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風土人情

法國解禁:面對學校的部分複課、學生家長越來越不滿

音頻 05:03
在布列塔尼菲尼斯太爾省Plougasnou市的一家託兒所,正在學習的孩子。
在布列塔尼菲尼斯太爾省Plougasnou市的一家託兒所,正在學習的孩子。 RFIAnne Bernas

法國新冠疫情的部分解禁措施已經實施兩個星期了,但是面對學校的部分複課,家長越來越不滿,他們弄不懂那些 “優先”複課的孩子是怎麼被選上的。

廣告

很多學校校長不得不面對越來越多,因無法讓孩子重返校園而怒火滿腔的父母。里昂一所公立學校的校長這樣向記者表示:自上周以來,家長發出的電子郵件、或是打電話時的語氣,有的“很兇、或是非常失望,因為父母知道他們的孩子沒有選上優先複課,孩子可能要到九月才能再次上學”。

法國全國小學教師第一大工會Snuipp-FSU的秘書長弗朗賽特·波比諾(Francette Popineau)證實:“複課需求非常迫切。校長們處在父母的期望,和非常嚴格的衛生規定的夾縫間”。目前,僅有20%的小學生和28%的初一和初二的學生重返課堂,可每周只有兩天上課。衛生規定的門檻很低:幼兒園每個班最多可有10名孩子,小學15名。不可否認的是校舍可能不夠寬敞;此外,只有一半的教師恢復了工作,這降低了複課的可能性。對於那些恢復工作的老師,他們通常是兼職,有的甚至只是做半工,方便為留在家中的學生進行“遠程授課”……而其中有些學生希望返校上課!

在這樣的條件下,很難創造奇蹟,除非政府決定放鬆衛生規定。法國第一大學生家長會聯盟FCPE的主席羅德里戈·阿里納(Rodrigo Arenas)指出,解禁剛開始時,還對疫情憂心忡忡的父母現在可以放心了,“大約有50%的家庭希望讓孩子重返校園”,尤其是僱主很高興要求員工在六月重新回到公司工作。自5月以來,父母們看着自己的部分失業補助或育兒福利減少,而且弄不懂那些“優先”複課的孩子是如何選上的。聯盟主席惱火地指出“返校人選的選擇標準很是模糊,完全取決於學校,其中有些甚至要求寫申請信的地步!”。他總結說,對於那些沒能返校的家庭,這簡直是“雙重懲罰”:這些家長繳的稅支付了教師的薪水,“但是由於學校空間有限,孩子被拒絕複課。為了防疫,家長被要求留在家中,但結果是薪水減少了。”

此外,仍有15%的市政府冒着被告的風險,決定將學校關閉直到9月。巴黎東北部的塞納-聖德尼省的博比尼市就是這種情況。一位母親和該市的反對派市議員阿麗娜·查隆將市政當局告上蒙特勒伊的行政法院。法庭認為,博比尼市政府關閉市裡的幼兒園直到9月的決定“侵犯”了兒童接受教育的權利。因此,敦促市府在6月初之前,確定如何“安排”學生複課的細節。

但是中間派執政的博比尼市政府,以幼兒年紀太小為由,堅持不能複課。市政當局認為孩子還太小,不能讓他們遵守預防新冠感染的舉止。但是這座城市的公共衛生狀況平穩,已經“沒有特殊的感染病例出現”,這對學校不複課形成了壓力,成為當地特色,法官下令博比尼市政府必須“在6月3日,確定該市幼兒園大班的複課細節,採取與感染風險相關的嚴格措施”。法官表示: “我不明白為什麼其他地方的學校都開始複課了,可這裡不能!”她稱對幼兒實施遠程教育,簡直就是幼兒園中的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