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特別節目

法廣專訪台灣網絡打假中心

音頻 06:15
台灣Line 上傳的傳播假新聞的圖片
台灣Line 上傳的傳播假新聞的圖片 網絡截圖
作者: 楊眉
18 分鐘

網絡輿論導向影響選舉結果,這在全球各國選舉中逐漸成為慣例,將於周六舉行的台灣總統與立法選舉中也很可能受到同樣的影響,記得早在2018年的地方選舉中,台灣就有輿論認為目前的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的當選就受惠於來自中國大陸的網絡輿論導向,不過,同樣,台灣民進黨也因楊蕙如事件而被指控操控輿論,為了避免台灣選舉受到虛假信息的影響,台灣多家非政府組織設立了假消息追查小組,本台特派台灣記者拉加德對信息追查小組進行了專訪。

廣告

 

 

 

追查小組工作的目標許多是來自中國大陸的虛假新聞:調查小組的地點就在台灣一家電視台的底層,負責追查虛假新聞的五位記者之一,一位姓陳的女士向記者表示 :“一周以來,網絡虛假新聞多若牛毛;我們認為他們中有許多來自中國大陸,比如說,這條新聞攻擊的目標是台灣民進黨的一位官員,而這條消息是用廣東話書寫的,這就說明,這位來自大陸的網絡水軍是完全搞錯了方向。”

不過,在廣東話,普通話或者閩南話的書寫上出錯,這是十分低級的錯誤;今天的網絡水軍一般都不會犯這樣的錯誤。最近,在中國國內被禁止的youtube網站新冒出了許多評論有關台灣政治的評論員,一位負責網絡視頻打假的記者向法廣展示了一位頭髮被染成時髦顏色的年輕人,他是去年七月才在youtube網站開設賬戶,他的所有的言論都是支持中國共產黨,支持台灣國民黨,而且他在網絡呼籲籌資使用也是中國大陸的微信等平台。

很明顯,北京政府在對台灣與香港顯示強硬立場之後,導致台灣相當一部分的選民即使捂着鼻子,也要選擇民進黨,使用輿論導向,製造虛假信息來分裂台灣來做最後的彌補看來是北京最後的挽救政策。台灣信息學院一位名叫Michel的女士向法廣表示:現在追查虛假信息的難度越來越大,因為北京今天使用居住在台灣的來自中國大陸的民眾,他們甚至也在台灣當地出錢僱傭網絡水軍,他們有錢,有錢可以使鬼推磨。

信息學院試圖尋找有效的工具來追查虛假信息,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打擊虛假新聞的網絡黑客向法廣表示:其實這些虛假信息的傳播方式同廣告差不多,他的傳播對象是一些利益與愛好相類似的人群,要進入這一人群從而順藤摸瓜,找到這一假消息的來源,我們使用的方法就是混入目標人群,將自己假裝成是他們其中之一。

調查小組向記者展示一個有關台灣的電子選舉設備來自大陸的完全造假的視頻,不過,台灣虛假新聞調查小組推出的與民眾互動APP似乎也受到攻擊,視頻上出現一些文不對題的話語。

確實,雖然臉書與推特等國際性的網絡社交平台特別為台灣選舉設立了監督機制,但是,這並不能夠排除網絡機器人或者別的人工智能工具的騷擾。

有打假專家向記者表示,他們所追蹤的虛假信息炮製中心一天甚至可以炮製出五百多條假新聞,而且這些中心今天已經不再在台灣,而是在馬來西亞或者新加波。

法國現代中國研究中心在台灣的研究員向記者表示:推特曾經取消了許多個虛假賬戶,尤其是涉及香港危機的,臉書也設立了監督機制試圖遏制網絡虛假信息的傳播,但是,問題是台灣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本人就經常散播一些誇張甚至違背事實的言論,但是他卻臉不改色心不跳地重複虛假信息。

確實, 從候選人公開傳播假消息,到網絡水軍為了政治目的炮製假新聞,對信息追查小組的人來說,來杜絕假消息是完全不可能的,今後的主要工作更應該是提高民眾的識別能力。

另外,法國新近成立的網絡媒體近日也就台灣選舉中的假新聞發表長篇報道,報道指出,如果說藍綠兩大陣營都傳播虛假信息的話,根據台灣The News Lens e和Taiwan Environmental Information Association所參與的一家信息核實機構的調查,台灣舉行的最後一次總統選舉辯論會上,蔡英文言論基本上92%符合事實,而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的言論則僅有40%屬實。而宋楚瑜的比例則是25%。

報道指出,儘管韓國瑜本人及其團隊強調他們深受虛假新聞的攻擊,但是,事實上,絕大多數假新聞都有利於親北京的一邊,即使信息來源不一定都直接發自北京。而年長的選民最容易受到假新聞的影響,不少台灣年輕人向記者表示,對家中父母毫不核實照單全收接受網絡假新聞的行為忍無可忍。而調查顯示,國民黨的支持者的年齡遠遠超過民進黨的選民。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