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一周

陳哲男司法黃牛案判決大逆轉的來龍去脈

音頻 06:35
17 分鐘

台灣前總統府副秘書長陳哲男涉及的司法黃牛案,在上星期三「更一審」宣判,從一審的十二年有期徒刑,改判七個月,由於差距實在太大,引起台灣輿論關注,主流媒體都是「頭版頭條」的大新聞,為什麼這個案子這麼受到重視?

廣告

第一個原因是陳哲男的身分。他早期擔任過幾屆立法委員,陳水扁選上台北市長後,跟着陳水扁進入台北市政府擔任民政局長;2000年陳水扁當選總統,他又進入總統府擔任副秘書長,很受到陳水扁的信賴,被聘為國策顧問。其次,他是個爭議性的人物,早期是國民黨籍的立委,但因為提出「一中一台」的主張,被國民黨開除黨籍;成為民進黨黨員後,又因為接受「高雄捷運」外勞仲介業者招待出國旅遊涉足賭場,被迫辭掉國策顧問,陳水扁也把兩座頒給他的勳章追回,最後也被民進黨開除黨籍。第三個原因就是,這件司法黃牛案的判決,從十二年改判七個月,爭議實在太大,導致台灣輿論界高度重視。

●擔任總統府副秘書長這麼高的職位,還能搞「司法黃牛」,實在令人匪夷所思。請你介紹一下這個案子的來龍去脈?
陳哲男擔任總統府副秘書長期間,因為是陳水扁跟前紅人,可以說權傾一時,是當時綠營權貴和政商人士親近陳水扁的重要管道,很多高階人事案件、重要的工程、法案要過關等等,都會找陳哲男,請他幫忙解決困難。其中有一家建設公司的董事長梁柏薰,就因為涉及銀行超貸案件被告上法院,透過關係找上陳哲男,希望幫忙擺平官司,還付出600萬元的支票和包了110萬元的奠儀,但最後還是被判刑一年,不得不逃往大陸。後來梁柏薰回台灣投案,向媒體爆料說「總統府副秘書長收錢不辦事」,才把這個內幕給抖了出來。根據起訴書記載,陳哲男為了取信梁柏薰,曾經安排一個飯局,邀請檢調和司法高層官員和這位商人聚餐,不過實際上並沒有和承辦這個案件的法官接觸,可能收的錢太多,忘了這一條了。

●為什麼這麼受到矚目的司法黃牛案,台灣各級法院的判決會出現這麼重大的差異,關鍵究竟在哪裡?
這個案件一審判刑十二年,二審減為九年,「更一審」改為七個月,主要的關鍵在於一審和二審的合議庭法官,都認定這是觸犯「貪污治罪條例」里的「公務員利用職務上機會詐取錢財」,但「更一審」合議庭卻認,陳哲男的行為沒有辦法構成「公務員利用職務詐財」,只能構成刑法裡面的「詐欺取財罪」,因為這位副秘書長雖然有詐財,但沒有實際進行關說,而且事發後又把600萬元全部還給這位商人;還有,陳哲男向梁柏薰說可以擺平官司,讓梁柏薰誤信他有這能力,「更一審」認為,是因為陳哲男多年政治和社會歷練累積的人脈,而不是因為「總統府副秘書長」這個職務的關係。不過這個見解被台灣的媒體轟得體無完膚,台灣輿論認為,這就好比陳水扁的夫人吳淑珍,儘管深居簡出,但就因為「夫人」的頭銜,就可以插手扁家四大弊案,收取十幾億的賄賂,總統府副秘書長的職位,和這件司法黃牛案當然有關。

●在「更一審」判決之後,未來這個案件還會有什麼發展嗎?檢察官會不會再提起上訴呢?
檢方已經表示,等收到判決主文之後,他們會研究是否要再上訴,一般研判,檢方應該會上訴。不過這還不是最勁爆的發展,最令人跌破眼鏡的是,在台灣的輿論不斷抨擊之下,做出大逆轉判決的高等法院「更一審」合議庭法官出現了內鬨,合議庭由三位法官組成,「受命法官」和「陪席法官」因為受不了外界壓力,都申請調離這位「審判長」的合議庭,而且高等法院已經同意了,其中一位法官甚至還申請辭職,目前法院都正在慰留中。內幕消息指出,當初改判七個月確實爭議很大,三位法官經常在法院內為這個案件爆發爭執,其中兩位法官在進入法庭宣判之前都還在和審判長溝通,但最後無效。台灣上周才爆發高等法院法官集體收錢的案件,台灣還決定成立廉政署,專門調查公務員貪瀆,在這個時刻,這個合議庭三位法官的內鬨特別引人矚目,未來發展可能還涉及審判長的職權問題,甚至牽動台灣的司法改革,值得持續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