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解說

加泰羅尼亞獨立危機令歐盟頭痛卻無策

音頻 06:24
一位加泰羅尼亞獨立支持者在歐盟委員會前, le 2 octobre 2017, au lendemain du référendum en Catalogne.
一位加泰羅尼亞獨立支持者在歐盟委員會前, le 2 octobre 2017, au lendemain du référendum en Catalogne. REUTERS/Francois Lenoir
作者: 艾米
18 分鐘

上周日(10月1號),西班牙加泰羅尼亞地區在警察和民眾的血腥衝突中舉行了獨立公投後,危機局勢每天都在不斷演變,出現各種戲劇化的形式反轉局面。這場關係到西班牙國家完整性的嚴重危機將如何得到解決目前也還是未知數,但歐盟在危機中所扮演,和能扮演的角色受到多方關注。

廣告

西班牙政府和國王都已經明確表態,指出此次旨在分裂國家的獨立公投違憲。西班牙政府運用行政,金融和司法手段試圖加泰羅尼亞獨立進程剎車,在加泰羅尼亞獨派重申將按照公投投票結果宣布獨立後,西班牙憲法法院10月5日裁決中止預計在9日舉行的加泰羅尼亞議會全體會議。但加泰羅尼亞外交事務主管勞爾·羅馬瓦(Raul Romeva)周五稱,這場危機將通過政治手段解決,而不是司法方式。該地區議會將無視遏制主張獨立者的司法程序,於下周一舉行會議,羅馬瓦告訴,加泰羅尼亞地區議會將舉行辯論,就是否獨立作出決定。

此舉勢必加強加泰羅尼亞獨立人士與西班牙中央政府之間的僵局。這場關係到西班牙國家完整性的嚴重危機將如何得到解決目前也還是未知數,但歐盟在危機中所扮演,和能扮演的角色受到多方關注。

實際上,擁有28個成員國的歐盟十幾年來一直飽受各種危機和棘手問題的困擾,就最近來看,英國脫歐帶來的金融危機尚不明朗,移民難民潮危機也難以解決之際,又碰上了加泰羅尼亞獨立危機帶來的新考驗。除了加泰羅尼亞外,歐盟內部尋求獨立的地區還有比利時的弗拉芒區,蘇格蘭,巴斯克等地區,骨牌效應也不容忽視。

貝塔斯曼基金會位於布魯塞爾辦公室的負責人維斯認為,當一切都很順利時,歐盟才能夠效運轉的機構,一旦出現問題,歐盟在表達立場和採取行動問題上就會遇到很大困難。這名研究員指出,加泰羅尼亞地區的獨立問題曠日持久,該地區的獨立派幾年以來一直在準備這場自我宣布獨立的全民公投,但令她驚訝的是,這些舉動卻一直沒有引起布魯塞爾的重視。

的確,在加泰羅尼亞舉行獨立全民公投前,布魯塞爾卻沒有對該地區獨派的舉動發出任何聲音,而僅僅在投票日,警察與投票民眾之間發生了流血暴力衝突後,歐盟才終於打破沉默,將此次違法視為違反西班牙憲法的行為,並且呼籲馬德里與巴塞羅那之間展開對話,但歐盟外交事務發言人的表態小心翼翼,力圖不讓馬德里難堪。歐盟外交事務委員會的聲明指出,組織獨立公投違反西班牙憲法,為了捍衛權利國家,政府有時也需適當地動用國家機器。

也許歐盟的態度也有難言之隱,正如西班牙歐洲議員岡薩雷斯-彭斯警告那樣,如果讓加泰羅尼亞分裂西班牙的行動得逞的話,骨牌效應將在整個歐洲爆發,其結果是,27個成員國的歐盟將被非歐盟的眾多迷你小國取代。而最終導致歐盟進入難以管理的複雜局面。

歐盟有驚無險度過了2007年席捲全世界銀行業的金融危機和2015年又遭遇了債務危機,但歐盟目前始終面臨著難民和移民危機造成的東歐和西歐國家在此問題上的鴻溝;波蘭和匈牙利政府進行的改革遭到歐盟的批評,目前歐盟又陷入了2019年英國脫歐帶來的一些列棘手的談判。

儘管如此,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在今年九月中旬還是樂觀的表示,最壞的局面已成過去式,他同時宣布了一系列極具野心的改革措施,認為,隨着失業率的下降和經濟小幅回升,歐洲將重新揚起風帆。

但他當時將這番話時顯然並未預測到加泰羅尼亞將爆發的獨立危機。盧森堡大學的歐洲問題研究學者阿勒芒指出,加泰羅尼亞危機如果長久持續下去,將勢必成為歐盟發展的一個新絆腳石。與此同時,歐盟將被迫擱置一系列亟需解決的重大問題,包括來自四面八方的全球安全威脅問題,以及世界經濟競爭等。但是,他也指出,儘管加泰羅尼亞的獨派,歐洲議員和專家都做出呼籲,但歐洲聯盟絕對不能扮演巴塞羅納和馬德里之間的調停人角色,因為這樣做就等於承認了獨派的合法性。而且,歐盟條約中並沒有規定一個歐盟成員國的遇到國土有分裂危險局面時的應對措施。

實際上,歐盟由28個成員國組成和領導,這個機構不能無視各國的憲法不同的規定。比如,憲法法院已經宣布加泰羅尼亞的獨立公投無效。但是,2014年蘇格蘭的獨立公投得到了倫敦的許可,但最後卻因反對獨立的比例為55%而流產。

法新社分析報道最後指出,在加泰羅尼亞獨派看來,布魯塞爾實際上早已失去了“可信性”,獨派譴責布魯塞爾干涉華沙國家權利的同時,卻對加泰羅尼亞的750萬歐洲公民的基本權利,尤其是言論自由權受到打壓的局面置之不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