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2015年11月13日巴黎恐襲案庭審

巴黎恐襲案世紀庭審:第一天開庭以後

薩拉赫·阿卜杜勒-薩拉姆Salah Abdeslam2021年9月8日出庭庭上素描圖
薩拉赫·阿卜杜勒-薩拉姆Salah Abdeslam2021年9月8日出庭庭上素描圖 AFP - BENOIT PEYRUCQ

聖丹尼和巴黎的襲擊事件造成130人死亡,400多人受傷,6年後,本周三(9月8日)在巴黎對11月13日的恐怖襲擊事件進行了審判。而這一庭審的標誌是恐怖襲擊巴黎的唯一恐怖分子倖存者的第一句話拉開了漫長庭審序幕。

廣告

據本台特派記者記者庭審現場報道說:"聽證會已經開始,請大家入座。現在是下午1點17分。由於技術問題推遲了四分之三小時,11月13日襲擊案的審判終於在巴黎開庭。在巨大的淺色木質房間里,喧鬧聲已經平息。每個人都已經入座,身穿黑色律師袍的律師佔據了絕大部分的座椅。在這頭兩天專門討論程序性手續的時間裡,大多數民事當事人都希望由其律師代理出庭。但他們中的一些人還是選擇了到庭。多米尼克-基勒莫埃就是其中之一。她是在La Belle Equipe被射殺身亡的David Muñoz的母親,也是13onze15協會的副主席。對這次審判,她期待着獲得 "最大程度的真相"。

有一百四十一家媒體被授權報道該審判,但只有隨機挑選的24名記者能夠坐在主廳里。其他的人都分散在13個現場轉播室里,偌大的大廳里只剩下幾台攝像機。其他地方不允許拍攝。審判由國家檔案館記錄,但不得公布任何圖像。然而,由於採用了創新的網絡廣播系統,沒有到場的民事當事人也可以關注審判情況。

在未來庭審9個月的時間裡,特別巡迴法庭將沉浸聚焦那個恐怖的夜晚,當時在巴黎北郊聖丹尼和巴黎發生的三起幾乎同時發生的恐怖襲擊造成130人死亡,400多人受傷。庭審將不得不剖析事實,剖析之前和之後的幾個月,以確定20名被告中每個人的責任。

但就目前而言,裁判官讓-路易-佩里耶斯(Jean-Louis Périès)是這次歷史性審判的庭長,他開始傳喚各方。在口譯員之後,輪到了被告人。被告席里有11人,外面有3人,按姓名字母順序坐着。其他六人將接受缺席審判,他們被推定在敘利亞死亡或因另一案件而被拘留。

薩拉赫·阿卜杜勒-薩拉姆Salah Abdeslam,半長的頭髮和黑色T恤,是第一個被提問的人。他會說話嗎?在庭審轉播室里,一百多名記者正緊盯六個屏幕上觀看拍賣過程,每個人都在屏住呼吸。幾分鐘前,當被告入座時,他們聚集在唯一顯示被告席的屏幕前,試圖分辨出口罩後面的臉。

恐襲聖丹尼和巴黎的突擊隊的唯一倖存者薩拉赫·阿卜杜勒-薩拉姆現在站了起來。他走到麥克風前,摘下口罩,露出滿臉的鬍鬚和修剪得很整齊的小鬍子,並宣稱:"首先,我想證明,除了真主,沒有別的神,穆罕默德是真主的信使。”

聽眾席上響起一陣噓聲。法庭庭長似乎並不為之所動,但說,"好吧。我們將有機會再來討論這個問題。" 然後,在被問及他的職業時,薩拉赫·阿卜杜勒-薩拉姆回答說:"我離開了我的職業,成為伊斯蘭國的一名戰鬥人員。” 庭長Jean-Louis Périès說:"我已經記下了這一履歷"。在轉播室里,對庭長的回應發出笑聲,記者想其他被告人則可能也會毫不退縮地宣布自己的身份。

這次審判的組織者希望對野蠻行為作出民主回應。在刑事訴訟法沒有規定的簡短介紹中,巡迴審判特別法庭庭長提醒我們:如果這次審判被正確地認為是歷史性的和非同尋常的,重要的恰恰是對規範、刑事訴訟和每個人的權利的尊重。據律師總代表尼古拉-布拉康奈(Nicolas Braconnay)說,"我們很清楚,在聽證會的前幾天進行這種技術性的、乏味的辯論,在一些觀察家看來會與時代脫節。但為了進行冷靜的辯論,這是必要的"。

庭審隨後要一一宣叫代表受害提告的訴訟者名字,他們是法蘭西體育場、露台和巴塔克蘭等處遭受恐怖襲擊事的直接受害者,控告人目前已經有近1800人。

當開庭第一次暫停時,其中一些人離開了法庭。記者們立即湧向那幾個戴着綠色徽章的人,這是他們願意與媒體交談的標誌。反應不同。對於薩拉赫-阿卜杜勒的言論,巴黎賦予生命協會主席阿瑟-德努沃更傾向於保留讓-路易-佩里埃的言論。"我相信,這是我們今天必須有的真正的民主信息。否則我們將花九個月的時間來評論那些不太清醒的傢夥的句子講不全的話。”  帕特里克-賈丁(Patrick Jardin)的女兒納塔莉(Nathalie)在巴塔克蘭(Bataclan)被殺害,他對此事表示了冷冷的憤怒。他說很難接受這種要求進行有尊嚴的審判的呼籲。"有尊嚴是什麼意思?判30年是有尊嚴的?我要在悲傷里度過餘生。”

在法蘭西體育場遭恐怖襲擊槍擊打傷的凱瑟琳-奧森敘述了她的憤怒。雖然薩拉赫·阿卜杜勒-薩拉姆的講話,"如同曇花一現般迅速沒了",但並沒有讓她感到驚訝。"這與這個人是一致的," 她說但至少她終於看到了他,聽到了他的聲音。“我們對這些人不抱任何期望。”多米尼克-基勒莫埃肯定地說,“我們不想虧欠遺憾。” 作為一個受害者的母親,她承認自己受到了傷害。但作為一個受害者組成的協會的副主席,她說,"我對這些冷眼相待"。

在被指控向法-比兩國反恐調查提供假證詞的法里德-卡爾哈奇報告身體不適後,聽證會再次暫停。

據薩拉赫·阿卜杜勒-薩拉姆在法庭抱怨,"他被像狗一樣對待了6年"。薩拉赫·阿卜杜勒-薩拉姆還說,"如果我不抱怨,那是因為我知道死後,我們會復活。"法庭庭長打斷了薩拉赫·阿卜杜勒-薩拉姆的話,並說 "這不是一個教會法庭,而是一個民主法庭。"

昨天下午,民事訴訟當事人的宣報到庭程序重新開始。該程序應當在今天周四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