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節目

盛治仁:台灣特色的中華文化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文化不同

音頻 10:38

在兩岸政治關係緩和,經貿合作加速的同時,馬英九政府顯然希望藉由文化,標示台灣的不同,承認與大中華文化血脈相承,但更突出台灣最近六十年發展中逐漸鞏固的自由、民主、多元價值。“台灣特色的中華文化”的概念應運而生。

廣告

伴隨着台海兩岸緊張關係迅速解凍的步伐,台灣總統馬英九2009年10月提出了“台灣特色的中華文化”概念。一方面大力推動島內文化產業發展,另一方面鼓勵台灣文化走向世界。相對於陳水扁政府時期的“去中國化”努力,“台灣特色的中國文化”的提法顯然既肯定了歷史的傳承,又強調了最近半個多世紀的發展。在兩岸政治關係緩和,經貿合作加速的同時,馬英九政府顯然希望藉由文化,標示台灣的不同,不否認與大中華文化的血脈相承,但更突出台灣最近六十年發展中逐漸鞏固的自由、民主、多元價值。操作推動這項文化戰略的核心人物,不是來自文化界的人士,而是一位政治學博士 台灣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盛治仁。

台灣行政院文建會主任委員盛治仁2010年4月12日在巴黎台灣文化中心
台灣行政院文建會主任委員盛治仁2010年4月12日在巴黎台灣文化中心 RFI/Chine

盛治仁是美國西北大學的政治學博士,返回台灣後,曾活躍於台灣媒體。2005年起進入東吳大學政治系任教。2006年,台灣社會反陳水扁政府貪污腐敗的聲勢浩大的紅衫軍示威運動中,他曾擔任“倒扁總部”的國際發言人。2009年11月起,他接任台灣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文建會)主任委員。

從研究政治學科,到主持文化事務,盛治仁坦承曾幾經猶豫。那麼,總統馬英九賦予他的使命是什麼呢?盛治仁先生4月12日在巴黎台灣文化中心出席記者會時,接受了法廣中文部的採訪。

盛治仁:“我們是做文化行政,而不是藝文創作。很多行政問題都需要我們努力溝通協調。所以,我很高興。像文創法(編者註:文化創意產業發展法,2010年1月獲得台灣立法院通過)在立法院討論已經六、七年,但我們在一個月內,經過很密集的討論,使之獲得通過。總統當時請我來,正是希望我能在協調和溝通方面,強化文建會的功能, 畢竟很多文化建設和交流不是只有文建會單獨運作,他與外交部、教育部、國會都有很多橫向協調和溝通。我的功能,其實就是一個協調溝通者。我們有很多與外交部、與教育部的合作計畫,希望能在各個層面,一方面通過教育往下紮根,讓文化在台灣生根,與外交部的合作則是希望能夠走向國際,讓國際上透過文化認識台灣。所以,馬總統很希望我能夠完成橫向協調溝通這樣一種功能。”

盛治仁先生在記者會上特彆強調了台灣文化的特殊性。他說:

“我覺得我重要的工作是讓大家能夠有機會認識到台灣的獨特性和重要性。歐美朋友會在直覺上認為台灣文化是整個中國這個文化中的一部分。但是,我要借這些機會向大家指出來,其實這個認知不一定對。台灣在歷史上有一個非常特別的過程。他在很短的一、兩百年之內,曾經被西班牙和荷蘭統治,被日本統治,然後受到中華文化最深、最基礎的影響,過去這五十年,又受到美國和歐洲文化的影響,更不能忘記說,1949年的時候,全中國幾乎每一個省,都有相當數量的人,因為戰亂,遷徙到台灣。所以,在這樣小的島嶼上面,短時間內受到這麼多文化,又將中華文化包在一起,互相激蕩了五十年以後,才產生了今天一個非常特殊的台灣文化,又是華人社會裡面,最自由、最民主的一個制度之下,孕育出的很多創意。我覺得,大家應該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可以用形容詞來說,這是一個非常有台灣特色的中華文化。大家在接觸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文化時,會明顯感到他的不同。”

:馬英九先生提出的戰略是“台灣特色的中華文化”。您剛才在記者會上闡述了台灣文化的特殊性,那在新的文化戰略中,中華文化部分佔怎樣的地位?

盛治仁:“台灣文化的基礎和本質當然是中華文化。只是,台灣過去這一、兩百年在歷史上的特殊性,以及過去這幾十年,我們的自由、民主、開放制度,其實我們已經發展出一套與中國大陸在本質上和形式上都不太一樣的、很有特色的本身的文化。所以,我們希望通過我們特有的文化來認識台灣。“台灣特色的中華文化”可以這樣定位,就是以中華文化為底蘊 在傳統文化的保存上,在很多方面,其實我們比中國大陸做得更好,因為當初,在文化大革命的時候,很多中國過去的傳統都被推翻,可是台灣卻很認真地把這些保存下來。在創新的部分,因為民主、自由的制度,讓各種創意和文化都能互相激蕩,又結合了歐美、日本這些文化的激蕩。簡單地講,就是我們傳統的地方更傳統,創新的部分更創新。這樣就結合出一個很有特色的台灣文化。我們希望在這樣的定位下,讓全世界都看到我們。“

問:馬英九總統的文化戰略也強調加強兩岸的文化交流。兩岸目前經貿關係迅速改善,那麼在文化交流層面,您主導下的文建會,以及將在2012年建成的文化部有怎樣的設想?

盛治仁:“兩岸交流也是我們工作的重要一環。其實,雙方,無論是民間還是官方,多有數不清的交流。幾個月前,(大陸)文化部的副部長曾來台灣訪問,台灣文建會的副主委過去幾年間也多次去大陸訪問,各方的接觸非常頻繁,民間的交流,彼此的展演、互動,已經多到無法計算。我覺得這種兩岸間的文化交流,相對門檻比較低,因為沒有語言障礙。這是我們未來會持續加強、推廣的部分。”

問:但是,儘管文化交流說起來是文化活動,應當遠離政治,但是,事實上,文化交流與政治也是密不可分,那麼,兩岸文化交流是不是也會經常要面對政治上的干擾?

盛治仁:“我想多多少少都會有。可是,我想,我們秉持一種精神,就是盡量降低政治上的思考。既然是文化交流,就盡量單純化,把他作為一種彼此認識和了解。如果做任何事情,背後都要加入很多政治目的,那就會把事情複雜化。這種態度不僅僅針對兩岸文化交流,和其他國家交流我們也抱同樣的心態,都盡量走向文化交流。我覺得這樣做其實對所有方面都最好。”

但是,文化交流也會面對不同的歷史解讀問題。大陸方面考慮慶祝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的時候,台灣則在籌備慶祝中華民國建國一百周年。文建會是多種慶祝活動的主力推手。在《國父傳》拍攝問題上,盛治仁此前已特彆強調,不會兩岸合作。也就是說,對歷史的不同解讀也會在文化問題上表現出來。

對此,盛治仁回答說:“這個事情的核心其實不是文化活動,而是政治活動。對我們來講,是慶祝中華民國建國一百年,我們不是在慶祝辛亥革命。時間也不一樣。辛亥革命一百年是今年,中華民國建國一百年是明年。這和前面提到的文化交流是兩個不同的事情。所以,慶祝中華民國一百周年的相關活動大概都會單純化,這是我們自己的慶祝。在這個問題上,大概兩岸之間沒有太多的空間可以合作。”

問:大陸方面對台灣慶祝中華民國建國一百周年的活動是否做出過反映呢?

盛治仁:我沒有看到他們有什麼反應。而且,說實話,我們大概不需要太在意他們有什麼反應。因為這是我們為自己慶生的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