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人物特寫

範龍佩―歐洲聯盟在國際舞台的模糊面孔

音頻 05:45
作者: 瑞迪
18 分鐘

自2010年1月1日起,前比利時首相赫爾曼-範龍佩正式走馬上任歐盟理事會常任主席,成為歐盟的第一位“總統”。但是,歐盟面對希臘財政危機一籌莫展的時候,站在第一線的是法國總統薩科齊、德國總理默克爾、現任歐盟輪值主席國首相薩巴特羅。範龍佩似乎尚沒有在歐盟機制中找到自己的位置,也沒能在國際舞台成為歐盟代表。

廣告

如果問您“赫爾曼-範龍佩是誰?”您是否能馬上找到答案?

這位62歲的比利時人其實是歐洲聯盟理事會首位常任主席。根據去年12月1日生效的歐盟里斯本條約,他應當是集合27個不同國家的歐洲聯盟對內整合不同立場、對外代表歐洲發聲的重要人物。但是,自去年11月圍繞歐盟理事會首位常任主席推選的討價還價之後,新官上任的範龍佩似乎再沒有引起輿論的特別關注。希臘財政赤字將歐盟推入一場空前的危機,但國際社會看到、聽到最多的是法國總統的奔走呼籲、德國總理的且近且退。早已辭去比利時首相職務的範龍佩,似乎尚沒有完全進入角色,沒有在歐盟機制中找到自己的位置,也沒能在國際舞台成為歐盟代表。

出任歐盟首位總統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說是赫爾曼-範龍佩政治生涯中的偶然。他雖然自28歲起就已經涉足政壇,進入政府部門任職。但是,他始終活動在國內政壇。1993年他出任政府財政大臣,直到1999年。這一年,他所屬的基督教民主黨在選舉中失敗,在此後的8年間始終在野。2007年,範龍佩才重回政治前台,擔任議會下院議長。

範龍佩不為國際輿論所熟悉也在於他一向處事低調,較少鋒芒外露。與眾多政治人物相反,他似乎並不急於向公眾闡述自己的立場,也不急於站向政治前台,每一次出山,似乎都要千呼萬喚。2008年底他接受出任比利時首相時,也是在各方一再堅持下半推半就。他當時表示,政治並不是他的全部生活。大家再次把他看作是首相人選,但他並不認為自己是不可或缺的人物。

他顯然原本也並沒有出任首位歐盟理事會常任主席的打算。就在5月初,他還在接受一家法國期刊的採訪時表示:他曾做了多種努力,拒絕這項任命。歐盟成員國為人選而討價還價的時候,範龍佩正忙於平息比利時國內持續多時的族群融合危機。自2007年起,比利時國內講荷蘭語的社團與講法語的社團之間由來已久的矛盾激化,比利時王國面臨分裂危機,政府頻繁更迭,卻難以調和各方立場。2008年年底,範龍佩受命組閣。雖然未能化解危機,但在很大程度上暫時鬆緩了緊張對峙的局面。也正是他這種在紛亂的爭執中把握局勢的能力使不少懷疑他能否承擔歐盟理事會首任主席重任的人心存一線希望。

的確,表面拘謹嚴肅的範龍佩事實上也是一個能運籌帷幄的談判能手。他的幽默與和藹使他能夠超脫於政治紛爭之上。有人把他的風格稱作是“範龍佩方法”。擔任首相的10個月期間,他首先要求政府成員面對公眾輿論少發表言論,其次,就是耐心聽取各方意見,然後,再做決定。族群共處危機中,比利時當然也未能躲過全球經濟危機的衝擊。但範龍佩還是在2009年10月,成功地帶領由5個不同派別政黨組成的政府通過了一項財政緊縮預算法案。

但是,範龍佩能否在歐盟框架下發揮他協調各方立場的能力應該說還是一個巨大的未知數。由他出任首位歐盟理事會常任主席是歐盟內部大國較量妥協的結果。設立歐盟理事會常任主席職務原本是歐盟憲法公約推進歐洲政治建設的重要內容,希望歐盟在經濟一體化不斷推進的路程上,也能在國際政治舞台上扮演角色,面對正在形成的中美雙頭格局,擁有一個統一的面孔,一個統一的聲音。範龍佩走馬上任因此應當標誌着歐洲建設的一個新的階段。但是,這個新角色的奠基文件因為歐盟憲法公約的難產而意義大為縮水。全球經濟危機的衝擊,顯然也更推動歐盟成員國注重本國利益。主要成員國領導人既不希望這個所謂的“歐盟總統”權限深入本國政治,也不想放棄自己在國際舞台上的影響與特權。各國政府繼續試圖左右歐盟決策,原有的各成員國輪流做莊的輪值主席機制也將繼續存在。

圍繞歐盟理事會常任主席人選的妥協凸現出歐盟政治建設的困境。範龍佩的出現似乎只是在本已讓國際社會眼花繚亂的歐盟領導人中又增加了一員。法國前總理羅卡爾在得知範龍佩當選時曾悲觀地評論說:政治歐盟已死。

困擾歐洲三個月有餘的希臘危機尚沒有走出向其他歐元區國家擴散的威脅。財政危機的背後更是歐盟政治建設的滯後。如果說歐盟27國需要範龍佩的協調不同立場、緩解對立分歧的能力的話,他特有的處事低調是否符合歐盟在國際舞台響亮發出聲音的夢想?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