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亞/政治/國際

莫里森:已準備好與中國坐在談判桌前 美英是澳洲最親密朋友

英澳美領導人資料圖片
英澳美領導人資料圖片 © 網絡圖片

應邀參加此次七國集團峰會的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 )於6月13日在會場邊舉行了記者會。他向媒體表示,澳大利亞對中國駐澳大使館先前開出的14點清單的態度非常明確,但澳方總是準備好與中國坐在談判桌前,討論如何使雙方的夥伴關係發揮作用。他當天還與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和英國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舉行了三邊會談。對此,莫里森強調說,“澳大利亞沒有比美國和英國更親密的朋友了”。

廣告

就中澳兩國存在的貿易爭端,莫里森在周四前往英國前接受電台採訪時說,“澳大利亞的大麥生產商、澳大利亞的葡萄種植者成為(中方)貿易制裁的目標,我們認為這是完全不合情理的”。自澳方於去年年初呼籲對新冠病毒來源進行獨立國際調查後,中國對澳大利亞的貿易制裁已包含了一系列其他商品,包括從澳洲進口的煤炭、牛肉、大麥和龍蝦等。在北京方面宣布徵收關稅之前,中國是澳大利亞葡萄酒的最大買家,在2019年購買了價值近7.73億美元的葡萄酒,約佔澳洲所有葡萄酒出口的40%。

澳大利亞試圖與中國政府進行接觸的努力在過去一年多來一再失敗。現任貿易部長丹·特漢(Dan Tehan)周日在接受天空新聞採訪時說,他在1月份給中國對口官員寫了一封信,闡述了雙方可以進行建設性接觸的方式。他稱,“我仍然在等待答覆”。在參加七國集團峰會前,莫里森說他將尋求其他全球領導人的支持,以對抗他所反對的 “經濟脅迫”。儘管莫里森在周六並未促成與拜登舉行雙邊會談,但雙方間的交流還是以美英澳三國領導人會談的方式進行。

會後,三國領導人發表的聯合聲明指出,“他們討論了一些共同關心的問題,包括印太地區。他們一致認為,印太地區的戰略環境正在發生變化,有充分的理由深化三國政府之間的合作。他們歡迎由‘伊麗莎白女王號’號航母領導的航母打擊群即將在印太地區進行訪問和演習”。會後的澳方記者會上,記者向莫里森提問稱,“中國這個詞在三國會議上出現了多少次?”他回答說,“你不會指望我對具體的討論透露出任何細節。我們今天有機會更廣泛地討論印太局勢”。

莫里斯補充說,“澳大利亞最親密的朋友莫過於美國和英國。我們在各自的安全問題上已經合作了很長時間。因此,我們今天有一個很好的機會來討論這些問題,並看看我們在未來如何能夠進一步合作。局勢只是加強了我們進行更深入合作的必要性。”記者問,“據報道,拜登對自由民主國家受到威脅和專制國家,我想,特別是像中國,以及俄羅斯的崛起感到擔憂。像這樣的會議是否是為了解決這個問題,試圖給自由民主國家提供更多的動力來繼續發展?”

莫里森說,“我認為,對於自由民主國家和先進經濟體來說,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能夠使他們的思維和他們的觀點在如何看待全世界的問題上保持一致。這涉及到我們如何回應,特別是在應對新冠疫情方面”。他續稱,“今天,為應對任何未來的大流行病而制定的100天計畫,我認為是英國的一個傑出成就,英方與蓋茨基金會合作,把該計畫擺在我們面前。這得到了非常好的回應,包括來自我們自己”。

莫里森說,“但無論問題是什麼,無論是今天處理大流行病的問題,還是明天處理開放社會和市場經濟的問題,這都是像我們這樣的先進經濟體和自由民主國家分享我們的觀點和展望的好機會”。記者問,舉行三邊會談是誰的主意,為什麼不是與拜登的雙邊會談。莫里森說,“不,這是一個機會,因為我們都在這裡(參加了會議),所以它是相互的。但我們特別希望能與雙方進行討論。”

記者問,“今天上午,在你早些時候的新聞發布會上談到了(新冠病毒)從實驗室泄密的問題,圍繞病毒從實驗室泄漏的理論。美國對此有什麼看法?你能給我們一個指導,他們是否認為這是一種可能性?”莫里森說,“你將不得不與美國討論這個問題。但是,我今天上午沒有對實驗室的泄漏發表任何評論。我今天只是提到了為世衛組織所做的報告中提出的建議,它建議對可能的來源進行進一步調查。我們支持這樣做,我們支持圍繞所有這些問題提高透明度。不是因為任何政治問題,而是因為這很重要。”

莫里森說,“這是我們今天討論的一個關鍵問題。我們需要知道必須如何從這種大流行病中學習。這就是我們專註於做的事情。無論是為確保製造和技術所需的準備工作,還是為製造疫苗所需的運輸,不僅是在發達國家,而且在發展中國家”。他說,“今天,莫迪總理仍然能夠從抗擊大流行病的前線加入我們,並分享所需的經驗教訓,以確保在未來,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都能夠應對這樣的嚴重和重大的全球健康問題,這是非常重要的。”

記者問,“中國本周指責美國和澳大利亞試圖在該地區展示他們的實力。這與兩艘海軍艦艇有關,我認為是在本周早些時候。北京,通常以尖銳的評論和虛假的信息來回應任何批評。作為澳大利亞最大的貿易夥伴,政府如何管理安全、網絡和戰略威脅,同時保持與中國的經濟關係?”莫里森說,“我認為要保持一致,我們支持一個穩定、和平和開放的印度洋-太平洋。這符合所有人的利益。它符合澳大利亞的利益,也符合中國的利益。也有利於整個地區的自由貿易。澳大利亞從中國的經濟成就中獲益良多”。

莫里森說,“中國也從澳大利亞與中國的貿易中受益匪淺。當然,我們也希望看到這種情況繼續下去。我們與中國建立了全面戰略夥伴關係,而夥伴關係是關於管理關係中發生的問題。我們當然希望看到正在發生的對話再次繼續和開始。但這在很大程度上是中國的問題。”記者問,“這種關係是維持現狀,還是朝一個方向發展?你如何定義?”莫里森說,“我總是保持樂觀,但與此同時,我的意思是,澳大利亞對中國駐澳大利亞大使館提出的14點(清單)的立場是非常清楚的,非常明確的。但是,澳大利亞總是準備好坐在桌子旁,討論如何使我們的夥伴關係發揮作用。這符合該地區所有人的利益。這也是我們的重點所在。”

記者問,“他們在中國問題上為你提供支持嗎?”莫里森說,“我想我可以這樣說。我們與美國的聯盟,我們與英國的關係,從未如此強大。我們以類似的方式看待世界。鑒於我們的歷史,這並不令人驚訝。而且我們以類似的方式看待挑戰,我們始終站在一起。”記者追問,“在其他七國集團領導人中,你是否需要挺起任何脊樑,讓他們也支持你?”莫里森說,“我認為這次會議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就是暫停並評估印太地區存在的壓力以及對全球穩定的更廣泛影響。我想明天我們將有更多的機會來具體做這件事,我們將在那裡舉行會議。不過,今天的會議在很大程度上側重於(就疫情)確保有更大的透明度”。

莫里森續指,“當涉及到了解這場災難性的大流行病是如何影響世界的時候,要有透明度,讓陽光照射進來,並且再次強調,不要尋求分攤責任。這不是關於分擔責任,這不是關於政治。這與任何事情無關。而是如何能夠避免這種情況的發生?而在未來,我們如何能夠避免它。”

他說,“無論是從健康角度還是從經濟角度來看,澳大利亞在這場大流行病中的表現幾乎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國家都要好,為此,在我與那些失去數千、數萬公民的國家交談時,我們,在澳大利亞,當然對910個逝去靈魂表示哀悼。但是,與其他國家相比,澳大利亞已經非常有力地度過了這場大流行病。因此,我們非常關注確保我們與其他國家合作,使他們在未來不會遭受像這次一樣的痛苦。”

記者追問,“這裡有兩個問題。病毒是如何起源的。我認為你一定認為它有可能來自實驗室,因為...”莫里森表示,他不知道。記者問,“然後還有一個問題,就是中國沒有足夠快地通知其他國家。我想這是你現在正在談論的透明度問題之一。”莫里森說,“未來重要的是,如果有一天發生事件,如果有一個嚴重的傳染性病毒或疾病,世界將迅速採取行動。我的意思是,我認為我們今天制定的100天計畫非常出色。英國首席科學官的領導力,他在制定這一計畫時發揮了如此強大的作用,這是非常了不起的。”

莫里森說,“但是,如果我們能夠更早地採取行動,如果世衛組織能夠擁有需要的權威,那麼我認為這是非常積極的。我的意思是,我長期以來一直在提出這個觀點,即世衛組織需要這種獨立的力量,而世衛組織的各方需要有義務和責任,確保我們都盡我們所能,避免在未來發生這次的情況。”記者說,“而這需要一個條約,它需要一個條約嗎?”

莫里森說,“今天有關於這個問題的討論。我們一直對這個想法持積極態度。這些事情總是歸結為細節問題。但是,我們在過去看到,在不同的領域,在發生嚴重事件的地方,我不是在談論健康,而是在其他領域,世界共同工作的方式和個別主權國家承擔的義務已經發生了變化。這是我認為你從這些事件中得到的重要教訓。從這次事件中也有重要的教訓。”

莫里森說,“我認為其中一個關鍵的教訓是,世衛組織應是保持獨立的、是強大的,有能力能夠更早地了解事情,而且我們所有人都有義務,如果我們認為在我們自己的邊界內發生了事件,我們要儘快分享,以拯救儘可能多的生命,防止我們所看到的損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