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世界難民日

2021世界難民日 巴勒斯坦人走投無路

Image RFI Archive : Journée mondiale des réfugiés: les Palestiniens dans l’impasse. Ici, dans le camp de réfugiés de Balata à l'est de Naplouse en Cisjordanie occupée, le 8 avril 2021.
Image RFI Archive : Journée mondiale des réfugiés: les Palestiniens dans l’impasse. Ici, dans le camp de réfugiés de Balata à l'est de Naplouse en Cisjordanie occupée, le 8 avril 2021. © AFP - JAAFAR ASHTIYEH / RFI Image Archive

每年的6月20日是世界難民日(Journée mondiale des réfugiés)。2021年的這一天,本台RFI特派記者自約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巴拉塔難民營發回報道。

廣告

2021年6月20日星期天世界難民日,本台RFI法文網報道說,在巴勒斯坦,民眾面對可能的返回權依然缺乏回應而陷入走投無路之境地。巴勒斯坦難民是那些在1948年以色列建國前生活在當地的巴勒斯坦人。他們在所謂的“災難”(Nakba)時期遭以色列方面強行驅逐,有80萬巴勒斯坦人被迫流離失所。如今,他們中的大多數生活在被佔領的約旦河西岸與加沙,或者是在黎巴嫩ˎ 約旦和敘利亞這些鄰國,等待享有得到聯合國表決通過,但仍遭以色列禁止的返回權。那裡的巴勒斯坦人沒有忘記,仍在等待。他們認為,遲到總比不到好。

據本台RFI特派記者愛麗絲(Alice Froussard)周日發自約旦河西岸巴拉塔難民營(Balata)的報道,巴拉塔難民營臨近納布盧斯(Naplouse),是人口最密集的難民營之一。0.25平方公里的面積里擁擠着2萬7千人。巷子很窄,車輛與燈光勉強可以入內。

Image RFI Archive - Balata Basic Girls School
Image RFI Archive: Balata Basic Girls School AFP

難民的執著

28歲的Ahmad就生活在這裡。他的祖父母原籍在Jaffa,1948年“災難”時期,以色列建國時,被迫離開。生活不容易。就像與臨近城市複雜的融合那樣,暴力是常有的。Ahmad說,技術上而言,他可以在難民營外生活。但他覺得,一旦放棄難民營,也就意味着放棄了原則,放棄了返回權。他表示,人們總是希望去別處生活,希望返回Jaffa,返回他祖父的出生地。假如他不能回去,那就可能是他的兒子或者是他的孫子,但會有一名家人。這就是想法。

深感不公正

如同Ahmad,大多數巴勒斯坦難民從未見過家鄉的村莊或他們依然珍藏着鑰匙的故居,現在都已處於以色列境內。除非申請許可,才能前往,而且經常會被拒絕。對此,一位55歲的巴勒斯坦婦女深感不公。她接受採訪說,作為一名巴勒斯坦女性,她的兒子年僅18歲,但不能去耶路撒冷參觀。大海距此近半小時之遙,他想要去游泳時,沒有沙灘,什麼都沒有。為什麼?就是因為他們是巴勒斯坦人。

Image RFI Archive - Balata refugee camp
Image RFI Archive - le camp de Balata, au nord de la Cisjordanie occupée AFP

所有的人都說,他們的故事要世代相傳,希望有一天能夠有權返回。2020年截止時,聯合國機構登記的巴勒斯坦難民有近563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