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經濟

重塑歐元區:再一次是空想?

音頻 05:09
馬克龍到訪德國。他和默克爾決心進一步整合歐盟 (2017年5月15日)
馬克龍到訪德國。他和默克爾決心進一步整合歐盟 (2017年5月15日) 法新社/ Tobias SCHWARZ

同他的前任薩科齊和奧朗德一樣,法國新當選總統馬克龍上任之後首次到訪的國家也是德國,德國與法國是歐洲建設的龍頭國家,法德聯盟是否能夠協調合作是歐盟是否能夠走出危機,重新贏得歐盟民眾的信任的關鍵所在。由於針對全球化以及歐盟的立場已經超越傳統左右分野成為此次法國總統選舉的一大坐標。馬克龍是否能夠兌現他的競選承諾,對歐盟尤其是歐元區啟動重大的改革,能否勝過他的前任在歐盟內部的社會保障以及歐元區的金融管理問題上贏得德國的支持,這將是衡量馬克龍總統任期成敗的一大重要指標。

廣告

從馬克龍的首次訪問德國的反應來看,德國方面回應總體來說有些模稜兩可。應該說,同歐盟其他國家一樣,德國政府也對法國政壇反對歐盟的極左以及極右黨派的失敗感到慶幸,因此,德國輿論普遍看好馬克龍的當選。而且,馬克龍還任命法國駐德國大使菲利普·艾迪安為外交顧問,這被評論解讀為是法國向德國示好,但是,在馬克龍提出的改革歐元區的三大主要策略上,德國方面似乎持有保留。

馬克龍在競選期間就明確提出,歐元區19個國家應該任命一位財政部長,設立歐元區的共同預算,成立歐元區議會來監督歐元區共同議會。對此,德國方面的回答時冷時熱。歐盟政壇頗具影響力的德國財政部長沃爾夫岡·朔伊布勒(Wolfgang Schäuble)日前在意大利參加七強財長會議時向意大利媒體表示,馬克龍的上述提議必須修改歐盟的相關協定,他認為這“不太現實”。而周二德國總理默克爾在會見馬克龍時則表示,修改歐盟協議並非沒有可能,但是條件是必須有“意義”,默克爾所指的“意義”究竟意味着什麼?外界對此不乏解讀,默克爾的上述表態很明顯也是為日後退步留下餘地。

此外,德國財長還針對馬克龍的改革方案提出了一個新的提議,那就是將2012年為了應對希臘債務危機而設立的歐盟穩定機制來取代歐元區議會。不過,法國專家指出,設立歐元區議會的目的是為了提高歐元區重大經濟決策的民眾參與度,提高歐元區民眾對歐盟的決策認同,而歐盟穩定機制是設立在盧森堡的一個官僚機構,機構由理事會管理,財政大權掌握在一位德國人的手中,僅僅德國,意大利,法國三國對該機構的決策擁有否決權。所以,從歐盟穩定機制的決策模式來看,很難取代歐元區議會的功能。

事實上,自從希臘陷入嚴重財政危機以來,歐盟已經出台了多個有關歐元區制度改革的報告,2012年12月,歐盟就出台了一個名為“走向正直的經濟與貨幣聯盟”的報告,呼籲在歐盟設立第四個主席的職務,也就是設立一個歐元區主席。2015年6月,歐盟又推出新報告提議在歐盟增設歐洲議會以及歐元區主席的職務,之後,法國總統奧朗德又提出必須設立歐元區經濟管理政府。2016年5月,法德兩國的兩名議員共同向歐洲議會遞交了一份呼籲設立歐元區共同預算的草案。有關成立歐元區議會的提議是由法國社會黨候選人阿蒙的經濟顧問,托馬斯·皮凱蒂首先提出。當然,這一歐元區議會最終的責任究竟是決策性的還是諮詢性的,目前還處於討論決斷。總體來說,設立歐元區議會來提高歐元區的共同治理至少在法國國內支持歐盟建設的各黨派之間似乎已經形成共識。

下一步的關鍵要看德國的立場,因為說到底歐元區能否推行改革的關鍵不外乎兩點,成員國是否接受更多的主權轉移與資金轉移,也就是說,歐元區成員國必須交出更多的決策權,財政富裕的國家必須向陷入困境的盟國提供援助,如果說,到目前為止在主權問題上法國是最大的障礙的話,在財政問題上德國則始終立場強硬。

當然,德國財長的強硬表態並不代表整個德國政壇,德國總理默克爾周二就表示願意同馬克龍共同改革歐盟,推動歐元區的制度改革,但是,德國聯邦議會換屆選舉將於今年秋季結束,默克爾是否能夠繼續留任,目前還是一個疑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