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法國思想長廊

心靈秘密的探索者雅克·拉康第九節 夢的解析之四 解夢的方法

音頻 12:52
El psiquiatra y psicoanalista francés Jacques Lacan (1901-1981).
El psiquiatra y psicoanalista francés Jacques Lacan (1901-1981). Foto: Le Seuil/Jerry Bauer
29 分鐘

[提要]弗洛伊德的雄心是把人類從來就有的心理現象——做夢,變成一個科學對象,並提供一套方法來分析夢的意義。而通過這個分析來治療人的精神疾病,這是一個開創性的工作。他的努力已使釋夢成為解除病患心理痛苦的有效方法。

廣告

問:前面你給聽友介紹了弗洛伊德夢的理論的一些內容,我想聽友們可能想知道具體的方法是什麼,今天你是不是可以談談這方面的問題?

答:好。弗洛伊德夢的理論內容相當豐富,我們前兩次講了夢的性質,也就是夢是人的願望的達成。和夢的表現方式,也就是夢的偽裝。所以你的建議很好,我們先停一停關於夢的內容的介紹,插上一兩節,談談他的解夢的方法。也許聽友們有了這些方法的知識,對下面他的夢的內容就更好理解。弗洛伊德在講他的方法之前,先批評了古代人釋夢的方法。他稱之為非科學的方法。他舉了兩個例子,其中有一個就是我們在前面介紹過的約瑟給法老解夢的方式。他稱之為象徵性解夢,其特點是,它是用一個整體性的夢解說另一個整體性的意義。比如七頭肥牛被七頭瘦牛所吃,這個夢被整個用來象徵七個豐年後的七個災年。這實際上並沒有解釋夢本身,而是把這些夢當作預言。古代的那些解夢師基本上是用這個方法。我們一般人若不了解弗洛伊德的解夢方法,往往都是從夢是象徵,預言這個意義上去考慮。比如我夢見一隻黑貓老圍着我腳邊轉,我就會告誡自己出門要小心,或者乾脆這幾天就別出門。但弗洛伊德的方法是,凡是夢中所出現的象徵都必須加以分析,這些象徵關係極複雜,必須把每個象徵的來源是什麼搞清楚,才能給出意義。但是它也不同於所謂密碼破譯法。這是古代釋夢書中的方法。它給一些象徵規定一個固定的意義。弗洛伊德說,“比如我夢到一封信,還有葬禮,我就去解夢書中查,發現解夢書里規定,信代表煩惱,葬禮代表約定”。他稱這種釋夢的方法是機械性的。

問:我們平時說到自己做的夢大多是用這兩種方式解讀,也就是某個象徵代表了什麼,某個夢境預言什麼。

答:對。可弗洛伊德不是古代那種圓夢占卦的人,他是心理醫生。他要給病人解除心理痛苦,所以他要的解釋是有醫療救治功能的解釋。這就要從夢中的各個意像,各個事件中找原因。為什麼會有這個夢境?它因何而來?找出聯繫,夢中的這件事和那件事為什麼會聯繫在一起?這裡有沒有現實中的邏輯關係?所以弗洛伊德說,“多年來我懷着治療的目的,專心於解決某些精神病的病理結構,癔病性恐懼症,強迫性意念等等。實際上布羅依爾那句話給我影響極大,他的意思是說,解釋和治療是一回事兒”。請聽友們記住這句話,解釋和治療是一回事兒。我們中國有一些成語,像茅塞頓開、恍然大悟,就有點像精神分析師在和你談話的過程中,通過解釋你心中癥結,疏通了你的心理問題,讓你的那些心理毛病豁然而愈。比如杯弓蛇影這個成語,一個人去朋友家喝酒,看到酒杯中有一條小蛇,結果喝了這杯酒後回家就大病。結果那位朋友發現杯中的那條小蛇就是牆上掛的一把弓,當他告訴了這個人,他的心病一下子就好了。弗洛伊德就是用釋夢的方式和與病人的談話,來找出病人心中藏着的那條小蛇。所以他說,“如果能在精神活動中找到導致病態觀念的根源,該觀念就會自動崩潰,病人也就康復了”。結果弗洛伊德在與他的病人的接觸中,發現他要找的那個“病態觀念的根源”可以從病人的夢中尋找到線索。弗洛伊德就請病人配合敘述他的夢。這裡面的變化在於,病人和醫生不再是命令與服從的關係,而是平等的。弗洛伊德讓病人“在特定的主題下詳述湧起的所有概念和思想,敘述他們的夢”。結果他發現,“原來夢在精神殿堂中佔有一席之地。從夢充分進行回溯,可以在病人的記憶中找到病態概念的根源”。

問:照弗洛伊德的這個想法,病人也參與到治療過程中了。

答:對極了。這就是精神分析療法的一大特點。這個方法其實在古代哲學家那裡就有人使用,最著名的是蘇格拉底的精神接生術。蘇格拉底的方法是,首先確定自己是無知的,而不是像許多哲學教師那樣,要教給人知識。蘇格拉底通過提問、反問、辯駁、啟發,讓對話者把一個觀念漸漸梳理清楚,得出一個正確的結論。蘇格拉底會告訴他,這個觀念不是我教給你的,是你心中本來就有,只是通過交談,慢慢把它喚醒,讓你最終明白,確立了正確的真理性觀念。當然,弗洛伊德是作為一個醫生和病患談話,所以他創造了一些新的方法,比如他要叫病人做好心理準備,去清除心中的抵抗。這就是我們上次講到的克服“抗拒力”,也就是鼓勵病人說出一切細節和這些細節引發的聯想。所以他要病人在一個安靜舒適的環境中,躺在一張長椅上。弗洛伊德說,“為了集中注意力進行自我觀察,病人最好出於休息 的姿態並閉上眼睛。你必須明確告訴他,要完全接受自己想到的任何想法,決不許採取批判的態度。你必須告訴他,精神分析的成功與否,取決於他是否注意到並說全了閃過腦際的一切。他必須放開,不壓抑任何想法,即使它看起來不重要,與主題無關,甚至毫無意義。他必須對自己的想法保持絕對的漠然”。

問:這是很困難的,因為每一個人有一個念頭想說出來的時候,總會習慣性地想,能說嗎?

答:對,所以弗洛伊德強調,如果病人和醫生之間,不能建立互信的關係,病人就會把浮現出來的念頭檢察一番,然後打斷它們。後果就是這些浮現出來的念頭,不會沿着自動打開的思路往下走。而一些念頭就無法呈現,根本意識不到。這樣醫生就無從知道心理癥結在哪裡。病人也不會知道,因為那些造成心理疾病的素材,被驅趕到無意識中了。所以弗洛伊德就使用他在巴黎時從夏爾克大夫那裡學到的催眠技巧。他說,“關鍵是誘發一種類似半睡的精神狀態,也像催眠狀態,病人不再使用精神能量,因為武斷地評判活動減弱,不再影響意識的流動。半睡中會浮現出我們平時不想讓它出現的意識,這是分析夢和病態的絕佳狀態”。好,我們 今天先講到這兒,下次我們再談釋夢時會遇到什麼問題。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