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文化遺產

法國國民議會通過歸還非洲文物議案

音頻 05:22
巴黎布朗利博物館展出的準備回歸給貝寧政府的十九世紀非洲達奧美皇朝的雕像。
巴黎布朗利博物館展出的準備回歸給貝寧政府的十九世紀非洲達奧美皇朝的雕像。 法新社GERARD JULIEN / AFP
作者: 楊眉
16 分鐘

法廣在兩年前的文化遺產節目中曾經向大家介紹了法國政府正在盤點法國博物館的非洲文物,並且將其中的一部分完璧歸趙,歸還給這些文物的來源國,使非洲國家的民眾能夠自由地欣賞自己的文物,審視自己的歷史。10月6日,法國國民議會一審全票通過了有關文物歸還的法律草案,具體涉及的是非洲貝寧與塞內加爾兩個國家。根據法案,貝寧將收回26件1892年失落的文物,這些文物將從年底之前從巴黎的布朗里博物館移交給貝寧博物館,另外,塞內加爾將收回十九世紀 一位重要的軍事以及宗教人士哈吉奧馬爾的戰刀,這把戰刀一直被儲藏在巴黎的榮軍院博物館,被認為是博物館不可分割的展品。去年年底,法國政府已經將戰刀出借給塞內加爾首都達卡的黑人文化博物館,新法案將允許塞內加爾徹底收回這一珍貴的文物。

廣告

新冠疫情延遲了許多法案的審議,歸還非洲文化法案就是其中之一,我們知道,收回在知名時代被掠奪的文物是非洲所有國家自獨立以來一貫的訴求,法國多屆政府的領導人都曾經做出了類似的承諾,但是,馬克龍總統是首位做出具體行動的人。第一批歸還的文物雖然只是被列入歸還名單的46000多件文物中的冰山一角,但卻具有十分重大的象徵意義。因為他象徵著法國對他過去的殖民歷史的懺悔,法國執政黨議員Yannick Kerlogot 就認為,雖然過去的歷史已經無法挽回,但是至少法國能夠真誠地面對自己過去不光彩的歷史,而將殖民時代掠奪的文物回歸非洲是向非洲的年輕人發出的一個積極的信號,比如說,今天在貝寧,1100萬人口中,40 %的人低於14歲,這些年輕的兒童們可以從小將這些文物納入自己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法國政府不僅將這些文物原物歸還,而且還在法國發展署的合作下協助貝寧修建了可以接收這位文物的博物館,這26將文物將在2023年之前在貝寧的博物館與公眾見面。

另外,法國之舉也引發世界各國的政府以及博物館對殖民歷史以及博物館的社會責任的反思,除了法國之外,德國,比利時以及荷蘭等國的輿論對此反應熱烈,令人驚訝的是,作為殖民大國的英國卻始終對此保持距離。不過,到過大英博物館的聽眾一定會提出這樣一個問題,倘若必須歸還殖民時代掠奪的文物,那麼,大英博物館最終豈不是會空空如也?

確實,這也是博物館業內人士的擔憂所在,對他們來說,將展品歸還給原屬國,這是對博物館這一文化機構本身展開的攻擊,因為,倘若必須歸還殖民時代獲得的文物,那是否意味着戰爭時期獲得的戰勝品也同樣應該歸還?法國最早的一面象徵法蘭西共和國的紅白藍三色旗目前就儲藏在英國的一家博物館,這是英國戰勝後的戰利品,法國是否也應該要求歸還?這其中的標準是什麼?這將徹底改變今後博物館的面貌。

法國非洲藝術史研究專家Julien Volper 是對法國政府歸還非洲文物的提出最尖銳批評的專家之一,他認為法國政府此舉是打開了潘多拉的盒子是一大政治錯誤,是對博物館展品的不可分割性的一大威脅。他說,今後法國是否也應該回應埃及,希臘,比利時以及其他國家的類似的要求。因為在他看來, 法國政府接受將非洲文物回歸非洲國家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於政府成員,尤其是政府文化部長並不認為非洲文物有多大的價值,他特別舉例說,巴士羅文化部長拒絕對非洲博物館出借法國展品就是擔心他們會受到損壞。而且,他還指出,這26將歸還給貝寧的文物是由一位私人收藏家所贈送,政府此舉必將使收藏家今後對博物館贈送時會三思而行。由於以上種種原因,他建議政府將法國國家博物館中儲藏文物的“不可分割”性納入法國憲法,將文物歸還問題徹底地畫上句號。

當然,包括貝寧在內的多個國家則認為法國政府為每一批歸還文物立法的程序過於累贅,認為應該一勞永逸一次立法批准所有被列在名單上的文物的歸還。在一個民主國家,理性的觀點都有其表達之處。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