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國安法

羅冠聰未與雙親好好告別感痛苦朱牧民遊說自己國家也有罪

涉嫌觸犯國安法而被通緝的羅冠聰在網上向支持者報平安時,對未有機會好好跟父母道別而倍感痛苦。(羅冠聰面書網頁截圖)
涉嫌觸犯國安法而被通緝的羅冠聰在網上向支持者報平安時,對未有機會好好跟父母道別而倍感痛苦。(羅冠聰面書網頁截圖) © 網上截圖

香港國安法下被通緝的6名香港民運人士目前身處海外,其中朱牧民更是在美生活已25年的美國公民,對今次涉嫌勾結外國勢力而被通緝覺得莫名其妙,因為這等於是“遊說自己的國家也有罪”。羅冠聰因國安法可能對其安全造成威脅而匆忙離港,今次被通緝覺得之前沒有“好好告別”而離開雙親感到“特別痛苦”。

廣告

抵英將近一個月的羅冠聰,在香港時間星期六透過面書直播報平安,片長逾18分鐘,大多談到日常生活的起居飲食,全片羅冠聰一直臉帶笑容,惟叮囑大家要珍重時,神情變得凝重,“尤其對身邊的人,因為大家都不知道,有那一天突然要分開,甚至連告別時間都沒有。”

剛剛才度過27歲生日的羅稱非常感謝大家對他的關心,自言一個人在倫敦生活並不易,即使當地不乏定居港人,惟他擔心其身份會連累別人,惟保持距離。

李安執導的《少年PI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是羅冠聰心愛的電影之一,他說:“戲裡面我有一個很深刻的印象,就系離別不是痛苦,但沒有一個好好的告別,才讓離別變得更痛苦。所以大家記得珍惜同身邊人相處的時間。”

佔中發起三人之一朱耀明牧師的兒子朱牧民對自己也被通緝感到有點無奈。朱是首名被港區國安法通緝的非中國公民,他已在美國居住近25年,他認為這表示“香港警方正在通緝一個向其所屬國家倡議及遊說的美國人”。

根據大公報引述通緝令指,朱牧民涉嫌以面書多次發文,推動美國政府向中國及香港官員實施制裁,涉嫌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朱牧民去年在反修例運動期間,於華盛頓成立“Hong Kong Democracy Council(HKDC)”,遊說美國國會支持《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今年並及繼續推動其他相關制裁行動。

朱牧民說,他也許是首位被盯上的非中國公民,卻不會是最後一個,強調自己若成目標,則任何美國甚至他國公民若為香港發聲,同樣有可能成為目標,“我們現在全是香港人(We are all Hong Kongers now)”。

此外,有港媒報道香港可能對上述被通緝的6人凍結在港資產,目前人在英國同樣被控涉嫌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的劉康,笑說自己“在滙豐銀行的存款只有50元”。

現年18歲的“香港效益主義黨”主席劉康表示,自己仍是學生,沒有工作,“銀行沒什麼錢,例如我滙豐裡面只得50元左右,他們如果凍結,太陽依然都系會如常升起。不過他們凍結資產這種事完全是荒謬,踐踏人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