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解說

回歸二十年後 香港還“香”嗎?

音頻 06:10
習近平在香港閱兵式上,2016年6月30號
習近平在香港閱兵式上,2016年6月30號 路透社提供

明天,7月1號是香港回歸中國20周年紀念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已經於28號謝夫人彭麗媛抵達香港出席移交慶祝儀式。回歸20年後,香港社會許多領域都已經悄然發生了巨大的改變,香港還能“香”多久可能是關注香港未來的人最擔心的問題。

廣告

1997香港回歸中國之前,“香港”這個名字意味着高度繁榮的物質世界,被認為是英國嚴謹的行政管理和港人勤勞個性結合的成功典範。回歸祖國懷抱二十年後,香港依然繁華,依然忙碌,依然是世界各地的投資者磁石,但香港已經發生了深刻的變化,隨着中國經濟的迅速發展,香港之前的優勢已經喪失不少,而政治以不可逃避的方式進入了港人生活,這也是不爭的事實。

20年前,英國將香港主權移交給中國之際,兩國簽署了簡稱為《香港基本法》的協議,其中就規定香港將在未來50年內保持高度自治、保留資本主義金融體系及獨立的司法結構。也就是通常所稱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50年不變。回歷史,可以看到,97年至2003年,北京當局確實放手讓香港管治團隊處理,沒有隨便對香港事務進行干預。

但2003年情況發生了變化,7月1日,50萬港人因擔心侵害基本人權與自由,走上街頭抗議基本法第23條立法。這是就香港境內有關國家安全,即叛國罪、分裂國家行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顛覆國家罪及竊取國家機密等多項條文作出立法指引的憲法條文。據擔任過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的香港民主人士李柱銘透露,《第二十三條》關於顛覆中央人民政府的罪名是於1989年發生六四事件後才再次加入《基本法》草稿中,因此有分析認為這個條文是針對支聯會及泛民主派。雖然港府之後撤回草案,但北京中央與香港關係自此出現了巨大變化。

儘管如此,不可否認的是,香港回歸之後,在“一國兩制”政策的框架下,在《基本法》的保護下,與大陸相比,還是享受着相對的言論自由,獨立司法體制以及投票選舉權。這些都是一海相隔的中國大陸的民眾可望而不可及的人權的體現。

但20年後,香港中國大陸經濟融合愈來愈深。北京的影響力日益凸顯,北京當局愈來愈強調「一國」的政治作為,反使香港年輕人對中國的認同創下新低。

與此同時;近幾年來發生的不少事件引發北京對香港態度開始強化的擔憂,尤其是2015年香港銅鑼灣書店五人“失蹤事件”,無疑對香港出版,言論,以及司法自由帶來了沉重的一擊。從“佔中”、普選案失利,到2016年的香港立法會宣誓事件,不僅給香港社會帶來衝擊,出現了巨大的社會分野,也把大陸人和香港人之間的矛盾,一次次推到浪頭。

就在香港年輕人上街抗議追求民主、自由、公平、公義同時,一些80後、90後大陸年輕人甚至出現“檢討一國兩制”,要強硬對待香港的激進聲音。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一國兩制的框架下,香港人還擁有相對的抗議和示威的權利,這可能也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到香港之際,香港警方和保安如臨大敵,風聲鶴唳的原因。

就在習近平抵達前,包括學運領袖黃之鋒在內的支持民主抗議人士,28日爬上香港灣仔金紫荊廣場的象徵著香港回歸的金紫荊花像掛上抗議標語,遭港警逮捕。他們關押三天後獲釋,他們須在9月底向當局報到。

習近平周五在新界石崗軍營檢閱了解放軍駐港部隊。據報導,受閱的還有特種兵、裝甲兵、通信兵、工程防化兵、防空導彈和直升機方隊等。但就在這個凸顯中國主權的閱兵場合,似乎也暗藏着許多不安的因素,港府這次接待習近平的維安工作拉高到最高層級。香港媒體報導,所有前往採訪的媒體禁止攜帶液體或膏狀物,筆、飲料和平板電腦也都禁止入場,安檢相當嚴格。香港01報導,中共解放軍駐港部隊新聞發言辦公室發出採訪通知,表示為確保活動安全及順利進行,記者進入場地前須經過嚴格安檢。

習近平28號在抵達香港時曾深情地說,這是他九年後再度訪港,但香港一直在他心中,他重申確保“一國兩制”行穩致遠。但台灣中央社報道引述成功大學政治系教授周志傑分析,北京仍強調“百年屈辱”的歷史觀,也要在香港實現民族復興夢,但始終不能理解香港或台灣民眾的想法,更想“以力服人”,“把港台抓住”,“想用政治、經濟、軍事力量來綁住你”,這也是北京當局的想法與香港年輕世代的民意愈離愈遠的原因。

但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畫6月公布最新半年度調查,只有3.1%的香港年輕人認同中國人或廣義中國人身分。

在此前提下,習近平未來如何面臨香港雨傘,新世代民意的變遷,北京當局的對港政策是否會微幅調整,都是外界觀察的重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