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今世界

法國特殊! 請尊重總統隱私

音頻 06:03
作者: 安德烈
18 分鐘

從密特朗的私生女,到薩克奇與前妻分離,僅僅二十幾年,法國在位總統的私情,真的或者是猜想的,已不再成為媒體的禁區。現在,一家專報緋聞的媒體曝出現任總統奧朗德與女演員朱莉-蓋耶特有私情。就這樣,法國媒體不報總統生活的默契,就像一隻美麗的花瓶被徹底打碎。

廣告

遭遇多重政治障礙、民意低落的奧朗德正準備新年伊始重新出發,向媒體解釋重振法國的幾大社會經濟政策,包括以減少企業稅收來換取招工,減少公共開支,減少稅賦等等。然而,他的前方意外地出現了一道新的戰線,這是一條涉及總統私生活的戰線。CLOSER期刊用整整七頁的篇幅,配置以偷拍的照片,宣稱總統在新年的一個晚上與女星朱莉“共度良宵”。奧朗德在這個時刻不需要這種報道,而且,誰都知道,總統公開的伴侶是女記者瓦萊麗-特里耶維勒。這讓瓦萊麗情何以堪。不,不光光這些,比起這些來,在總統甚至法國嚴肅的媒體眼中,這是嚴重地侵害了個人隱私。奧朗德被迫痛斥上述刊物,要求尊重個人隱私。並警告保留動用司法手段的權利。奧朗德特意強調,他這是以個人名義發出的警告。

與此同時,愛麗舍宮一致對外。試圖把這件事嚴格地限制在私人領域。“此事涉及兩個人的隱私,與政治生活毫無關係”。愛麗舍宮的消息說,總統依舊全力以赴,為這個星期二舉行的半年度新聞發布會積極準備。公事屬於大家,私事屬於個人,愛麗舍宮希望人人信守這一原則。

但是,輿論的眼光盯着愛麗舍宮,民間的議論嘰嘰喳喳不絕於耳。說到底,這次的事件觸傷了一個“法國例外”,或者叫“法國特殊”(exception française)。所謂“法國例外”並非法國自大,它通常指法國文化及社會生活方面一些特別的東西,即使在全球化浪潮洶湧澎湃的局面下法國也在試圖保護這些“法國例外”。與英美不同,傳統上媒體不報總統隱私就是一個“法國例外”,這裡無關乎權力,而只是有這樣一種認定,總統也是普通人,也有隱私,除了公眾生活的部分,總統的隱私也應該而且必須得到保護。這次,法國政界,不管屬於何種派別,對奧朗德要求尊重隱私自然無任何異議。

但是,CLOSER期刊的做法徹底打破了禁區。新聞法律師梅耶說,“這家期刊大步穿越了邊界,創下一個先例”。她說,“僅僅幾年前,誰也不會允許這樣做。我們現在正在遠離尊重隱私的法國傳統,向英美做法滑靠”。這位專家觀察到:“私生活,這一特別受到法國法律保護的區域,正在一天天可憐地縮小”。

是的,奧朗德與朱莉的“私情”傳出來後,媒體,公眾人物,政治觀察家,對事件本身輕描淡寫,以“無關政治生活”的理由予以擱置,社會精英關心更多的是公眾生活與私生活的邊界。政治觀察家杜哈梅爾更是憤怒並且帶有感傷地說,“這樣公然地偷拍,剽竊總統的私生活,絕無僅有”。但是,在社交網絡上,各種說法都有。

其實,法國媒體走到今天也是有跡可尋,僅僅二十多年,法國媒體,這裡一般指的是以報道明星緋聞見長的小報式期刊,一點一滴,一步一步走上泄漏政治人物私生活的不歸路。這類媒體往往經費嚴重不足,不惜一切抓緋聞,不惜大價錢購買偷拍的政治人物私生活的照片。抓准一次,一張驚人的照片頓時可以打開銷路,結果,各路靠此行當吃飯的偷拍者風起雲湧,你爭我奪,分兵把守,有時晝夜守候、潛伏在“必要的”路口、居所周圍,等着釣大魚。

法國人最初感到驚訝的是『巴黎競賽報』1994年公布了前總統密特朗與私生女走出餐館的照片。密特朗一直小心翼翼地保守着這一秘密。不過,一些見證人稱,走向政治晚期的老年密特朗有意安排,為自己鍾愛的女兒公開露面鋪路。2005年,一家小報刊登了正在為競選總統做準備的薩克奇的妻子塞西莉亞由一位廣告商陪伴的照片,一時嘈雜不已。薩克奇當選總統後不久,與女歌手兼名模布魯尼在埃及公開度假。不同的是,薩克奇選擇這樣做,他要告訴媒體,他要跟布魯尼正式結婚。而這次發生的事件,可說是總統私生活“遭到偷竊”。

法國的法律還在頑強地守護着私生活領域。梅耶說,“媒體越走越遠,但是法官們還在保留着隱私應有的地位。這個原則就是,讓人們了解奧朗德跟誰在一起的私生活是否涉及了公眾利益?回答當然不是。不,這樣的事它不會撼動法國,它不涉及任何納稅人。它位於私人領地的中心”。

歷史學家艾娃諾則認為,法國二十幾年發生的這一演變也顯示權力越來越普通化,不像戴高樂時代,總統的職務是神聖的。

其實,媒體也在隨着時代演變。觀察家注意到,今日民眾的好奇心已經不止於卧室,甚至,越來越多的法國人覺得政治家的私生活他們也應該了解,儘管一般而言,政治家的私生活對國家不會產生絲毫衝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