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要聞解說

香港藝術家Kacey Wong談反送中“和勇不分”現象及發展趨勢

音頻 06:39
香港街頭反送中抗爭者扔燃燒瓶,2019年10月13號
香港街頭反送中抗爭者扔燃燒瓶,2019年10月13號 REUTERS/Athit Perawongmetha
作者: 艾米
20 分鐘

周日,由民陣發起的10.20九龍大遊行組織者說約有35萬人參與,遊行和平開始後,示威者於街頭進行縱火、刑毀等,和警方發生激烈衝突,而油尖旺一帶多間中資商店、港鐵及交通燈等受到波及。港府夾在意志堅定的抗爭示威者和不退讓的北京中央政府之間,手腳似乎被捆綁着,對走出危機也是一籌莫展。香港抗爭何去何從?

廣告

我們還是請香港藝術家Kacey Wong來談談他的看法。他剛剛應邀到維也納的TEDTalk平台上做演講分享香港反送中抗爭的經驗。

法廣:香港反送中運動爆發四個月以來,您觀察到的運動發展勢頭如何?

Kacey Wong:現在和五年前已經大不同:從以前的公民抗命轉換為非文明公民抗命。五年前的公民抗命就是去犯法,然後等警察逮捕自己,通過被捕去抗命來表達對法律的尊重。但現在完全不是這樣,因為有些法律根本就不應該被尊重,比如《送中條例》或《反蒙麵條例》,所以很多香港的抗爭者都不尊重這些法律,並且主動犯法,所以看到上街的人還矇著面,警察來了他們就像水那樣流走。通過這樣的方法表達他們對自己本來應該有的更高的法律的尊重。對我來說我覺得這是一個成熟的表現。

法廣:從最近一段時間和昨天10月20號街頭表現看,警方和抗爭者都有暴力升級的趨勢,如何解釋?

Kacey Wong:香港出現了一個很有趣的現象,叫“和勇不分”,即“和理非”和勇武的結合。因為現在香港的抗爭者都明白,不可以完全只用“和理非”的方法,應該在和平方式里加上“勇武”的力量,所以可以看到抗爭會有和平的集會階段,然後會有一些勇武的人士出來抗爭。因為如果只用完全和平的方法,政府根本不予理會。和平的老方法之前差不多用了十年,但政府完全不管民眾的憂慮,因而導致現在發展到“和勇不分”的一步。

法廣:但是在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上周的年度施政報告中還是對街頭抗議者的政治訴求充耳不聞,採取不直面躲避的方法。也就是說“和勇不分”的方式似乎也不能讓政府予以更多關注,在這樣的情況下,未來走出危機的出路何在?

Kacey Wong:現在就是通過國際的力量將香港的問題提升到國際外交的層面,將香港的訴求壯大,進而引起其他國家的關注。其實也不能說完全沒有用,目前可以看到,因為勇武的舉動讓送中條例壽終凈寢。而且,在外國的層面,他們也可以將香港問題用在外交層面上,比如美國特朗普政府用香港的議題的處理作為與北京進行貿易談判的條件。

如果只停留在本土的範圍內,聲音就只有本土的人可以聽到,現在香港的做法就是將其提升到國際層面,但這也不是誇張的。因為中共的力量正在全球化。所以中國共產黨的問題不但是香港的,也是全球的。

法廣: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香港不僅得到了全球的關注,而且抗爭的方式已經開始輸向外國,比如西班牙,巴基斯坦或智利都出現走上街頭抗爭的年輕人,儘管初衷不盡相同,但形式上也有相似之處,都是年輕人在唱着主角……

視頻:Kacey wong 在維也納 TED 演講分享香港雨傘運動,反送中抗爭經驗分享 (英文)

Kacey Wong:現在香港抗爭的支持和地位為全球第一,在西班牙的加賽羅尼亞地區,抗議者也發出“如果不聽我們的訴求,就將做一個香港給你們看”的威脅。香港本來是一個城市,但現在已經變成了一種方法。當然這些方式也並不是香港的原創,比如,加泰羅尼亞人曾經喊出“加泰羅尼亞不是西班牙”的口號,香港也搬過來用,說“香港不是中國”,可以看出全球互相學習抗爭的方式。不僅是香港,還有巴基斯坦,印度尼西亞等地區也發生着類似的抗議,所以,香港從五年前的雨傘運動慢慢走到今天的反送中運動,這個過程中學了很多很多痛苦的經驗,這些經驗都凝聚着血和汗。現在香港慢慢經歷着警察的暴力和自己人打自己人的現象,這些可能都是外國人還沒有看到的現象。

所以我覺得香港現在發生的一切是一個新歷史進程的第一章。外國的朋友應該好好學習:因為中國的影響不僅限於香港,而是已經全球化了。

對我自己來說,作為一個藝術家,很多時候可能會想自己只是一個小小的藝術家,做不了什麼,但仔細想想,很多人本身也不是藝術家,他們都可以參與這個運動。

所以並不是只有偉大的人才可以參與,而是全民族都可以參與的,所以我現在來到維也納,也是受到他們的邀請來TEDtalk演講,和他們分享一些小東西。所以,永遠都是一些小事可能改變運動的方向,因此不要小看自己。

感謝Kacey Wong先生接受法廣專訪。

youtube 鏈接:https://www.youtube.com/user/daggerf5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