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特別節目

女力出擊:巴黎市政選舉的女性候選人

音頻 11:29
巴黎市長候選人當中的四位女性:左上:伊達爾戈;右上:達提;左下:西蒙內;右下:布贊
巴黎市長候選人當中的四位女性:左上:伊達爾戈;右上:達提;左下:西蒙內;右下:布贊 © Reuters攝影
作者: 呢喃
34 分鐘

如果說總統選舉或者立法選舉給法國人的日常帶來的實質性改變較為緩慢,那麼有一場選舉則可以更直接地影響選民們的生活,這就是每6年一次的市政選舉。今年,為小巴黎,巴黎內部各個區,以及大巴黎都市委員會更新換代的市政選舉在3月15日和22日分兩輪舉行。選民投票選出巴黎各個區的委員會成員之後,後者將選出巴黎市長。

廣告

本次巴黎市長候選人按照所屬黨派畫分可以分為包括執政黨共和國前進黨,極左派法國不屈服黨,左派社會黨,右派共和黨,生態綠黨,和極右派國民陣線6個陣營,以及其他獨立或爭議候選人,當中共有4名女性候選人,分別是左派社會黨成員,現任巴黎市長安-伊達爾戈,極左派的候選人丹尼爾-西蒙內,右派共和黨成員,現任巴黎第7區區長拉希達-達提,以及執政黨共和國前進黨候選人,前衛生部長阿涅斯-布贊。正值今年國際婦女節,在本次節目當中,我們為您介紹這4名巴黎市長女性候選人的事跡。

首先是現任市長,左派社會黨人安-伊達爾戈。她1959年出生在西班牙聖費爾南多的一個工人家庭,父親是電工,母親是縫紉工。1962年,她隨父母和姐姐來到法國,在里昂市度過童年。1973年,伊達爾戈更換國籍為法國籍,又在2003年通過法國與西班牙的雙重國籍協議,恢復其西班牙國籍。完成里昂第三大學-讓-穆蘭大學的社會科學勞工領域碩士等的學習之後,伊達爾戈開始了她的職業生涯:24歲的時候,伊達爾戈被任命為地區勞工監察員,7年後升任法國國家勞工局主任。她還曾擔任過政府技術顧問,國務秘書,參與起草男女職業平等相關的法案。2004年,伊達爾戈與她在法國勞工部長辦公室工作期間相識的法國政治家讓-馬克-日耳曼結婚,伊達爾戈也是三個孩子的母親。

伊達爾戈與巴黎市政府的緣分開始於2001年。當時也是一場市政選舉,她領跑巴黎15區左派社會黨的候選團,最終進入15區區委會,也在巴黎市委擁有一席。多年浸泡政壇,經歷了巴黎市委員,法蘭西島大區委員,巴黎第一副市長等職位,伊達爾戈在2014年成為巴黎市長,執政期間巴黎市政府債務走高飽受反對派詬病,但在2019年稍稍回落,降到了59億歐元。除了債務,反對方還尤其指責伊達爾戈政策導嚮導致巴黎非法移民得不到妥善安置,相關街區民眾對治安與衛生等情況不滿情緒增多。但支持方認為,在伊達爾戈執政期間,巴黎房地產健康,巴黎特殊行政地位及行政手續簡化,城市綠化,節能減排,重新調整機動車與步行街,以及非機動車的和諧共存,發展公共交通和共享交通工具,抗擊愛彼迎民宿經濟衝擊法國本國人的租房成本等等方面可圈可點。

伊達爾戈這一次的市政選舉口號是“共同的巴黎”,尤其要繼續發展“自行車友好”的城市計畫,建設“城中森林”,加強衛生死角街區改造,強化建設廉租房,繼續限制房屋租金上限等。

右派的共和黨成員拉希達-達提也是本次巴黎市長參選人,她的職業生涯和個人生活鮮活而充滿爭議,因為她是法國政府有史以來第一位出身馬格裡布移民家庭的部長,政治活動從法國跨越到歐洲議會,但也因為和卡塔爾關係密切,與能源公司,雷諾日產等有利益嫌疑而飽受爭議。達提生於1965年冬天,父親是一名摩洛哥建築工人,母親是阿爾及利亞裔。達提在家裡11個孩子當中排行第二,她共有6個姐妹,4個兄弟。在法國外省度過童年,達提繼續在天主教高中,公立高中讀書,並在嘗試醫藥,經濟,商校等高等教育多個領域之後,進入法國國家司法學院,並在1999年畢業。同一天,達提被任命為佩龍地區高等法院的法官,任職期間受到紀律方面的指責。在擔任上塞納地區委員會副主任期間也在工作方面受到質疑。

法國媒體當時不吝筆墨,將她描述成一位“了解上塞納地區望族和政府內部內幕的,受到保護的人”。達提的政治生涯初始階段,曾經在薩科齊手下擔任顧問,參與法國政府預防犯罪法律計畫等內容,隨後在經濟部,財政和工業部,內政部擔任技術顧問。2006年,達提加入了右翼政黨人民運動聯盟。在薩科齊勝選總統之後,達提進入了時任總理菲永的政府,成為司法部長,同時得到薩科齊夫婦的大力支持。在達提擔任司法部長期間,法國經歷了人稱“大革命以來最為重大的司法改革”:法院分布改革,由於取消和轉移眾多地方司法機關而引發大規模法官,律師,地區議員等的遊行示威,但法案最終得以通過,多年後,這一改革的效果得到法國審計法院的讚許,審計法院認為“這彰顯出,掌握預算,承受起批評,出現第一時間不可避免的不完善性,改革大型公共機構依舊是可行的”。2008年,達提出任巴黎7區區長,2014年再次當選。

2020年的巴黎市政選舉當中,達提所在的右派自從上一次總統選舉之後意見分化嚴重的問題繼續存在,部分右派人士對達提並不感興趣。政見方面,達提嚴厲指責現任市長伊達爾戈,認為在她的任期當中,“沒有任何一個巴黎人對巴黎感到滿意”。達提的選舉牌重點涉及:治安,街道衛生,捍衛家庭等,還前往以前並非右派傳統票倉的巴黎北郊和東郊進行拉票動員活動,支持率上升,超過了後來因為性醜聞視頻曝光而被迫退選的法國執政黨候選人格里沃。她還宣布如果當選,將取消巴黎現行的房租最高上限。達提還同時在經濟上加大力度提高多生孩子的家庭的福利。有不少法國媒體認為,達提正面捍衛右派價值觀,雖然招致反對陣營的猛烈抨擊,但也因此成為在本次巴黎市政選舉當中,最能正面迎戰現任市長,左派伊達爾戈的人物。

個人生活方面,在1992年為了“讓家裡停止催婚”,達提與一名男子結婚,但表示“和這名男子之間,並無任何可以分享”。她自己認為,這場婚姻“完全是強迫性質的”。結婚之後的第二個月,達提便提出取消這場婚姻。2009年,達提的女兒佐拉出生,孩子父親的名字並未公布。誕下女兒的5天後,達提回到部長辦公室,繼續工作。

上文提到的法國執政黨共和國前進黨巴黎市長候選人格里沃的性醜聞曝光事件,讓巴黎新增了一名女性市長候選人:前衛生部長阿涅斯-布贊。布贊在1962年出生在一個波蘭-法國組合的家庭。她的叔叔在1940年死於納粹在波蘭的屠殺,她的父親和爺爺奶奶都被送進奧斯維辛集中營,最終活着走出來的,只有她的父親。戰後,布贊的父親輾轉巴勒斯坦,法屬阿爾及利亞,最終在1956年來到法國本土,在巴黎開始了外科醫生的職業生涯。布贊的母親則是一名法國心理學家和作家。布贊本人的第一任丈夫是法國著名政壇女性風雲人物西蒙-韋依的兒子皮埃爾-弗朗索瓦-韋依,兩人育有三個孩子。她的第二任丈夫則是法國國家健康與醫藥研究局的主席伊夫-勒維。布贊的高等教育領域是醫藥學,此後在巴黎的醫院與大學工作,主要負責成人血液學,免疫領域和骨髓轉移等,並在2017年馬克龍勝選後總理菲利普的兩任政府當中擔任衛生部部長。2020年年初,執政黨巴黎市長候選人格里沃性醜聞視頻在網上流出,格里沃退選,布讚辭去衛生部部長職位,競選巴黎市長。

布贊的市政治理觀點和其他候選人相比沒有特別突出的特徵:強化和各協會的協作,關注老年人群體,綠化,發展公共交通。同樣提出要發展公共交通的還有現任市長伊達爾戈。但布贊認為,伊達爾戈的公交發展計畫是“懲罰性質的”,“百分百支持非機動車發展,卻因為對汽車不友好,而把大部分巴黎人排除在外”。布贊解釋說,她的綠色出行計畫是“自行車與電動汽車並行的”政策。

安全領域,布贊則提出要讓市政警察佩戴可致死武器,且“至少每一個巡邏小分隊都需要配備一個監視器”。有關巴黎人的腰包,布贊還表示,她不打算增加賦稅。在布贊受到的指責里,包括與藥店,實驗室產生利益勾結,和任人唯親等。

除了上述三位,巴黎還有一名女性市長候選人,極左派的丹尼爾-西蒙內。西蒙內1971年出生於一個巴黎的雕塑家的家庭,讀書期間就加入學生工會,在南特學習心理學期間參加了不少學生運動。1989年,西蒙內加入了社會黨,但在海灣戰爭爆發後與社會黨主流拉開距離,轉而加入梅朗雄等人領導的更加偏左的社會黨流派。2000年,西蒙內成為巴黎20區的副市長。法國社會黨第75屆大會之後,西蒙內離開社會黨,追尋梅朗雄的腳步並在梅朗雄參加總統選舉的活動組織當中擔任重要角色。今年的市政選舉當中,西蒙內的口號原本是“共同的巴黎”,和現任市長伊達爾戈的競選口號重疊,此後不得不把口號改成:“決定巴黎”。她推出的巴黎市長競選綱要包括取消2024年的巴黎奧運會,並出了一本書,書名叫做:“巴黎,麻雀們會回來的”。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