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政治/國際

沙利文:我們對台灣和以色列的承諾仍然像以往一樣堅定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資料圖片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資料圖片 © 路透社圖片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沙利文(Jake Sullivan)與白宮新聞發言人珍‧普薩基(Jen Psaki)8月17日就阿富汗局勢出席了白宮記者會。

廣告

沙利文在發表開場白中介紹稱,“今天上午,總統與他的軍事指揮官談話,就哈米德·卡爾紮伊國際機場(喀布爾國際機場)的安全問題進行了行動簡報。他與奧斯汀部長、米利主席、麥肯錫將軍、瓦塞利少將和我本人進行了交談。 總統被告知,國防部人員現在已經確保了喀布爾國際機場的安全,喀布爾國際機場已經開放,美國軍事疏散航班正在起飛。”

沙利文稱,“在與他的軍事指揮官的這次行動簡報之後,總統和副總統通過安全視頻會議與他們的國家安全團隊會面,聽取關於阿富汗不斷變化的局勢的情報、安全和外交的最新情況。他們討論了正在進行的美國公民、阿富汗特殊移民簽證(SIV)申請人和其他處於危險中的脆弱阿富汗人的疏散狀況,以及我們將如何安全、高效地完成這一工作,並使團隊的注意力集中在監測和防止喀布爾國際機場或周圍的任何潛在恐怖威脅,包括來自‘伊斯蘭國呼羅珊省’的威脅。”

沙利文稱,“只想說幾句關於我們之前的情況和我們現在的情況的話。我想首先向我們的部隊和我們在喀布爾機場的文職人員表示敬意。我想向國防部、情報界、國務院、國土安全部,特別是我們在喀布爾的國家工作隊致敬,他們在非常艱難的情況下一直在做令人難以置信的工作。”沙利文說,“他們已經安全而有效地縮小了我們的使館大院,並重新安置了我們的外交人員。他們現在已經確保了機場的安全,並正在進行飛離該國的飛行。他們正在轉移美國公民以及阿富汗國民和第三國國民。他們正在為我們的盟友和合作夥伴的航班提供便利,以使公民和其他人離開阿富汗。”

沙利文稱,“這些行動將在未來幾天繼續進行,因為我們正着手疏散美國公民和與我們一起工作的阿富汗國民以及其他脆弱的阿富汗人。同時,我們正在與盟友和區域國家以及聯合國進行外交接觸,以解決阿富汗的局勢。我們正在與塔利班聯繫,以確保人們安全地前往機場。”他說,“我們正在監測任何潛在的恐怖威脅,正如我剛才提到的,包括來自‘伊斯蘭國呼羅珊省’的威脅。我們打算在完成縮編前的未來幾天繼續這些行動。”

沙利文還提到,“拜登總統下令在戰區預先部署多個營的兵力,並在喀布爾陷落前啟動了它們的部署。他還在美國這裡把更多的營受控制的(作好準備)。這些營現在也已經飛抵當地了。是的,昨天出現了混亂的場面。但正如(美國國防部發言人)柯比所說,即使是精心制定的計畫也無法在與現實的第一次接觸中存活下來,它們需要調整。 而我們已經做出了這些調整。”他說,“在未來的日子裡,我們將與我們的盟友和夥伴保持密切聯繫,因為我們要應對完成疏散任務的迫切需要,以及應對阿富汗新的現實所帶來的更廣泛的挑戰。”

沙利文稱,“我們將對阿富汗和各大洲的其他多個戰場的恐怖主義威脅保持持續的警惕。我們已經在其他地方證明,我們可以在沒有實地永久軍事存在的情況下鎮壓恐怖主義,我們打算在阿富汗也這樣做。”在在隨後的提問環節中,有記者提問稱,“拜登總統對現在落入塔利班恐怖分子之手並感到被美國拋棄的阿富汗人民,或者對那些擔心美國會將他們拋棄在中國的侵略之下的台灣和其他地方的人民,有什麼回應?”記者問,“而這個問題的後續是。拜登總統對以色列和其他國家的人們有什麼回應,他們可能也認為美國會把他們拋棄給恐怖分子?”

沙利文稱,“對於第一個問題,拜登總統和我們所有人,正如我在開場白中所說的那樣,對阿富汗已經發生並可能繼續發生的人類後果感到痛心。我們熱切地相信人權和人的尊嚴,我們希望與國際社會合作,在我們力所能及的範圍內推進這一目標。但拜登總統不準備讓美國男女繼續在另一個國家的內戰中戰鬥和犧牲,以實現這一目標。 我們將使用我們所掌握的每一個其他工具來實現這一目標,而且我們將在今後一段時間內代表阿富汗人民日復一日、月復一月地這樣做。”

沙利文稱,“對於你關於盟友的問題。我們在阿富汗付出了20年的美國血液、財富、汗水和淚水。在訓練和裝備方面,我們給予他們一切能力,讓他們站起來為自己而戰。在某些時候,是美國說阿富汗人民必須為自己站起來的時候了。我們相信,我們對盟友和夥伴的承諾是神聖不可侵犯的,而且一直如此。我們相信,我們對台灣和以色列的承諾仍然像以往一樣堅定。”

沙利文稱,“請記住,關於阿富汗,我們早在2011年就說過,我們將在2014年撤出。我們又呆了七年--遠遠超出了我們十多年前的承諾。”他說,“我想說的最後一件事是,拜登總統專註於完成美國的核心國家安全目標。當談到阿富汗時,那就是抓住本-拉登和削弱基地組織。 我們完成了這個目標,他認為現在是我們的軍隊回家的時候了。”

隨後有記者問,“沙利文先生,我認為你之前的回答不足以向美國的盟友和夥伴保證,因為,首先,朝鮮戰爭是作為一場內戰爆發的。如果美國--美國只對那些--沒有內戰的地方做出承諾,你怎麼能向盟友保證,美國會在一場可以被描述為內戰的危機中保衛他們?”記者說,“例如,如果中華人民共和國攻擊台灣,中國人可以爭辯說這是中國人之間的一場內戰。而你怎麼能只是,你怎麼能證明美國在台灣和韓國的參與是合理的?我也理解美國不想做出犧牲,但是,與此同時,領導力需要犧牲。 而你怎麼能只是聲稱自己是一個全球領導者而不做出犧牲呢?”

沙利文回答說,“我想從你的問題結束的地方開始,因為美國在阿富汗做出了非凡的犧牲:2448名美國人在阿富汗喪生。在20多年的阿富汗戰爭中,數以萬計的美國人受傷,試圖幫助這個國家站起來,能夠自衛。美國在阿富汗花費了超過1萬億美元的資源。對阿富汗的犧牲、聲援和承諾,試圖給它一個機會,其數量是巨大的。 ”記者打斷說,“但這樣”。沙利文說,“對不起,讓我--讓我回答完這個問題。”記者說,“但你對內戰的回應是什麼 ”。沙利文稱,“所以,美國人民缺乏犧牲精神的想法被阿靈頓國家公墓里一排排回家的人的墓碑所掩蓋。 ”他補充說,“談到台灣,這是一個根本不同的問題,在一個不同的背景下。”記者說,“朝鮮戰爭是一場內戰,而美國(聽不清)。”沙利文說,“因此,從我們的角度來看,我們需要關注的是---”。該記者追問,“這有什麼不同?”沙利文說,“好吧,我很抱歉。 如果你不讓我回答,我就接受下一個問題。”

此外,還有記者問,“拜登總統說,對美國來說,在阿富汗維持一些和平的國家安全利益非常少。你今天是否可以--實際上會重申這一點? 你是否會說,我們在伊朗邊境、巴基斯坦邊境、中國附近的邊境上沒有利益? 你會--或塔吉克斯坦嗎? 你會說我們--我們應該放棄這個嗎?”沙利文回答說,“我要說的是,總統不認為美國應該為了在塔吉克斯坦、巴基斯坦或伊朗附近維持美國的軍事力量而在戰爭中戰鬥和犧牲。不,我會說,這不是--我們--什麼--你剛才所說的國家安全利益,我們不同意要求美國士兵為維持在塔吉克斯坦附近的存在而冒生命危險是正確的。”

簡報會最後,有記者向普薩基提問說,“我們正在做什麼來反擊現在與中國在台灣發生的事情? 總統昨天說,中國和俄羅斯最喜歡的就是讓美國沉沒數十億美元並永遠留在這裡。但似乎是他們在慶祝這個。他們在吹捧‘美國在阿富汗的羞辱’。 在對台灣和其他盟友的警告中,‘如果戰爭爆發,美國不會來幫忙’。中國(駐阿富汗)的大使館正在正常運作。那麼,我們正在做什麼來對抗他們的宣傳? 以及政府如何看待俄羅斯和中國與塔利班的接觸?”

普薩基說,“好吧,首先,我們,當然,在我們努力把男女從阿富汗帶出來的時候,包括我們的阿富汗特殊移民簽證(SIV)申請人和其他人,都與中國和俄國人保持聯繫。我們的信息非常明確:正如《台灣關係協議》所概述的那樣,我們支持我們的--支持台灣的個人。我們支持世界各地的夥伴,他們受到俄羅斯和中國所投射的這種宣傳的影響。而我們將繼續用行動來兌現這些話。”普薩基說,“我們在阿富汗的目標也是兌現總統的承諾,即不把在過去20年裡勇敢地為我們的國家服務的男女再次置於危險境地。這也是我們也將向他們展示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