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印太/美國

博雷利:我們克服了歐盟和我們盟友之間的三邊安全協議裂痕

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博雷利資料圖片
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博雷利資料圖片 © 路透社圖片

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兼歐委會副主席博雷利(Josep Borrell )9月25日通過博客文章表示,歐盟將加強在在印太地區的參與和與該地區的接觸,包括在安全方面。他說,該戰略的一個明確的優先事項是與有意願和志同道合的夥伴合作。

廣告

博雷利通過文章表示,“世界各國領導人在聯大上發言,描繪了他們對如何推動世界發展的願景,並提醒我們,我們在許多方面都站在十字路口。例如,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強調,’我們面臨著一個關鍵時刻‘,現在是‘交付、恢複信任和激發希望’的時候了。他提醒我們,聯合國和多邊合作存在的理由就是相信,只要我們共同努力,就能成就偉大的事業。”

博雷利說,“同樣,美國總統拜登強調,我們正站在‘我們世界的決定性十年’的前面,地球正站在一個‘歷史的拐點’。他承諾,美國致力於與其夥伴合作,共同面對這一點,並強調在多邊機構的框架內這樣做的重要性,以及使用‘密集外交’而不是軍事力量”。他說,“米歇爾主席在代表歐盟發言時也強調,‘我們面臨著人類歷史上的另一個焦點’,歐盟將繼續成為和平和可持續發展的主要發起者。同時通過發展我們的戰略自主權,減少依賴性,以加強我們的積極影響。”

就澳英美三邊安全‘奧庫斯’協議(AUKUS)的達成和美歐關係,博雷利指出,“在本周初,所有的焦點都集中在澳大利亞、英國和美國的協議以及這可能對跨大西洋關係產生的潛在影響。這一宣布讓世界大吃一驚。接下來的反應不僅僅是關於一個沒有通過的潛艇交易,而是關於對歐盟-美國關係和歐盟在印度-太平洋的作用的更廣泛的影響”。他說,“我們是親密的合作夥伴,兩者之間缺乏協商和溝通,造成了真正的困難。它提供了一個不協調甚至分裂的西方國家的負面形象,而我們應該在這方面顯示出共同的決心和協調,尤其是在地緣戰略挑戰方面。”

博雷利說,“我們周一與歐盟外長討論了奧庫斯協議問題,部長們明確表示聲援法國。我們決定要求美國、澳大利亞和英國解釋他們是如何以及為什麼做出這個決定的。”他說,“大家還一致認為,印度-太平洋的挑戰需要更多的合作,而不是更多的分裂。歐盟的印太戰略--我們在宣布建立奧庫斯聯盟的同一天公布,正是關於歐盟將如何加強在該地區的參與和與該地區的接觸,包括在安全方面。該戰略的一個明確的優先事項是與有意願和志同道合的夥伴合作。”

博雷利說,“同樣在周一,我會見了澳大利亞外交部長佩恩,並強調了我們對親密夥伴之間相互通報和協商的期望。外交部長和我一致認為,歐盟和澳大利亞在印太地區有許多共同利益,支持區域穩定和合作,保持區域秩序的開放和基於規則。”他說,“在拜登總統和馬克龍總統周四的電話中,美方認識到這一過程沒有得到很好的處理,事先協商將是有益的。美國還強調了與歐盟及其成員國(包括法國)在印太地區合作的重要性。同樣重要的是,拜登總統明確表示支持歐盟在國防方面發揮更大的作用,與北約形成互補。這是對歐盟-美國關係未來的一個重要信息。”

博雷利說,“我在會見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時重申了這一積極信息。我們重申了美國和歐盟之間強有力的聯盟,並同意繼續努力採取實際步驟,深化我們的對話和合作。”他說,“如果確保在之前與合作夥伴聯繫,這個問題是可以避免的。我們需要建立一個系統,以避免今後出現圍繞‘奧庫斯’的此類問題。正如我們在今年早些時候的歐盟-美國峰會上同意建立的那樣,與美國在安全和防務方面的結構性對話可以為此提供一個理想的平台。”

博雷利說,“前面還有很多工作要做:修複信任,與美國和其他國家合作,大力實施我們自己的印太戰略。並確保在獲得國防能力方面取得真正的進展,我們需要承擔更多的責任。”他強調,“我一直認為,一個有軍事能力和戰略意識的歐盟符合美國和北約的利益。特別是在歐盟周邊地區,現在和將來都會出現美國和北約不想參與的情況,歐洲必須能夠獨立行動。這也是我們致力於戰略指南針的原因之一,以闡述我們的共同雄心。我們需要的是關於能力的具體行動,以及加強我們在需要時使用這些能力的意願。”

博雷利說,“總的來說,我在離開紐約時感到,我們與歐盟兩位主席一起,成功地使歐洲在國際事務和發展全球結構以建設一個更美好的世界方面發出了聲音。作為多邊主義的堅定捍衛者,並與我們的盟友和夥伴合作。”他說,“在伊朗、阿富汗、利比亞和其他許多問題上,仍有廣泛的需求和迫切的需要,需要歐洲大聲疾呼,用我們擁有的工具和槓桿形式支持其立場。”

博雷利說,“在這方面,重要的是,我們克服了歐盟和我們的盟友之間的‘奧庫斯’裂痕。現在,要把磋商的承諾轉化為具體的成果,在印度-太平洋和其他地區,應對全球挑戰,為塑造符合我們利益和價值觀的世界做出貢獻,前面還有艱苦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