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法國思想長廊

心靈秘密的探索者雅克·拉康第一節 誰是拉康

音頻 12:03
El psiquiatra y psicoanalista francés Jacques Lacan (1901-1981).
El psiquiatra y psicoanalista francés Jacques Lacan (1901-1981). Foto: Le Seuil/Jerry Bauer
28 分鐘

[提要]自弗洛伊德創立精神分析說以來,對人類精神世界的探索,另闢路徑。但是弗洛伊德的理論框架,實踐方法,案例解釋,不斷受到挑戰。弗洛伊德學派自身也門派各異,方法日新。拉康是戰後弗洛伊德學派諸家中最為標新立異的一位。他把法國思想界的新成果帶入 對弗洛伊德學說的解釋,形成拉康派。

廣告

 

問:拉康在法國當代思想界可是大名鼎鼎。尤其因為他是位心理學家,又是弗洛伊德學派在法國的領軍人物,所以很值得給聽友們介紹一下。

答:這是你給我出的難題。原來在法國思想長廊專題中,我並沒有列入拉康。因為一是他的學說跨界太大,從心理學、語言學,到文學、藝術、哲學,知識背景過於複雜,牽涉到的知識面太廣,如果沒有一定的知識背景,很難抓住他的脈絡。二是他是弗洛伊德精神學派的傳人,這是一個專業性非常強的領域。要講拉康,非得從弗洛伊德的學說介紹起,否則根本不知道拉康說的是些什麼。這就難免跨界太遠。三是弗洛伊德的學說,對人的心理世界的解釋,影響極大,卻也遭到許多批評。所以很難給聽友們一個結論性的判斷。但是,你仍然覺得他是很有價值的,我就硬着頭皮接受這個挑戰,效果如何,只能由聽友們來評論了。但是至少我可以給聽友們介紹一些知識性的東西。

好,先說說拉康這個人。他是個貨真價實的巴黎人,1901年4月13日生在蒙帕納斯一個天主教家庭中。1981年9月9日在巴黎逝世。他上的中學,是一座很有名的天主教學校斯坦尼斯拉斯。他在學校就是個尖子生,非常聰明,最愛好的學科是哲學。他最崇拜的哲學家是斯賓諾莎,他把斯賓諾莎的名著《倫理學》做成圖表掛在自己的房間里。我們知道斯賓諾莎的《倫理學》是一部用幾何證題的方式所寫,是一個由一系列的公理、命題、演繹、證明組成的著作。這是什麼意思呢?我給大家舉個例子。《倫理學》第四部分“論人的奴役或情感的力量”。對這個命題,斯賓諾莎是這樣論證的。公理,“天地間沒有任何個體事物不會被別的更強有力的事物所超過。對任何一物來說,總會有另一個更強有力之物可以將它毀滅”。證明,“從第四部分的公理看,假如有人在此,必更有它物在此。例如甲,比它更強而有力,假如有甲在此,必另有它物在此,例如乙,較甲又更強而有力。如此類推,以至無窮。因此人的力量總是為別的事物的力量所限制。而且無限地為外部原因的力量所超過。證此”。斯賓諾莎就是用這樣的幾何學的方式,一直推導出他所信奉的自然神論。

問:拉康早年受這種理性主義哲學的影響,和他後來接受弗洛伊德主義,似乎差距很大。

答:這個問題,會在後面介紹拉康的思想時來回答。但是現在我們就應該知道,弗洛伊德的學說,處理的是人心理中的許多非理性的內容,比如夢。但他的目的,卻是要用科學的方法來解決人因非理性的原因,引起的病症,種種的精神失常。這我們會一點點地介紹他的方法。現在,我們先回到二十世紀法國思想文化領域,看看拉康所汲取的思想養料。

拉康在1919年,也就是一戰結束後,進巴黎醫學院學習。除了一般的醫學科目,他還選了精神病科。我們知道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學說,在法國一直是受到抵制的。但是弗洛伊德在創建這套學說時,所受的最大的啟發,卻來自巴黎。1885年,他從維也納到巴黎,在Pitie-Salpetriere (硝石庫醫院)追隨夏爾科大夫,學習精神病學。弗洛伊德在寫給他的未婚妻瑪莎的信中說,“夏爾科這位偉大的醫生,明慧而天才,正一步步地摧毀我原有的概念與想法”。弗洛伊德這麼一位不世出的大天才,卻一直把一幅描畫夏爾科大夫給學生上課的畫,掛在自己的辦公室里,從維也納一直掛到倫敦。可見他對這位法國精神科醫生的崇敬。拉康在醫學院畢業後,曾經在巴黎警察局屬下的特殊醫院擔任醫生,在這裡他的興趣轉向了精神病學和犯罪心理學。在1931年他到聖安娜醫院做住院醫生,這是一座收治神經科病人的醫院。在這裡,他接觸到了大量精神失常的病例,開始系統地研究精神分析學。

問:在拉康關注精神病學科時,弗洛伊德的學說,已經是大行其道啦。

答:沒錯。1900年,弗洛伊德出版了《夢的解析》,這部書其實是1899年付印的,但出版日期卻被故意拖後,寫成1900年。我想弗洛伊德恐怕也有跨世紀的想法。十九世紀結束了,二十世紀開始了,人的精神世界也要被徹底剖析,翻個底兒朝天。在二十世紀的前二十幾年,弗洛伊德的著述不斷。1904年出版《日常生活的心理分析》,1905年出版《性學三論》《少女杜拉》,1909年《精神分析年報》創刊,1910年出版《達芬奇和他的童年記憶》,1913年出版《圖騰與禁忌》等等。隨後他又出版一些關注人類歷史文化問題的著作,比如《幻想的未來》《文明及其缺憾》。這些著作幾乎可以說,本本都有顛覆性,為研究人開闢了全新的道路。在法國,弗洛伊德的思想最早是被文化、藝術界所接受,而心理醫學界卻大表懷疑。最擁護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學說的人,是那些超現實主義派的藝術家。其代表人物布列東甚至把他的《超現實主義宣言》獻給弗洛伊德。而拉康恰恰是這些超現實主義藝術家的朋友,也是這個圈子裡的人。拉康的研究者肖恩·霍默認為,拉康醫學院畢業後,原本打算從事傳統的精神病學職業,但是在三十年代初,他思想上有兩次關鍵的轉變。其一是他在超現實主義雜誌上讀到了畫家達利的一篇論偏執狂的文章,讓他大為驚嘆。這篇文章用弗洛伊德的學說來談自己的創作,這就引起了拉康的第二個轉變,讓他轉去讀弗洛伊德的那些心理學著作。從這時起,拉康就成了弗洛伊德的信奉者,並且終生不變。霍默說,“超現實主義給青年拉康提供了一條通往精神分析的另類途徑,並給他提供了一條與精神病學中的臨床實踐相聯繫的關鍵紐帶。超現實主義者們全面接受了精神分析,在拉康學醫期間,他便與這場運動形成了一些強有力的關係”。這個提示很重要,因為拉康不僅投身到超現實主義運動中,和那些左右二十世紀現代藝術的大家結為密友,他甚至成了畢加索的私人心理醫生。下一次我會稍微詳細一點地介紹超現實主義運動。了解了這些藝術家的想法,就能更好地理解拉康。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