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印太協調員坎貝爾:與中國接觸的時代已經結束

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印太事務協調官庫爾特•坎貝爾
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印太事務協調官庫爾特•坎貝爾 © 路透社圖片

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NSC)印太協調員庫爾特·坎貝爾(Kurt Campbell)5月26日在出席活動時表示,“被廣泛描述為(與中國)接觸的時代已經結束了”。

廣告

坎貝爾周三在出席斯坦福大學活動時說,美國的對華政策現在將在一套“新的戰略參數”下運作,他補充說,“其主導模式將是競爭。”坎貝爾說,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國政策在很大程度上應對美國政策的轉變負責,他提到了中國與印度邊境的軍事衝突、針對澳大利亞的“經濟運動”以及中國“戰狼外交”的崛起。他說,北京的行為象徵著其向“嚴苛力量,或硬實力”的轉變,“這表明中國決心扮演一個更加自信的角色”。

坎貝爾直言不諱的評論是在拜登總統宣布,他命令美國情報界“加倍”努力確定新冠病毒的來源,此前對其來源是自然的還是來自實驗室泄露事故的評估存在衝突。此舉定將激怒中方官員,他們一再拒絕任何關於“病毒從武漢實驗室逃脫”的說法。

彭博社說,坎貝爾清楚與當下的中國外交官談判是什麼感覺。他是今年3月參加了阿拉斯加美中高層對話的美國官員之一。坎貝爾說,習主席是美中關係新方法的核心。他形容習近平是“深信意識形態,但也相當不感情用事”,並補充說,這位中國領導人“對經濟並不十分感興趣”。

坎貝爾說,自2012年上台以來,習近平“幾乎完全瓦解了近40年來為集體領導而設計的機制”。他說,中國的高級外交官,如政治局委員楊潔篪和外交部長王毅,“完全不在百里範圍之內”的中國領導人的核心圈。

坎貝爾說,盟友將是美國在未來幾年內反制中國努力的核心。美國已經試圖在包括印度、日本和澳大利亞在內的“四國集團”(Quad Group)中樹立其工作的重要性。而拜登在白宮與外國元首的首次會晤是與日本首相菅義偉和韓國總統文在寅。

坎貝爾說,“我們相信,與一個更加自信的中國打交道的最佳方式是與盟友、夥伴和朋友合作”。他說,“最好的中國政策其實是一個好的亞洲政策。” 儘管如此,他說美國將需要消除對美國在亞洲衰落的擔憂,並為該地區提供一個“積極的經濟願景”。坎貝爾說,“實際上,我們現在第一次將我們的戰略重點、我們的經濟利益、我們的軍事力量更多地轉移到印太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