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

調查法廣兩記者馬里遭恐襲殉職 聯合國指控法國推諉

2013年11月2日法廣記者杜鵬與維爾龍在馬里基加利採訪中殉職。
2013年11月2日法廣記者杜鵬與維爾龍在馬里基加利採訪中殉職。 © ©RFI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記者吉斯蘭·杜鵬(Ghislaine Dupont)和克勞德·維爾龍(Claude Verlon)2013年11月2日在馬里採訪時,在基加利遭到當地恐怖主義組織劫持並殺害。長達近8年以來,關於這兩位記者遭殺害的真相調查,至今沒有實質性進展。聯合國法外處決特別報告員阿涅斯·卡拉瑪德罕見公開指控法國當局根本推諉並阻礙調查。聯合國法外處決特別報告員阿涅斯·卡拉瑪德尤其譴責法國軍方過度使用國防機密作為擋箭牌,阻止告白真相。

廣告

聯合國法外處決特別報告員阿涅斯·卡拉瑪德AgnèsCallamard日前再次就法廣記者杜鵬與維爾龍馬里採訪殉職事件調查陷入僵局提出嚴厲批評,並致電法國長達31頁批評文件,該文件羅列兩名記者殉職調查以來法國官方所作諾言證詞文件,是因為法國最近獲得4名在非洲馬里地區遭劫持人質釋放事件中,參與談判與斡旋的非洲人中,有涉嫌參與下令綁架並殺害杜鵬與維爾龍記者的恐怖嫌疑分子。

據本台報道稱,聯合國法外處決特別報告員阿涅斯·卡拉瑪德指責法國涉嫌啟用恐怖嫌犯參與談判,致使4名法國人質獲釋,不僅高額付費洗白了恐怖分子的罪惡,而且根本是對杜鵬與維爾龍英靈的褻瀆。

英國衛報以及法國網媒Mediapart均獲得聯合國法外處決特別報告員阿涅斯·卡拉瑪德給法國當局的信件副本,聯合國法外處決特別報告員阿涅斯·卡拉瑪德(AgnèsCallamard)信中指責法國軍隊阻撓聯合國對吉斯蘭杜鵬和克勞德·維爾龍在馬里被暗殺的調查,聯合國法外處決特別報告員批評造成“令人不安的灰色區域”。

在聯合國法外處決特別報告員AgnèsCallamard致法國當局的信件中,沒有遺漏法國當局曾經承諾的任何文字。但是杜鵬與維爾龍在基達爾附近被暗殺近8年後,聯合國特別報告員首先批評法國軍隊濫用國防保密規則,以防止調查人員確定真相。聯合國法外處決特別報告員譴責這是妨礙司法調查和違反國際法的行為。

聯合國法外處決特別報告員還提到法國當局的“最初的謊言”。特別是前總統弗朗索瓦·奧朗德(FrançoisHollande)和前國土安全DGSE負責人伯納德·巴約萊特(Bernard Bajolet)的講話有所變化。奧朗德以及巴約萊特最初都承認在杜鵬和維爾龍的綁架者與所謂的陰謀指揮者之間的對話被法國軍方竊聽,然後在法國司法法官的聽證會上,奧朗德與巴約萊特都推翻了以前的說法。

聯合國法外處決特別報告員在信中還對涉嫌暗殺的陰謀組織發起人Seidane Ag Hitta的蹤跡給予關注。該嫌疑人於去年10月在被釋放的四名法國人質,包括法國女子索菲·佩特羅寧(SophiePétronin)事件時重現。聯合國法外處決特別報告員指證嫌疑人希塔格(Ag Hitta)參加了談判,因為照片證明了這一點。

聯合國法外處決特別報告員譴責這是對兩名RFI記者雙重謀殺。聯合國法外處決特別報告員說,因為這個人直接或間接地成了與法國的對話者。這是對兩名記者殉職的褻瀆。

據報道說,愛麗舍宮針對Mediapart的質詢時只是回答說,談判僅由馬里當局牽頭。

據聯合國法外處決特別報告員批評,我們確實處於一個非常令人擔憂的情況里。幾年後,在一次極其複雜的談判中,下令殺害兩名記者的犯罪人出現了,而該談判導致釋放了四名人質,也許談判還涉及交換釋放了200名恐怖武裝團體成員,並可能還讓其賺了大筆贖金。聯合國法外處決特別報告員譴責這顯示在某些時候,某些人會確定哪一些利益可以優先於對真相的追求,以及優先於對所犯罪行的正義追責。聯合國法外處決特別報告員譴責說,而所有這些都是秘密完成的。

據該報道,法國通過外交途徑對聯合國法外處決特別報告員30頁冗長的批評信件以四個段落篇幅做出了回應。據法國外交部說,法國保證此調查正在進行中,法國也會充分合作。

該報道說,目前已是前聯合國報告員對法國外交部的回應批評說,這是對兩名記者家人的侮辱,更是對杜鵬與維爾龍的侮辱。

據該報道說,法廣持續推進的兩名記者馬里殉職的調查,在2019年7月已推出報告,聯合國法外處決特別報告員的各個不同聲明也都在報告內容之中。而今天,聯合國法外處決特別報告員高聲明確對此加以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