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美國/政治

法國防部長:美國關注中國 歐洲重要性減弱 必須捍衛自身利益

法國國防部長弗洛朗絲·帕利資料圖片
法國國防部長弗洛朗絲·帕利資料圖片 © 路透社圖片

法國國防部長弗洛朗絲·帕利(Florence Parly)9月24日向«世界報»表示,澳大利亞潛艇事件突出了華盛頓行為的“野蠻性”,必須推動歐洲組織起來,捍衛自身在世界的利益。

廣告

採訪中,記者提問稱,“澳大利亞取消潛艇合同而選擇美國潛艇,在巴黎被視為‘被捅了一刀’。此後您的美國對話者是否向您提供了任何信息來證明他們的決定是正確的?”帕利回答說,“共和國總統(馬克龍)和拜登總統之間的談話使我們有可能向前邁出一步,對話已經恢復,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她補充說,“美國的行為仍然是非常殘酷的,特別是來自一個盟友,而且是將我們視為‘他們最古老的盟友’。”

帕利說,“但這並不令人驚訝,幾年來我們一直注意到來自美國夥伴的這種基本趨勢。最近,當美國在最後一刻放棄參與2013年對敘利亞化學武器的打擊時,這一點首次得到體現。最近幾個月,(美方)單邊脫離阿富汗的行動就生動地證明了這一點。”

帕利說,“這在八天前又很明顯。另一個基本趨勢是美國對中國的關注,這並不新鮮。在這種戰略分析中,歐洲的重要性越來越小。這是一個事實。我們也許沒有我們的一些歐洲夥伴那麼驚訝,對他們來說,這個警鐘更加殘酷,但美國的可靠性不再像過去那樣強大。”

記者問,“您認為對歐洲的後果是什麼?” 帕利說,“具有諷刺意味的是,當這個(澳英美,AUKUS)奧庫斯夥伴關係被公開時,歐洲人剛剛為印太地區制定了一項戰略。這證明歐洲人能夠共同確定其利益所在。” 她指出,“歐洲人現在已經明白,他們必須能夠捍衛他們的利益,無論這些利益在哪裡,甚至在歐盟的邊界之外。這是我們將繼續進行的工作,其直接促進了歐洲國防的建設。”

帕利說,“歐洲有一個獨特的機會來宣稱自己是一個戰略力量。這將是其第一份白皮書的目標,即‘戰略指南針’,將於2022年在法國擔任歐盟輪值主席國期間通過。我們有一個選擇:要麼歐洲正視它,要麼歐洲自我消失。”記者問,“美國是法國的一個主要盟友,特別是在情報、反恐、太空和北約內部。事情能像以前一樣繼續嗎?”

帕利說,“共和國總統和拜登總統在周三的首次接觸中開始進行必要的澄清。我毫不懷疑,這項工作必須繼續和深化。”她說,“在北約框架內也是如此,許多個月來,我們一直對政治對話的弱點感到遺憾。我們已經計畫在2022年通過一個新的戰略概念,為重啟這一對話作出貢獻。”她表示,“所以我們顯然無意離開北約,我們是北約內部可靠的夥伴。我仍然相信,歐洲人也有聲音可以發出來。當他們為自己的安全動員起來的時候,他們就為大西洋聯盟的信譽作出了貢獻。”

記者說,“關於澳大利亞人,自9月15日以來,您是否獲得了關於他們做法的任何‘澄清’?”帕利說,“沒有。我們在9月15日發表了一份新聞聲明,在此之前,在‘奧庫斯’公開宣布之前的幾個小時,我方面進行了電話聯繫。從那時起,您可以關注媒體的公開聲明,但澳大利亞當局和我們之間沒有任何聯繫”。她說,“然而,9月16日,(法國)海軍集團收到了違約通知。這為解決海軍集團與客戶之間的商業糾紛開啟了一個程序。我所知道的就是這些。”

記者追問,“與澳大利亞的聯繫是否被凍結?” 帕利說,“今天,(法國)海軍集團和其客戶之間正在進行接觸,我們所談論的是解決商業糾紛。我們將確保海軍集團及其分包商、員工的利益,以及我們的利益,得到維護和良好的保障。”記者問,“這些潛艇的銷售是與澳大利亞更廣泛的戰略夥伴關係的一部分。‘奧庫斯’聯盟是否使人們對夥伴關係的其他方面產生懷疑,這些方面在過去可能包括聯合軍事演習?”

帕利說,“這是我們正在非常仔細地研究的問題之一。但可以肯定的是,法國的印太戰略不會隨着澳大利亞潛艇的出現而消失”。她強調,“我們是一個印太國家,這不是一次違約會改變的事實。我們在該地區仍有約200萬人口,有7000名軍事人員駐紮,有93%的(法國)專屬經濟區。”

記者問,“像‘綠寶石’號核攻擊潛艇這樣複雜的任務,今天還能像2020年10月那樣不在澳大利亞停留而進行嗎?” 帕利說,“我們有各種機會在澳大利亞以外的地方停留,這並不是說如果澳大利亞人向我們提供招待,我們就不會考慮。”她說,“但今天它不在桌面上。我們不是每年都做這種類型的任務。在這個領域,法國並不孤單。”

帕利指出,“幾年來,我們一直在發展與日本、新加坡和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和印度的夥伴關係,與這些國家在行動事項、軍事裝備和情報方面的合作正在加強。面對中國不斷上升的侵略,這些國家都處於微妙的境地,我不相信‘奧庫斯’夥伴關係宣布的條款會有助於減緩軍事升級的進程。我們不希望參與一種自我實現的預言。”記者問,“您是否擔心這場外交和軍事危機會對12月12日的新喀里多尼亞(獨立)公投產生影響?”

帕利說,“很難預料澳大利亞在該地區的聯盟的這種重新配置的後果。然而,出現的問題是喀里多尼亞人對其自身安全的看法。而公投中包括的一個問題是,這種安全是在共和國內部還是在外部提供更好。”記者問,“法國真的有辦法實現其在印太地區的野心嗎?” 帕利說,“2022年的國防預算應達到409億歐元,自五年(馬克龍總統)任期開始以來,又有260億歐元被用於我們的軍隊。我不是那個告訴您法國沒有辦法實現其野心的人。”

帕利認為,“基本問題首先是歐洲人之間的協調努力。當然,在如此廣闊的地區,一個國家並不具有同樣的影響。另一方面,如果幾個國家把自己放在歐洲的旗幟下,並承擔這個願望,在這個地區有自己的聲音,這是很有意義的。仍有工作要做,但過去四年所做的一切都開始有了效果。”

記者提到,“關於英國,‘奧庫斯’聯盟的另一個成員,與法國的軍事合作,現在基本上是基於《蘭開斯特宮協議》,如何繼續?” 帕利說,“這要由英國人說了算。在他們做出選擇的時候,首先是英國脫歐,然後是‘全球英國’(Global Britain,一個將英國外交政策引向美國和印太地區的戰略概念),最後是對美國的更大依賴,球就在他們腳下。”

記者說,“然而,這種合作包括在核領域的非常結構化的計畫,以及用於裝備法國和英國海軍的導彈。他們能在這種情況下繼續嗎?”帕利說,“在2010年達成的《蘭開斯特宮協議》之後,我們決定啟動一些聯合計畫,包括導彈計畫。這個方案將是未來幾周激烈討論的主題,正是因為我們必須確保我們有一致的要求。與最初的時間表相比,這一討論將被推遲。”

記者問,“在薩赫勒地區,法國正在重新部署其部隊,特別是在尼日爾。一個美國人也擁有大部分行動手段的國家。在這次潛艇事件之前(雙方)就已經設想了加強合作。現在仍然是這樣嗎?”帕利說,“法國與薩赫勒夥伴詳細討論了法國在薩赫勒地區的軍事存在的重新配置問題。今天,‘新月沙丘’(Barkhane)行動的指揮所位於乍得。我們希望在馬里重組我們的部隊,以及鞏固我們在尼日爾的存在,並在那裡設立一個指揮所,以便儘可能接近這個位於尼日爾、馬里和布基納法索之間的中央‘三邊’地區,那裡是聖戰團體的後方基地”。

帕利說,“我們與我們的美國夥伴進行了幾年的反恐鬥爭,這是一場共同的鬥爭,構成了我們兩國之間的基礎之一。我們希望繼續這種合作,這也是共和國總統和他的美國同行在周三討論的要點之一。我們已經有機會利用美國在尼日爾的這種存在來開展行動。這是一項已經顯示出其現實意義的工作,並且註定要繼續下去。”

記者問,“在薩赫勒地區,俄羅斯的野心也越來越明顯,特別是馬里政府與僱傭兵公司瓦格納集團之間可能簽訂的合同。您對這些談判了解多少?”帕利表示,“我曾有機會與馬里過渡政府的國防部長交談。我告訴他,如果馬里的意圖是與俄羅斯僱傭軍建立夥伴關係,那麼馬里將把自己孤立於國際社會的其他地區”。

帕利指出,“我還說,這是一種加強其主權的奇怪方式,就像人們經常聲稱的那樣,因為如果您看看中非共和國正在發生的事情,這些僱傭軍就是侵蝕國家主權的設計師,他們壟斷了礦產資源,現在又壟斷了海關租金。”

帕利說,“這些主權的喪失每天都在變得更加明顯。法國和目前站在馬里一邊的所有夥伴想要的不是俄羅斯僱傭兵的到來,而是馬里國家的回歸。我的同行回答說還沒有決定。我告訴他,言語是一回事,但重要的是行動。”記者問道,“這將是一條紅線嗎?” 帕利說,“如果馬里採取這一決定,將在國際社會的有力支持和使用僱傭軍之間造成嚴重的不協調。這兩者不能共存。”

記者談到,“在北部,隨着法國軍隊的離開,阿爾及利亞也正在成為地區安全的主要參與者。這是件好事嗎?”帕利說,“在北部,法國駐軍的重新配置決不能導致安全真空。我們在當地與馬里軍方和聯合國馬里多層面綜合穩定特派團進行了非常密切的對話,以便他們能夠 ‘不過渡地’在我們將要歸還的基地中定居。對於阿爾及利亞在馬里北部的作用或意圖,我沒有特別的評論。”

記者問,“財政法案已於9月22日星期三提交給部長會議。(法國)國防部的信用是否因海軍集團的合同違約而受到影響?”帕利回答說,“軍事計畫法是以長期戰略眼光為基礎的。我們在一份名為‘戰略審查’的文件中提出了這一願景,如果您仔細閱讀,該文件預計了印太地區緊張局勢的上升。”她說,“因此,我們在面對事件時不會動搖,無論它們多麼動蕩不安。重要的是,在緊張局勢加劇的情況下,保持我們軍隊力量上升的進程。”

帕利說,“我們很幸運,在法國有主權的國防工業。為此,我們需要國家訂單和出口的成功。當然,此案對海軍集團及其分包商也會產生影響。但是,由於軍事計畫法,我們有可能緩衝這種影響。”

記者最後提及,“(今年)7月底,在與以色列間諜軟件天馬(Pegasus)有關的醜聞背景下,特別是被摩洛哥用來監視法國政治家和記者。您問您的以色列同行,法國號碼不能再像美國號碼那樣被這個軟件盯上。此後您被告知了什麼?”

帕利說,“我們向以色列政府提出了這一要求,以色列政府是唯一有權為這種由私營公司NSO集團設計的天馬產品發放出口許可證的政府,而且在發放許可證時必須確保該產品在未來的使用;如果該產品被用於監視法國號碼,則不會發放許可證。我們得到的答覆是,情況會是這樣。我不能告訴您更多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