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台北一周

台灣和索馬利蘭互設代表處幕後經緯

音頻 05:38
台灣外交部發言人在一次新聞發布會上 2020年2月11日
台灣外交部發言人在一次新聞發布會上 2020年2月11日 REUTERS/Ben Blanchard
19 分鐘

台灣外交部長吳釗燮1日宣布,台灣將和非洲的索馬利蘭互設代表處,且索馬利蘭已同意台灣所設的官方代表機構名稱是「台灣代表處」。台灣部分媒體和綠營政治人物把這件事渲染為「外交突破」,中國大陸則冷嘲熱諷!

廣告

台灣外交部吳釗燮1日宣布,台灣將和非洲的索馬利蘭互設代表處,兩國政府已經同意使用「台灣代表處」和「索馬利蘭代表處」的名稱。

1日晚間,台灣總統蔡英文在推特用英文留言說,今年稍早有幸與索馬利蘭外長穆雅辛會面,台灣正與索國建立奠基於共享價值的雙邊關係,並期待雙方代表處設立,以擴大互利互惠合作。

接着,索馬利蘭總統比希也在推特上回應蔡英文的推文說,與台灣的雙邊關係奠基於共享價值和相互尊重,並預告索馬利蘭駐台代表處很快就會設立。

台灣外交部透露,台灣官方和索馬利蘭,是去年底開始接觸。台灣官方人員早在2月6日就已進駐索馬利蘭;索馬利蘭外交部長穆雅辛2月26日曾訪問台灣,和台灣外交部簽署了兩國政府的雙邊議定書,台灣承諾協助疏果進口替代、孕婦產婦及嬰兒保健、和電子公文檔案管理計畫。雙方簽署之後,穆雅辛併到總統府會見總統蔡英文。

吳釗燮說,索馬利蘭1991年獨立,經歷過三次總統選舉,被很多國家認為是非洲很自由民主的國家,目前有八個國家或國際組織在索馬利蘭設有代表機構;中國大陸和索馬利蘭沒有正式邦交,因此台灣和索馬利蘭互設代表處,不會打壞兩岸關係。

索馬利蘭和以海盜聞名的索馬利亞有什麼不同呢?信奉伊斯蘭教的索馬利人住在非洲最東端,十九世紀後半的歐洲殖民運動,當地被三個國家瓜分。面積最小的法屬索馬利蘭,在1977年獨立為吉布提共和國;英屬與義屬索馬利蘭1960年先後獨立,合並組成索馬里共和國。1991年,索馬利亞政府因內戰垮台,英屬區趁機宣布建立「索馬利蘭共和國」,自稱繼承1960年統一前短暫存在的索馬利蘭國的法統。但到目前為止,全球還沒有任何國家承認。

近十年來,包括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土耳其等國,都曾介入「雙索」的和談,雙方領袖也曾會面好幾次,但到今天都沒有具體進展。

索馬利蘭經濟狀況與人民生活極差,人均GDP排名仍是全球倒數。索馬利蘭幾乎沒有工業,85%的稅收來自柏培拉港,以及國民在海外工作彙回的僑彙,青年失業率超過八成,缺乏自來水,電力供應也不穩定。從索馬利亞獨立出來的索馬利蘭共和國,一度還曾處於惡性通貨膨脹的困境。

對於和這樣一個全世界都還不承認,而且極度貧窮的國家建立關係,設立代表處,對台灣而言,有必要嗎?或只是在中國大陸的外交壓力下尋求突破呢?

台灣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研究員嚴震生分析說,索馬利蘭已經獨立卅年,互相設處是早該做的事情,甚至可以直接建交。他認為,相較於索馬利亞環境動蕩,有海盜、軍閥割據、內戰、恐怖分子等問題,索馬利蘭可說是「凈土」,雖然沒有邦交國,但有構成主權國家的要件,辦過三次總統選舉,是還不錯的國家。

嚴震生呼籲台灣政府和索馬利蘭建交已經好幾年了,他認為,建交不會破壞「一個中國」原則,只不過中國大陸在附近的國家吉布提設有軍事基地,台灣如果在索馬利蘭設代表處,可能會讓中國大陸不開心,但對台灣來說是好的,畢竟台灣在東北非沒有辦事處,未來如果又發生海盜挾持台灣漁船,代表處就能協助。

不過,島內國民黨的看法可不同。國民黨發布新聞稿表示,索馬利蘭在全世界並沒有邦交國,也不被任何重要國際組織承認,外交部必需提出合理評估,國際空間也極為有限的台灣,在與索馬利蘭互設代表處後,是否會受到索馬利亞跟他親密的友邦外交排擠,反而影響未來台灣國際空間的拓展。

國民黨強調,在國民黨執政時期,外交要務着重在維護正式邦交、拓展與重要的無邦交國的實質關係,以及有意義參與聯合國專門機構,並沒有將索馬利蘭當作拓展官方或半官方關係的優先對象。

台灣官方透露將和索馬利蘭互設代表處的消息之後,島內親綠營的媒體和綠營立委紛紛強調,這是台灣在「外交上的大突破」。民進黨立委王定宇甚至說,這項外交突破將撼動這個「非洲之角」索馬利蘭。

大陸方面怎麼看待這件事呢?大陸觀察者網報導,索馬利蘭其實並不是一個國家,其國家身分在國際上並不被其他國家以及聯合國所承認。所以索馬利蘭和台灣地區的民進黨當局,「同為國際社會邊緣人」,兩者在國際上處境都顯得十分尷尬,可謂是半斤八兩。在這樣的現實情況面前,台灣一些政治人物仍然繼續刷存在感,試圖炒作這一所謂的外交突破。

台灣輿論分析,索馬利蘭深為貧窮所苦,如果台灣願意金援,當然樂見其成。而且打「台灣牌」對索馬利蘭而言是一着好棋,在兩岸競逐的背景下,台灣和索馬利蘭互設辦事處,必然會對北京產生「提醒」的效果。雖然中國因此率先承認索馬利蘭獨立的可能性很低,卻很可能提高雙方的實質交流,給予經濟援助。

至於對台灣而言,與索馬利蘭互動交往,能帶來的實質外交利益非常低。只能說對於貧困地區伸出援手,是身為地球村成員不應忘記的義務。至於期待造成「外交突破」,或是造成任何「撼動」的效果,恐怕只是內部宣傳罷了!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