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話題

美歐制裁對俄羅斯來說 是無關痛癢還是有苦難言

音頻 05:57
Soldiers from the honour guards of the Chines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PLA) line up against a backdrop of a portrait of late chairman Mao Zedong hanging on the Tiananmen Gate, during a welcoming ceremony for Kuwait's Prime Minister Sheikh Jaber al-Mubara
Soldiers from the honour guards of the Chines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PLA) line up against a backdrop of a portrait of late chairman Mao Zedong hanging on the Tiananmen Gate, during a welcoming ceremony for Kuwait's Prime Minister Sheikh Jaber al-Mubara REUTERS/Petar Kujunzic

3月16日,克里米亞公投脫烏入俄之後,美國、歐盟相繼宣布對俄羅斯進行制裁,且制裁的力度還在不斷加大。我們今天的話題就從這裡說起。對於美歐的制裁,俄羅斯迅速作出反應,以眼還眼、以牙還牙,雙方圍繞着制裁還不斷地互相反唇相譏。據中廣網的報道,普京3月21日在俄安全委員會會議上曾高調宣稱,我個人在美國人制裁的那家銀行里沒有帳戶,但下周我一定開設帳戶。

廣告

我已通知管理部門,通過這家銀行支付我的工資。普京的顧問蘇爾科夫也自嘲說,能夠進入制裁名單如同獲得政治奧斯卡獎提名一樣,我感到十分榮幸。據美國《時代》周刊3月21日的報道,俄羅斯總統普京的個人經濟狀況,如同國家機密一般保密。曾有傳言稱,普京擁有大約400億美元的財產,但俄政府對此表示否認,稱普京的工資收入中等,在2012年,其收入甚至不足20萬美元。

不過,美國財政部在3月20日的聲明中說,普京在一家石油巨頭公司擁有股份。儘管美方此次沒有公布消息的來源,但此舉也在含蓄地警告普京:白宮知道普京經濟狀況的相關信息,並會在必要時對外公布。文章最後評論說,雖然表面上俄羅斯的政要們,對美國的制裁表現出冷嘲熱諷的態度,並呼籲美國不妨制裁他們所有人,但實際上很多人可能已經在暗中悄悄聯繫其資產管理人員,以便諮詢他們究竟能夠承受多大的經濟損失了。

凱迪社區作者zhangchina的文章說,果不其然,很快便有觀察人士發現,俄羅斯抵禦西方制裁的能力,遠比想象中要差得多,這也讓普京的舌頭明顯變軟。俄羅斯出兵克里米亞以來,其國內已經出現了兩大明顯的變化:一個是股市大幅縮水,危機爆發以來市值已累計蒸發達五百多億美元。另一個則是國內資金外逃嚴重,大批富人開始逃離俄羅斯而投入西方,尤其是美國的懷抱。

還有一點,如果美國繼續對俄羅斯採取新一輪的制裁,普京個人的大量海外資金也將隨時被凍結。普京帶領下的俄羅斯已經開始為其貿然出兵,挑動克里米亞的獨立,而承擔超乎其想像的嚴重後果。4月10日,普京分別緻信歐盟十八個國家的領導人,請求歐盟能夠出面對話,共同解決烏克蘭所面臨的危機。從普京派兵進入克里米亞時的嘴巴強硬,到現在的舌頭變軟,也才剛剛過去不到一個月的時間,

看來普京衝動之下惹來的麻煩,不僅沒有為俄羅斯帶來絲毫榮譽,和任何實際好處的同時,反倒背起了一個沉重的無法輕易卸掉的大包袱。從表面上看,普京向歐盟喊話意在請求歐盟,為烏克蘭所欠俄羅斯的債務買單,實則是俄羅斯已無法再承受來自烏克蘭,和俄羅斯國內兩個方面形成的壓力。俄羅斯已不堪重負,所以普京才會以攻為守向歐盟喊話。但令普京失望的是,歐盟方面對此反應冷淡,北約秘書長拉斯穆森強調指出,俄羅斯應該首先從克里米亞撤出兵力。

網友川人轉載的這篇文章又說,剛剛全民公投宣布獨立的克里米亞象一個嗷嗷待哺的孩子正急需俄羅斯的奶水救命,而俄羅斯自己的奶水本就不豐沛充盈還自顧不暇,卻還要面臨美歐經濟制裁的雙重打擊。俄羅斯本身經濟實力有限與普京的個人野心之間,無法形成正比來充分保證普京慾望的極度無限發揮。俄羅斯GDP比重單一分布不合理,其中有一半以上來自能源。

如果美國決心以能源出手與俄羅斯來打一場能源戰,那麼相信俄羅斯不會堅持太久,便很快就會灰溜溜地再次敗下陣來。正當人們懷疑美國制裁俄羅斯的能力時,美國出手了。3月12日,美國宣布決定投放500萬桶戰略儲備石油。受到美國的這一決定影響,當天紐約商品交易所四月份交貨的原油價格應聲下跌了2.04美元,報收於每桶97.99美元,跌幅達2.04%。而國際油價每下跌一美元,俄羅斯將損失數十億美元。

儘管白宮發言人當天說,美國能源部投放戰略石油儲備的決定,是為了做系統測試,與美俄在烏克蘭問題上的爭端無關。但國際輿論普遍認為,這是美國為針對俄羅斯進行制裁所作出的積極反應。而文章作者則認為:美國的這一決定只是一個試探性動作,美國正在考慮以能源戰方式來制裁俄羅斯。倒不是說美國會即將馬上全力展開,而主要還是對俄羅斯發出一個警告。

另一方面也將取決於俄羅斯接下來的態度,如果普京置若罔聞,繼續在烏克蘭東部製造事端,那麼美國將不會再客客氣氣,美國要釋放一個強烈信號,意在提醒俄羅斯在烏克蘭的問題上,不要走得太遠,美國的制裁不會是隨便說說那麼簡單。美國不是沒有能力和決心來制裁俄羅斯,只是美國不想因為烏克蘭局勢的變化,而徹底改變美國在亞洲的戰略部署,這一點應該是十分明確的。

奧巴馬即將對日本韓國菲律賓等國展開戰略部署性訪問,美國要儘力避免雙線作戰,以便化解中國企圖從烏克蘭危機中所得到的漁翁之利。中國才是美國未來的主要戰略目標,與中國比俄羅斯目前只是處於次要位置。俄羅斯也未必鐵心願意替中國繼續擋子彈,普京只是在算計俄羅斯的利益。俄羅斯當前的戰略態勢是呈防守型的,就是說俄羅斯是在感到烏克蘭有被北約吃掉的危險,才做出反應的。

zhangchina的文章最後強調說,所以,雖然俄羅斯反應過於火爆,但根本上說,還是對北約東擴所做出的一種被動反應。而與俄羅斯相比,中國目前的戰略態勢,無論在東海釣魚島或南海諸島,則完全是攻擊性的。就目前而言,俄羅斯沒有中國給美國帶來的威脅更大,這點美國十分清醒。而且美國已經確定的戰略目標,也絕不會因為烏克蘭局勢的變化而輕易改變,保持“亞洲再平衡”才是美國的重心。

近年來,美國的能源戰略已悄然發生改變,奧巴馬正在力推“能源獨立”計畫,目標是在十年內將美國的石油進口量減少三分一,目標是到二零一七年美國或成世界最大產油國。一旦美國動用能源戰制裁俄羅斯,那麼,國際石油價格再回到每桶一百美元將很難,屆時嚴重依賴能源出口維持局面的俄羅斯經濟,將會雪上加霜。   

此外,聯想到普京的顧問謝爾蓋.格拉喬夫早些時候曾宣稱,倘若美國果真實施制裁的話,俄羅斯將放棄使用美元,並轉而創建一個自己獨立的支付系統。而俄羅斯的銀行業和企業也將不再償還美國貸款,屆時美國的金融體系“將面臨崩潰”雲雲,對此,儘管有分析家認為,作為全球第七大貴金屬儲備國,俄羅斯有底氣繞開美元,採用其它結算手段進行國際貿易,尤其對俄至關重要的石油天然氣貿易。

作者陶短房的文章說,事實上,內賈德時代的伊朗,也曾因不堪美國制裁,轉而使用歐元進行油氣貿易結算。但更多分析家則認為,俄羅斯也好,盧布也好,都缺乏“去美元化”的底氣。道理很簡單,在21世紀最初的十幾年裡,俄羅斯事實上正是“美元經濟”最大的受益國之一,依靠“石油美元”,俄羅斯在2000年至2010年間,居然累積了7850億美元的石油貿易順差。

況且,石油、天然氣和軍工產品出口都是俄羅斯的經濟命脈,而這些都嚴重依賴於以美元為支柱的國際市場和國際金融體系。 那麼,普京的顧問格拉喬夫所揚言的報復措施,真能讓美國金融體系“面臨崩潰”么?按照美國財政部的數據,外國債權人所持有美國國債比例,僅佔美國國債總額的33.729%,而俄羅斯僅是外國債權人排名的第十二位(甚至低於歐洲小國盧森堡的排名),所持有美國國債佔美國國債總額的比例僅為0.76%。

這樣微不足道的比例,即便“清倉大甩賣”的話,對美國金融體系的影響也只能用“隔靴搔癢”來形容。至於格拉喬夫有關“俄將拒不償還外債”的威脅,則更是匪夷所思:根據俄聯邦經濟發展部自己的數據,今年一季度俄資本外流總量可能高達近700億美元,而2013年全年不過流出630億美元,隨着制裁加劇,這一外流趨勢可能更加明顯。用“賴賬”的手段“去美元化”,只能令現存和潛在的外國投資者兔死狐悲,不寒而慄,從而加劇資本外流現象,這樣做的結果,只能是為淵驅魚,為叢驅雀,最終吃虧的必然是俄羅斯自己。

陶短房的文章又說,回想1998年俄羅斯的外彙儲備還不到200億美元,當時許多人都預測俄經濟將崩潰,正是拜“油氣”和“美元”兩條腿所賜,俄羅斯在16年間變成了外彙儲備大戶,依靠這筆錢,普京才有底氣搞什麼“大福利”,塑造所謂的“強國夢”,維持國內高支持率和國際大國形象與影響力,一旦“石油美元”煙消雲散,這一切也將變得岌岌可危,俄羅斯這個大國,和普京這位強人,屆時都將無一例外變成泥足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