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中國/香港/政治

中聯辦:兩辦不是一般意義上“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擁有監督權

香港中聯辦資料圖片
香港中聯辦資料圖片 © 法新社圖片
作者: 弗林
13 分鐘

香港中聯辦官網4月17日刊登了提題為,“香港中聯辦發言人:所謂‘中央干預香港內部事務’是對基本法的故意曲解”的發言人問答記錄。中聯辦發言人表示,中央對港工作部門依據中央授權履行職責,有權力也有責任對香港事務發言發聲,香港社會少數人提出所謂中央干預香港內部事務之說,完全是對基本法的歪曲。

廣告

香港立法會自去年10月復會以來,首個工作是選出內務委員會主席。去年擔任內會主席的建制派議員李慧瓊今年再次競逐主席,因此她不能主持選舉,交給去年的委員會副主席、泛民主派議員郭榮鏗主持。但委員會召開多次會議後,至今仍然未能選出主席,委員會停擺,無法展開其他工作。近日,港澳辦和中聯辦分別發布聲明,批評郭榮鏗“拖延”選舉委員會主席,連帶令立法會無法正常運作。其中,來自港澳辦的聲明更指,郭榮鏗可能觸犯“構成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中聯辦的聲明亦認為,這種“拉布”行為是違背立法會議員的就職誓言。對此,郭榮鏗和全體泛民主派議員曾反駁來自港澳辦和中聯辦的聲明,認為內會純屬香港內部事務,中央政府的做法違反《基本法》第22條不可干預香港內部事務的規定,有違“一國兩制”。

在最新公布的這一新聞稿中,中聯辦發言人對此回應稱,“中央對香港實行‘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方針政策,但高度自治並非完全自治,特區享有的高度自治權,包括立法權,均來源於中央授權。被授權者須對授權者負責,授權者對所授出的權力擁有監督權,這個道理不言自明。”中聯辦發言人稱,“國務院港澳辦和香港中聯辦是中央授權專責處理香港事務的機構,不是基本法第二十二條所指的一般意義上的‘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當然有權代表中央政府,就涉及中央與特區關係事務、基本法正確實施、政治體制正常運作和社會整體利益等重大問題,行使監督權,關注並表明嚴正態度。”

該發言人還表示,“這不僅是履職盡責的需要,也是憲法和基本法賦予的權力。否則這兩個機構如何推動‘一國兩制’在香港貫徹落實?‘兩辦’就立法會無法正常運作發聲,其正當性、合法性毋庸置疑。少數人身為法律專業人士,完全了解這個邏輯,卻拿第二十二條指責‘兩辦’發聲,不僅是對基本法的故意曲解,也是對社會民意的刻意誤導。”

中聯辦發言人還說,“應當說明的是,基本法賦予了香港立法機關法定權力,也同時規定了其法定職責。立法會議員有責任和義務依法履行職責,以共保立法會依照基本法正常履行職能。郭榮鏗等一而再再而三地惡意‘拉布’,阻礙內委會選舉主席,導致各項經濟民生法案無法正常審議,嚴重影響香港社會和市民利益,顯然違背了基本法賦予立法會議員的法定職責。當立法會不能正常履行基本法賦予的憲制責任,特區政治體制無法正常運作,香港市民的整體利益不能得到有效保障,中央當然不能坐視不管,必須過問和監督,這是依法治港的需要,是確保香港穩定繁榮的需要,也是維護市民利益的需要。”

中聯辦發言人提到,“我們注意到,就在廣大市民強烈譴責反對派蓄意癱瘓立法會內委會之時,又有反對派議員對媒體聲稱,不排除在立法會否決第二輪政府防疫基金。正如社會人士所言,反對派這種為一己政治私利置香港市民人身安全和民生福祉於不顧的惡劣行徑,已經令人‘忍無可忍’。”

對此,香港泛民派多個代表則在隨後對中聯辦發布的這一新聞稿內容提出質疑和批評。據香港電台報道,身處事件中心的公民黨郭榮鏗回應,“指中聯辦的說法將‘一國兩制’撕破、令第22條形同虛設,感到極度遺憾”。他表示,中聯辦今日再次對香港內部事務指指點點,但不會影響他繼續主持會議,又認為中聯辦應該明確指出他違反哪一條、哪一節的議事規則,指自己的行為沒有偏離誓言。此外,公民黨黨魁楊岳橋亦批評稱,中聯辦的說法是玩文字遊戲,認為缺乏理據。另一名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認為有關言論是將《基本法》、“一國兩制”徹底踐踏,將第22條自行釋法。

對於文中指,中聯辦及港澳辦不是《基本法》第22條所指的“中央人民政府所屬部門”,民主黨立法會議員塗謹申則要求中央返回《基本法》的初心,實施高度自治,又指立法會內務守則並非附屬法例,干預等同質疑主席梁君彥及建制派的能力,擔心未來中央會幹預立法會,以至其他社會運作。在民間,港大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提出,中聯辦的聲明令他感到憂慮,似乎要顯示他們有權干預香港一切事務,若港澳辦與中聯辦不受《基本法》第22條規管,言下之意,他們不單可以“出聲”、甚至作出干預都是合法,這會是對一國兩制很新的解讀。

而在港府方面,對於中聯辦再作回應,香港政務司司長張建宗稱,“‘兩辦’對香港事務發表意見,是理所當然及天經地義。”他說,無論從憲制層面,管治層面還是實際操作上,兩辦對香港事務的表態及關注絕不構成任何干預。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