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亞論壇

香貝里的政治擦邊球 ( 一 )

音頻 12:05

對島內的台灣人來說,中華民國台灣是一個理所當然的國家概念,因為台灣民眾在這個框架里接受政權的治理。在沒有邦交關係的法國,即使在非正式場合,使用中華民國台灣,從外交上講,也很可能會面對與法國有邦交關係的北京政府以法國政府通過建交協議承諾的一個中國的立場提出異議甚至抗議。在台灣總統選舉即將到來的時刻,在北京不喜歡的民進黨對馬英九的兩岸政策強烈質疑的時候,堅持把大陸包括在台灣版的一個中國,即中華民國內的馬英九政府的非正式外交團隊在法國的香貝里漫畫節上以主賓國的身份亮相,出人意料地得到了陳水扁時代看不見的來自北京的沉默。這也許是馬英九承諾的兩岸政治談判前,北京的新的姿態。香貝里的主賓國這件事,很可能被馬英九政府放心地列為顯赫的文化外交政績,事實上在選舉前為馬英九政府提供了反駁反對黨批評的材料。

廣告

法國香貝里漫畫節 ( Festival International de la Bande Dessinée, Champéry, Savoie ) 在剛剛過去的星期天落下帷幕。雖然香貝里是個不大的城市,香貝里漫畫節在法國也遠比不上安古蘭漫畫節的規模和影響,但是因為台灣漫畫代表團的出現,今年第三十五屆漫畫節給平時相對默默無聞的小城增加了幾分地緣政治的色彩。

在十月十四日漫畫節開幕式的現場,駐法國台北代表呂慶龍和馬英九政府的副部長,新聞局副局長許秋煌,新聞局官員劉代光三個人與香貝里主管文化的副市長 Jean-Pierre Ruffier 及漫畫節主席 Serge Ripoll 同時出現在攝像機,話筒和來賓的面前。

如果你仔細看,漫畫節主席,他的衣領上別著慶祝中華民國建國100年的紀念章,他那條頗具節日氣氛的鮮艷的 Lanvin 領帶還是呂慶龍當天贈送的禮物。那氣氛,那情景,就像把台北的慶祝活動搬到了法國一樣。

香貝里的副市長 Jean-Pierre Ruffier 在開幕式的講話中強調,台灣代表團的到來使香貝里具有了國際性。漫畫節主席則強調台灣館是香貝里漫畫節有史以來開設的第一家外國館。

在題為 « 台灣國旗飄揚香貝里 » 的文章中,承辦這次台灣館漫畫展布展業務的台北書展基金會在它的網站上寫道 « 許秋煌受邀在開幕典禮上致詞時表示,此行是台灣首度以國家名義、大規模邀集原創漫畫家到國外參展。 »  呂慶龍則在講話中強調台灣作為主賓國受邀到香貝里展示漫畫是多麼的高興。

他們的 « 主賓國 » 的提法在香貝里漫畫節網頁的首頁得到了法文的印證,你可以看到在台灣的青天白日旗的邊上,清楚地寫着 « Taiwan ROC, pays invité d’honneur » ( 中華民國台灣,主賓國 ) , 而不僅僅是在網站內頁里寫着的 Le Pavillon Taiwan 台灣館

十月十七日,法國的Dauphiné Libéré 日報 在報道台灣為這次漫畫展投入了十五萬歐元資金的同時,也把圖片中的呂慶龍稱為大使。

在與台灣沒有邦交關係,只承認北京政府,承諾堅持一個中國的法國,媒體上出現這樣的提法,如果是在陳水扁時代,早就會成為外交事件,成為又一場舌戰的導火索。然而密切注視台灣在各國非正式外交團隊工作的北京政府這次卻選擇了沉默。

很難確認只有馬英九政府才能讓北京的官員對在過去他們完全會抗議的現象面前視而不見的說法,但至少這也是一種合理的假設。

明年一月十四日,台灣將舉行總統和立法選舉。幾個月來,民進黨候選人蔡英文和馬英九在愛不愛台灣;中華民國到底指的是什麼的問題上短兵相接。馬英九堅持包括大陸疆域在內的一中各表框架里的中華民國,而蔡英文提出只包括台灣的中華民國。顯然,蔡英文的提法沒有辦法讓北京接受,這使他們只剩下馬英九一方可以進行政治對話。

而呂慶龍,無論他本人的政治傾向是什麼,即使他自己說,他過去的外交經歷使他上了北京的黑名單,但他是馬英九政府派駐法國的台北代表。呂慶龍在法國以文化平台從事的政治與外交的擦邊球,在目前的台灣選舉臨近和台海關係緩和的政治背景下,處在一個非誠勿擾的境地,除非關注他的人誠心要和國民黨背景的馬英九政府爭個你高我低。

可以想象,如果北京方面提出抗議,台灣民進黨方面一定會逼馬英九表態。無論馬英九怎麼表態,立即將轉變成為可以放進選舉的烈火中錘鍊的政治佐料。 中華民國包不包括中國大陸,馬英九是不是親大陸這些話題,將再次成為反對黨喜聞樂見的對峙武器。

當北京不表態,這次香貝里漫畫節台灣館的出現和台灣的主賓國地位很可能被馬英九政府放心地列為顯赫的文化外交政績。

在島內,台北政府出不出錢資助漫畫家來法國參加漫畫節,在漫畫節期間辦不辦台灣館,早在今年7月就已經成為選舉前的政治話題。

 歡迎點擊收聽最新一期歐亞論壇專題節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