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華人

要在法國當上房主也不易

音頻 05:55
一處法國建築工地外景
一處法國建築工地外景 法新社

中國和亞洲的房地產暴漲已經成為全球人共賞的一台大戲,中國從中央到地方的各級政府,國有銀行和房產大企業,都已經從強拆,賣地,貸款,建房的各個環節上賺得盆滿缽滿。“炒房”成為全民運動,大中城市房價翻番的同時,經濟增長衝上兩位數,卻拉大貧富懸殊,民怨終於爆發。中國政府調控樓市的政策能不能堅持到底?是今年下半年值得關注的看點。很多中國百姓抱怨買不起房,特別是80後出生的年輕人。那法國的情況怎麼樣呢?

廣告

雖然中法兩國的情況不同,難以簡單比較,但總的來說,一個普通工薪階層的人,要在法國從租房到成為自己住房的房主也不容易,對於那些沒有穩定工作的年輕人或已經不再年輕的人來說,就更難了。可以用“跨欄跳”來形容他們的買房經歷。

在法國,除了家裡有錢不需要銀行貸款的人以外,要成為自己住房房主,必須跨出的第一跳是:首先要有正式長期的工作聘用合同,即法國無人不知的“CDI”。由於這種工作合同對工作者的保護太好了,僱主難以解僱,所以促使許多僱主以短期工作合同“CDD”來僱人,剛出校門的人由於找不到“CDI”,只好長期做“CDD”,這第一跳要是跨不過去的話,他們購買住房時到銀行貸款時,就會遇到困難。

找到正式長期工作,才能得到銀行的住房貸款。在法國有一個“首次購買第一住房”的概念,歷屆政府對這個購買群體有一些優惠的購房政策,而第二次購買改善性住房的人就不能享受了。具體優惠政策是,首次購買第一住房的人,如果收入在一定限度之內,可以獲得兩三萬歐元上下的“零利率貸款”,也就是無息貸款。這個優惠政策已經實行很久了。薩科齊競選總統時,又把三萬歐元“零利率貸款”翻倍到六萬五千歐元,如果這個家庭夫婦兩人工作的話。

薩科齊政府對“首次購買第一住房”人群的第二個優惠政策是:為收入低於一定標準的家庭建造帶小花園的獨立住房,一時成為新聞。辦法是最大限度地減免各方面費用,讓幸運的買房人先還建房費用,最後再還地皮的費用。但這一新優惠政策需要地方政府的支持,還只能在地皮價格便宜的地區推行,因此能夠沾上光的只有很少的人。

據經濟報刊《論壇報》報道:法國雖然快走出經濟危機的隧道了,但希臘債務危機又使歐洲國家面臨必須縮減政府開支的局面,因此以上兩項對“首次購買第一住房”人群的優惠政策將會被縮水。《論壇報》評論說:“經濟前景的好天氣來臨了,但那些想成為自己住房房主的人的上空,卻還是陰雲籠罩。他們不需要這個壞消息”。

據法國房地產觀察機構Cetelem的分析:法國“首次購買第一住房”人群遇到的困難是缺乏資金,一般來說,年輕的購房者沒有多少積蓄,並不是人人都能得到父母的資助。而與人們預期相反,這兩年經濟危機中,法國房價居高不下後又出現上升。對“首次購買第一住房”的法國人來說,現在很難一人在巴黎這樣的高房價地區,買到哪怕是小面積的住房。

數據顯示: “首次購買第一住房”人群中,百分之十三的的人稱:銀行答應給他們的貸款額度不夠用,而在已經成為房主,又一次購買改善性住房的人中,認為銀行同意貸款額度不夠的人只有百分之六。這一差距的原因是“首次購買第一住房”人群收入低,沒有或缺乏首付款支付能力,只有短期工作合同等等。結果就是:如果一個人想從租房的房客變成自己住房的房主,就不能非要堅持買到自己心儀理想的住房。數據也顯示:“首次購買第一住房”的法國人中,有百分之二十五的人,由於價格問題而退而求其次,而在購買改善性住房的人,只有百分之十八的人,因價格問題而退而求其次。

總之,在高房價的法國,當上房主確實不易 ,如同一場“跨欄跳”比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