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風土人情

亨利四世結束戰爭的特赦

亨利四世於1598年頒布宗教寬容的特敕令,結束30多年的胡格諾戰爭。使法國王權得到加強,為民族國家的統一和經濟的復興創造了條件。

廣告

 

法國天主教勢力同新教胡格諾派(即加爾文派)在1562 1598年之間進行了一場長期戰爭, 叫胡格諾戰爭。

這場戰爭使正在上升的王權面臨崩潰,貴族分裂勢力有所擡頭。這場戰爭是法國歷史上的一段無政府狀態時期,戰爭的結果是天主教、胡格諾教派各有所得,有助於王權的重新振興和加強。

胡格諾戰爭的原因是王權同封建割據勢力之間的矛盾和宗教派別矛盾的激化。16世紀前期的法國,割據勢力的經濟佔主導地位,人口中的90%從事農業。

王權從11世紀開始逐漸加強,對法國的統一和國家的形成是一種積極進步力量。但是,在中世紀的法國,王權的強化和確立是在同貴族權威和割據勢力進行鬥爭的曲折過程中逐步實現的。

割據社會內部產生了資本主義萌芽,不斷產生新興的資產階級。他們通過購買破落貴族及與爵位相連的產業、納捐官職等方式躋身貴族之列,成為統治階級的一部分。他們的經濟、政治利益和國王的權威密不可分,支持王權對內抑制貴族勢力、對外進行擴張,為資本主義的發展創造條件。

但是,割據貴族不甘心自己權勢的衰落,竭力維護自己的特權和對國王的控制權,伺機向王權挑戰。隨着國王逐步成為貴族和教會的首腦,反對王權專制制度的封建貴族分裂成兩大集團,他們相互角逐,覬覦國家政權。一個集團是天主教派勢力,他們聚集在王室近親吉斯家族周圍,以吉斯公爵和洛林紅衣主教查理為首形成了強大的天主教營壘,對國王起着舉足輕重的影響。另一個集團是新教胡格諾派勢力,以波旁王朝家族的成員L·孔代親王、納瓦拉國王(亨利)和G·代·科利尼海軍上將為代表。

人文主義的代表戴塔普勒宣揚“信仰得救”和“回到《聖經》上去”的理論,以莫城為中心積極宣傳新思想。加爾文教強調信仰得救,否認羅馬教廷權威和封建等級觀念,主張廢除繁瑣的宗教禮儀,取消偶像崇拜、朝聖和齋戒,教徒選舉產生神職人員,建立簡化、純潔和廉價的教會。大批手工業者尤其是印刷工人、小商人、農民以及下層教士接受上述教義,成為加爾文派新教教徒,被稱為胡格諾派。

據估計,16世紀下半葉,法國人口約1800萬,新教法庭27萬多個,新教徒100多萬人。祈教派在南部、西南部力量較強。一些對王權專制不滿的貴族為牽制王權,支持胡格諾派,覬覦王位的顯貴也趁機宣布改信新教,這些人的突出代表就是納瓦拉為首的波旁王朝家族。

胡格諾戰爭的直接原因是宗教迫害。16世紀40年代,亨利二世指定特別法庭懲辦異端,大批胡格諾派人士被處以火刑。1559年,年僅15歲的太子弗朗索瓦二世繼位,實權落在軍功顯赫的吉斯家族手中,新舊教派之間的衝突驟然加劇。

信奉加爾文教的法國南部的大封建貴族與北方有分裂傾向的信奉天主教的大封建深刻的利害衝突最終演變成長期內戰。連續八次的天主教和新教的激烈對抗,對十六世紀的法國造成了破壞。

亨利四世於1598年頒布宗教寬容的特敕令,結束30多年的胡格諾戰爭。使法國王權得到加強,為民族國家的統一和經濟的復興創造了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