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起源:法國科學家重新朝着來自實驗室的線索調查

美國著名傳染學家、拜登總統顧問福奇也改變了看法,認為新冠病毒非自然產生,支持對中國調查。
美國著名傳染學家、拜登總統顧問福奇也改變了看法,認為新冠病毒非自然產生,支持對中國調查。 AP

為了追查肆虐全球的新冠病毒( COVID-19)的起源,一些法國科學家正朝着它來自於實驗室的線索重新發動追蹤調查。一些馬賽的研究人員正在推動把《不應該僅堅持病毒是起源於人畜共患病假說》的這個想法合理合法化,另一位聯合發動者乃加拿大病毒學家德克羅利( Etienne Decroly),而且他還是專門研究冠狀病毒的專家。 

廣告

一個取名為“巴黎小組(groupe de Paris)”的科學家們,幾個月來一直在研究新冠病毒是從武漢實驗室之一泄漏出來的假設,以解釋導致新冠病毒大流行的起源,這是法國快訊周刊的報道。 

一個多種情況的組合 

病毒學家德克羅利( Etienne Decroly) 不僅是病毒專家,而且還是一名冠狀病毒專家。再加上,他還在加拿大實驗室進行了博士後研究,該實驗室專門研究這些病毒的“棘突”蛋白,這是使它們能滲透到我們細胞中繁殖的關鍵。 由於克羅利擁有這些非常尖端的才幹,他能夠快速識別出在 Sars-coV-2 基因組中,出現的一種異常現象。 事實上,這種病毒是薩斯冠狀病毒 家族中唯一擁有一種能夠在人體里通行無阻的萬能鑰匙:這就是科學家們所稱的“弗林蛋白酶裂解位點”。 

這行動是由一名加拿大研究員德克羅利與其他4名馬賽研究人員聯合起來,於 2020 年 2 月初發表了他的研究發現。這名研究人員說:“當時,我們認為這是一種自然進化。然後我們深入研究了科學文獻,發現武漢病毒研究所工作的本質是修改病毒,以了解如何跨越過物種之間的障礙,”然後,他開始懷疑一種發生實驗室事故的可能性。 

第二個怪事:這一次是被他那位共事、合作無間超過15年的同事布魯諾·卡納爾發現了。 2020 年 2 月 13 日,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科學家們在《自然》科學雜誌上發表了對  2號薩斯冠狀病毒( Sars-coV-)2的一種描述。“他們展示了一個穗狀花序,但他們並它切割了,採取的方式是為了遮蓋住這個弗林蛋白酶的裂解位點。這些研究人員是最優秀的專家,而這個關鍵點能逃過他們的注意力嗎? Bruno Canard 提出報告說:“ 對我來說,這是無法解釋通的。”。就他而言,Etienne Decroly 正在繼續他的調查。 在Decroly方面,他繼續自己的調查。在一些生物信息學和系統發育(病毒譜系)專家的幫助下,他確認了 Sars-CoV-2 刺突蛋白的特殊性,因需要做進一步的研究。 

“我們想讓科學在這場辯論中說話”  

但唐納德.特朗普指控這是中國的陰謀,也就阻止了對新冠病毒起源的任何討論。 而且兩位加上,發表在《柳葉刀》上的一封信支持了病毒起源來自於自然界的說法。 

不過,還是需要更多障礙力道才能讓這兩位馬賽科學家真的放棄、撒手不管;他們兩人對這封信的簽署人代表的權威論點感到惱火”。 在他們周圍逐漸聚集了十名法國和外國的研究人員,從現在起他們以“巴黎小組”的代號而聞名。 德克羅利解釋道: “我們想讓科學在這場辯論中說話” ,以嚴格證明不應該擱置任何的假設”。 

“巴黎小組” 的科學家們 2020 年夏天在法國醫學/科學雜誌 Médecine/Sciences 上發表了第一篇文章,然後 Etienne Decroly 在 10 月底接受了法國國家科學院 CNRS 的採訪,這引起了很大的轟動,至少在法國電視第二台是這樣。  

此後,這個“巴黎小組”定期召開每次長達數小時的視頻會議,俾能一起討論一些懸而未決的問題、剖析線索等等。 

他們與其他的懷疑論者交換意見,包括美國人傑米·梅茨爾(Jamie Metzl),他是世界衛生組織人類基因組的編輯顧問,另外也與 Drastic 團體的成員開會,這些成員是一小撮具有各種技能的互聯網用戶,他們因對知識的渴望而被驅使聚集在一起。他們在網上挖掘出有關武漢實驗室活動的文件,提供給大家這些科學家們的反思。 

這群科學家們想採取更進一步的做法, 1 月 4 日針對《柳葉刀》去年刊登的這篇文章他們及去了一篇回應文。大遭到拒絕刊登。於是他們分別在3月4日、4月7日、及4月30日發表三封公開信,向廣大群眾拉響警報,聯手在法國世界報及美國華爾街日報兩家媒體聯手刊登文章,譴責世界衛生組織派使命團出使到中國的出差任務,工作不足,以及有必要展開一項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