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法國風土人情

莫泊桑拿 《珠寶》 鞭撻失衡的財富分配遊戲規則

音頻 05:00
作者: 法廣
14 分鐘

珠寶是人類社會在繁榮的時期的奢侈品。當貧富差距擴大到危險的程度,富裕人口的比例越來越小,為日常生活掙紮的人口的比例越來越大的時候,文學藝術里對於社會矛盾激化中的富裕人口的生活方式往往予以鞭撻,表達對財富分配遊戲規則製造極少數富裕人口的批判,對維護這種遊戲規則的政治體制的批判。今天我們要介紹的法國作家莫泊桑的短篇小說《珠寶》就是這種批判文學作品。講述了一位丈夫發現妻子收藏的“假珠寶”是真的之後的心理轉變。小說不露雕琢痕跡的客觀真實描寫和意味深長的諷刺反映了19世紀後期法國的社會風貌的一個側面。

廣告

小說里,中產階級賢淑的朗丹太太有兩種嗜好,一是愛看戲,二是愛假珠寶。一個冬天的晚上她看戲回來受了凍,害了肺炎,一個星期後便去世了。 

不會理財的朗丹先生捉襟見肘,陷於窘困之中,情急之餘,打定主意變賣東西,換點法朗來過日子。他首先想的是妻子的那些叫他生氣的假首飾,決定賣掉她似乎特別喜歡的那串大項鏈,因為那假東西做工還考究,估計可以值七八個法朗。怎知假首飾拿 到珠寶店估價,竟發現是真首飾,朗丹驚得愣住了。當他把首飾拿到另一家店時,店主認出這首飾是他們店裡賣出去的。經過詢問,查帳簿,這是件真首飾確鑿無 疑。朗丹先生驚訝得簡真要發瘋,以至於回家時幾次走錯路,最後竟昏倒在地。幸有過路人把他擡進藥房裡,醒後送他回家。 

他無法再工作,權衡再三,再度走入首飾店,賣了那串大項鏈,並將妻子留下的珠寶全部賣給這家店,辭了職並告訴科長,說他繼承了一筆三十萬法郎的遺產,同時向同事宣布他未來的計畫,晚上和幾個妓女混了一夜。半年後他再婚。 

小說中朗丹之所以驚愕,是因為妻子是無論如何都買不起如此昂貴的首飾 的,絕對買不起。那麼這是別人送的禮物了?而其餘的珠寶也都是別人送的了?究竟誰是第三者?作者一直沒有交代真相。 

妻子接受情人饋贈的首飾當然不敢向丈夫袒露,只好顛倒黑白,把真的說成假的,這樣才可以公開把玩佩帶。這在小說的開始顯得溫馨無比,因為有時晚上夫妻在壁爐邊喝茶時,她就把裝着朗丹先生所謂“便宜貨”的摩洛哥皮匣子捧到茶桌上, 開始熱情地細細觀看那些假珠寶,好象其中有一種無窮的、秘密的樂趣似的。她還一定要把一串項鏈掛在丈夫的脖子上,掛上以後,好痛痛快快的笑一番, “接着就撲到他懷裡,象發了瘋似的吻他”。 

妻子死後,朗丹陷入痛苦的泥潭裡,妻子似乎帶走了他 的靈魂。他甚至在上班時常走神,一想到妻子便放聲大哭,這個細節其實是很諷刺的。正是因為“假首飾”變成真首飾,使他震驚、使他從夢中回到現實。 

他的薪水在妻子手裡,足夠家裡的開支,而剩下他一人時,反而不夠用了。饑 腸轆轆,口袋空空,而那串項鏈值一萬八千法郎!他在首飾店對面的人行道上不斷徘徊,饑餓推他進店,但羞恥心卻攔住他,然而 饑餓最終吞噬了羞恥心,他在金錢面前起初話語結巴、雙手顫巍,後來若無其事,口吻嚴肅。金錢最後成了統帥一切的將軍。他一鼓作氣,賣掉了妻子遺下的 所有珠寶:“他撕破臉皮爭價錢,他發脾氣,要人把帳簿給他看;隨着金額的增加,他的嗓門也越提越高”。當商人用開玩笑的口吻說:“這些東西的主人把所有的積蓄都存在珠寶上了”時,朗丹卻一本正經地說:“這也是一種存錢的方法,並不特殊”。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