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法國

« 我感興趣是表現傳統與現代文明的碰撞 »——專訪中國青年導演江博銘

作者: 安娜
7 分鐘

在第64屆嘎納電影節上,中國年輕導演的作品還是受到一定的關注。周五,在嘎納studio 13,放映了中國青年導演張淼焱的電影《黑血》。導演特意將影片處理成黑白片,反映中國甘肅農民為供孩子上學賣血最後患上艾滋病。而來自北京的中國導演江博銘的新作《葬》入圍嘎納短片展映單元,也將於明天放映。江博銘在嘎納法廣演播室接受本台專訪時表示:透過影片,他關注的是傳統文化和現代文明的碰撞。

廣告

安娜:第一眼看到你的影片的宣傳海報,感覺好像日本片,入殮 安葬這樣的主題似乎更受日本文化的關注。第一部片子為什麼會選這樣的主題?

江博銘:日本跟中國的文化本來就是相近的。日本電影特別喜歡深挖自己的文化,咱們中國現在的電影特別愛挖古裝片或功夫片。我的片子主題並不在葬禮的習俗上,而是一種行為,因為現在在中國社會進步了,只允許火葬,但中國的傳統5000多年來一直是土葬。我看到相關的新聞報道才創作了這部電影。象這種類似傳統與現代文明的碰撞,是我感興趣的。

安娜:在我面前的江博銘導演很年輕,1988年出生,可能是我在嘎納見到的最年輕的中國導演了。來到嘎納感受到歐美電影發展到今天的水平,再來反觀中國的電影,作為一位青年導演,會有很大反差嗎?

江博銘:得知這回要來參加嘎納時,我又興奮又恐懼。來了這之後發現自己很渺小。應該說受到很大的衝擊。後來好了很多,開始思考我下一步片子該怎麼做。現在的中國電影市場非常好,每天以三塊銀幕的增長速度在發展,就像中國的經濟一樣在騰飛。而此時就會有很大的落差,因為市場需要很多的片子,可是往往是商業片,中國現在影迷的水平還沒有達到國外影迷的層次,這可能是讓導演比較難以拍攝藝術片的原因。

安娜:作為一名青年導演,你是選擇去迎合觀眾的需求還是堅持拍一些藝術片,因為這可能是未來電影發展的一個方向。

江博銘: 我特別喜歡的兩類片子一個是意大利的新現實主義,一個是好萊塢早期的B級片。我非常希望能把這兩類片子在我的電影里做一個融合。我們不能光考慮自己,有時確實需要考慮市場。

安娜:作為青年導演你對中國未來電影是怎麼看呢?

江博銘:如果我們只在國內做,是非常悲觀的現狀,因為如果你不去做商業片的話,基本上沒法生存。可是做商業片對年輕導演是很難有機會的。對一個中國青年導演來說,最好是走到國際電影舞台上來。越早接觸國際越好。

僅29分鐘的短片《葬》,將於周六下午與嘎納的觀眾見面。影片放映之後,還將安排導演與觀眾的交流活動。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