍奮戰。”

廣告

就二人會談結果,布林肯向媒體介紹稱,“我們今天有機會重申我們對美澳聯盟不可動搖的承諾,幾十年來,該聯盟一直是印太地區和平、安全和穩定的支柱”。他說,“正如拜登總統明確指出的那樣,重申和重振美國在世界各地的聯盟和夥伴關係將幫助我們確保,我們有一個真正為美國人民服務的外交政策。在我們紀念與澳大利亞結盟70周年之際,我們不僅從這種關係的重要性和可靠性中找到了力量,而且還從它如何不斷發展以應對兩國和我們的公民所面臨的挑戰中找到了力量。”

布林肯說,“我們的合作幾乎涉及外交政策的所有方面:國家安全、衛生安全、打擊虛假信息,不勝枚舉。而我們今天的會議涵蓋了很多這方面的內容。這在外長訪問期間會見的高級官員中也很明顯,包括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總統氣候問題特使克里、我們的美國國際開發署新任署長鮑爾大使以及國會山兩黨領導人,我認為這進一步證明了美國兩黨對我們國家之間關係和夥伴關係的深刻承諾。”

布林肯說,“我們也做了相當多的多邊合作,例如,通過四方對話機制。我們兩國正在與印度和日本合作,推進自由和開放的印度-太平洋的共同願景。我們正在應對巨大而複雜的挑戰,如確保國際法在中國東海和南海得到尊重,以及增加全球獲得安全、有效的新冠疫苗的機會。”他補充說,“拜登總統非常自豪地在3月份主持了有史以來第一次四方對話領導人峰會;我們期待着在未來數月和數年內通過各國之間的合作做更多的事情。”

就緬甸局勢,布林肯表示,“我們共同譴責緬甸軍方對和平抗議者和民間社會成員的暴力襲擊,這些襲擊繼續逍遙法外;我們共同呼籲該政權允許民選政府重新掌權。”他亦指,“我重申,面對中國的經濟脅迫,美國不會讓澳大利亞在球場上孤軍奮戰,或許我應該說在運動場上孤軍奮戰。這就是盟友的作用。我們相互支持,這樣我們就可以從集體力量的立場上面對威脅和挑戰。”他說,“我們也理解對聯合國安理會關於朝鮮決議的共同承諾。”

布林肯說,“我們致力於重申和加強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它不僅為美國和澳大利亞,而且為全世界人民提供了穩定和繁榮的基礎。我們都認識到,人權和尊嚴必須保持在該秩序的核心位置。”同樣就中國問題,佩恩在發言中指出,“在我們今天的會議上,我們當然討論了我們與中國的關係。而澳大利亞尋求與中國建立建設性的關係。我們隨時準備在任何時候,在我所有的同行和同事中,恢復對話”。她補充說,“但是,我們也一直公開、明確和一致地表示,我們正在處理一些挑戰。我們歡迎華盛頓在澳大利亞解決這些分歧時明確表達的支持。很難想象會有更真實的友誼表達。”

佩恩說,“我希望澳大利亞從美國得到的支持能給其他人帶來信心。對你們的主權的挑戰來自哪裡並不重要。所有國家都應該知道,有一個全球社區可以在這個最基本的國家期望方面相互支持。與個人自由一樣,國家主權也是如此。澳大利亞和美國以及將我們聯繫在一起的聯盟,是這些共同價值觀的基石。”在隨後的提問環節中,澳大利亞廣播公司的記者向布林肯說,“關於經濟脅迫的問題,國務卿先生,你在安克雷奇提出了這個觀點,就像你今天所做的那樣,談到不要讓澳大利亞在球場上孤立無援。佩恩部長談到了你今天所傳達的明確的支持表示。”

該記者說,“你能解釋一下這一點如何在本屆政府的範圍內得到實際體現?不僅僅是通過外交手段。這種支持可能是什麼樣子的:第三方關稅,對官員,也許是部門,或中國公司的制裁、抵制,支持文化、科學,或其他方面?”另就澳洲北部達爾文港的問題,澳洲記者問,“一個公開的記錄是,奧巴馬總統對這個設施被租給中國利益集團99年有很大的擔憂,以至於他當時直接向特恩布爾總理(Malcolm Turnbull)抱怨此事。你今天是否堅持這一反對意見?如果是這樣,你能告訴我們原因嗎?這本身是一個已經完成的決定,還是因為與美國利益的潛在衝突,這將包括美國在澳洲北方的海軍陸戰隊部署輪換,以及美國在世界那一部分的其他利益?”

對此,布林肯說,“首先,關於中國和經濟脅迫,我們一直非常清楚,無論是公開還是私下,當我們看到中國普遍施加經濟脅迫,以及特別是對我們的盟友施加經濟脅迫時,我們的關切。我們已經在政府內部向北京提出了這些關切”。他說,“我們已經公開這樣做了;我們已經私下這樣做了。我們已經向中國表明,這種針對我們最親密的夥伴和盟友的行動將如何阻礙我們自己與中國關係的改善。”布林肯說,“我們還在一起工作,以找到經濟多樣化的新方法,供應鏈安全,特別是可靠和安全的供應鏈,以及其他能夠抵禦和克服經濟脅迫努力的手段,這是我們今天談到的,我相信我們在未來會有更多內容。”

布林肯續指,“而當涉及到達爾文和與達爾文有關的問題時,這些都是澳大利亞的主權決定,我們讓我們的合作夥伴來做這些決定。”佩恩補充說,“關於經濟脅迫的問題,就我們與中國的關係而言,要非常清楚,我們希望有一個建設性的關係,我們可以討論我們的分歧,我們可以一起工作以實現互利。但我們不會在我們的國家安全或我們的主權上妥協,我們將繼續採取行動來保護這一點。” 她談到,“我想我說過,或者說我在開場白中承認,我們目前有一系列問題需要與中國合作,我們將繼續與中國接觸,以解決那些懸而未決的問題,那些懸而未決的貿易問題,並在需要時利用我們可以利用的適當機制”。

佩恩說,“當然,你們會注意到,我們已經在世貿組織就大麥問題採取了行動。我們期望在這些問題上得到公平和及時的處理。最重要的是,我們將繼續提供機會,一起討論,通過建設性的對話解決這些問題。我們隨時準備並願意這樣做。”來自福克斯新聞的記者隨後問道,“在我們的澳大利亞同事提問的基礎上,昨天氣候特使(克里)作證說,政府正在評估是否要制裁中國的太陽能產業。國務卿先生,是否很快會有一個決定?”該記者問,“美國能否在實現拜登總統的2035年發電目標的同時,確保不資助在中國強迫勞動生產的太陽能電池板?上個月也有一些這方面的討論,但自從那次談話和今天與部長的這些討論之後,是否考慮過抵制奧運會,或採取任何抵制以外的姿態來強調中國的人權侵犯?”

該記者還向佩恩提問說,“除奧運會之外,澳大利亞政府是否正在尋求與美國進行新的協調製裁,以解決中國的人權侵犯問題?”布林肯說,“對於太陽能電池板問題,我沒有什麼可提供的。我聽從那些關注這個問題的同事們的意見。我可以說的是,這只是一個一般性的主張,它與外交部長剛才所說的一致”。他補充說,“當談到我們處理與中國關係的方式時,我以前說過,但強調這一點很重要:我們不是在尋求遏制中國;我們不是在尋求阻止中國。我們正在尋求,堅決地尋求,維護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而以實際的方式,這意味着堅持要求各國履行其承諾,按照我們都同意的規則行事。”他說,“而且,無論是在貿易或商業領域,還是在海洋領域,無論是在我們可以談論的許多其他領域,這都是我們關注的重點”。

布林肯說,“因此,特別是當涉及到貿易時,我們想確保每個人都在按規則行事,這包括中國。當其不遵守規則時,我們將通過我們擁有的法律機制,通過我們商定的規則,通過幫助執行這些規則的組織一起工作,以確保中國遵守這些規則。”他續稱,“關於奧運會,這不是我們今天談論的事情。我們離冬季奧運會還有好幾個月的時間。我們當然聽到了世界各地的關切,而且我確信,在未來的幾個月里,我們將與盟友和合作夥伴討論他們對奧運會的看法。”

佩恩說,“特別是關於新疆和這些人權問題,澳大利亞一直非常明確和非常一致地表示,我們對國際社會收到的可靠報告深表關切,這些報告包括限制宗教自由、大規模監視和拘留、強迫勞動、強迫節育,包括絕育,特別是對婦女的系統虐待和酷刑”。她說,“我們沒有同樣的制裁製度,在我向我們的一個議會委員會提交了一份探討在澳大利亞建立馬格尼茨基式制裁製度的備選方案的參考文件之後,澳大利亞正在考慮這一問題,政府將在適當的時候對此作出回應。”她指出,“但是,無論是通過聯合國還是事實上在我們與中國的直接接觸中,我們一直呼籲中國在新疆問題上尊重維吾爾族人和該地區其他少數民族、宗教和族裔的人權。”

佩恩說,“我們堅定地強調了透明度和問責制的重要性,並重申我們強烈呼籲中國允許適當的國際觀察員在新疆進行有意義和不受限制的訪問。上周五我在日內瓦會見了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米歇爾•巴切萊特(Michelle Bachelet),這也是我們上周在日內瓦討論的一個問題。澳大利亞繼續發出這一呼籲,我們強烈支持和歡迎加拿大、美國、歐盟和英國宣布的措施,它們也有與新疆有關的制裁機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