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解說

法國立法選舉與制度弊端

音頻 06:21
2017法國立法選舉
2017法國立法選舉

法國4700萬選民今天將再度前往投票站,選舉出代表他們在國民議會擬定以及審議法案的577位國民議會的議員。一周前一輪投票的結果充分顯示,總統馬克龍所在的共和前進黨將毫無懸念地在國民議會擁有絕對多數。輿論目前關注的焦點是選民的投票率是否將繼續下跌?倘若投票率低於50%,那麼選舉結果是否還具有代表性?倘若馬克龍所在的政黨兌現民調預測在國民議會獲得超過400個議席,這對法國民主制度的運作是否構成威脅?法國的選舉制度是否急需改革?

廣告

可以說法國此次立法選舉從多個角度來看都打破了法蘭西第五共和國選舉史上的記錄。

首先,毫無疑問,這將是法國國民議會更新率最高的一次選舉,577名在任議員中僅有222位議員進入第二輪選舉。剛剛成立的共和前進黨有454位候選人進入二輪選舉,預計該黨與中間黨派聯盟將獲得400至470個議席。而2012年選舉中獲得300多個議席的社會黨預計只可能保留二十多個議席。右翼傳統黨派期待能夠保留60至130個議席。而在一輪投票中獲得超過13%的得票率的極左翼黨派僅大約獲得15個議席,而極右黨派雖然在一輪選舉中也獲得了13%的投票率,但是,他們卻很可能不會獲得超過五個議席。

很顯然,以上的預測數字彰顯了法國立法選舉結果與選民的民意之間的落差,換句話說,當選議員並不完全代表選民的民意,因為按照邏輯,在一輪選舉中獲得13%的支持率的黨派應該在577個議席中擁有13%的議席,也就是應該擁有60至70個議席,然而,由於法國立法選舉採取的是單記名兩輪投票制,這就很容易出現一邊倒的現象,使一些立場極端的民粹黨派始終處於邊緣化狀態。這對遏制極端勢力的發展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卻未能保障民意的充分表達。長此以往,有一天必將導致爆炸。從某種程度上來看,今天共和前進黨的勢不可擋的勢態就是民意長期遭到壓抑的結果。包括法國前總統奧朗德在內的多位國家前領導人在競選期間都承諾要改革立法選舉制度,在其中引進一定程度的比例制,也就是按照黨派的整體得票率來分攤議席,然而,一旦當選之後,他們就將原先的承諾束之高閣。法國現總統馬克龍也不例外,競選期間也做出了同樣的呼籲。不知在今天的共和前進黨大獲全勝,壓倒一切的背景下,馬克龍是否也會同他的前任一樣,不再提起選舉制度改革。

此次立法選舉的另一大看點是不斷創歷史新高的棄權率。上周日一輪投票的棄權率為51.29%,為1958年以來的歷史新高,真是因為此一原因,在一輪投票中僅有四名候選人勝出,因此,今天的投票選擇的事實上是573個議席。如何解釋此一史無前例的棄權率?觀察家認為這是由於即使反對馬克龍的法國選民也意識到既然馬克龍當選總統,就應該給他一次機會,使他在國會擁有多數,以便推行他的執政綱領,然而,由於相當一部分的選民並不支持馬克龍,因此,這些選民就選擇了棄權。民調預測,今天第二輪投票的棄權率可能高於第一輪,達到53%至54%,同2012年相比較高出十多個百分比,對此,評論普遍認為雖然選民們意識到應該捍衛法國的民主,保留反對派的聲音,但是,由於二輪投票中選民們的選擇十分有限,對左翼選民來說,很難在極右翼以及傳統右翼黨派候選人中做出選擇。這就是為什麼此次立法選舉中會出現如此詭異的現象,那就是選前的民調顯示,不到50%的法國人期待馬克龍的黨派在國民議會擁有絕對多數,而選舉的結果卻是馬克龍不僅在國會獲得了多數,而且其比例可能超過80%。而造成此一詭異結果的原因除了選舉制度本身之外,就是棄權率居高不下。

觀察家們紛紛提問: 棄權率超過50%的選舉結果是否還能反應民意?是否可以被當作是有效選舉?因為倘若選民不能夠通過投票來表達,倘若選舉出的國民議會不能夠代表選民,那麼,選民們就會選擇街頭示威來表達他們的立場,這就意味着馬克龍執政五年期間,法國很可能社會風潮風起雲湧,而絕不會是一條平靜的河流。

法國輿論近日熱烈討論是否應該效仿比利時等國用司法強迫選民投票,因為如果說投票是一種權利的話,它同時也是一種義務,選民必須履行作為公民的義務。但是,倘若所有的選民都投票,而絕大多數選民都投了無效票,那是否就應該重新組織選舉?看來,選舉制度改革也是牽一線而動全身。

總而言之,法國此次立法選舉再度顯示,法蘭西第五共和國的諸多運作規則都急待改革。法國總統選舉期間多位總統候選人要求改革憲法,創建第六共和國的呼籲看來有其合理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