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問主要內容
美國/香港

美國會處理兩項庇護港人法案朱牧民羅冠聰促通過

華盛頓,美國國會大廈。
華盛頓,美國國會大廈。 REUTERS - KEN CEDENO
12 分鐘

美國國會目前正處理兩項涉及庇護香港人的法案,分別是《香港避風港法案》(Hong Kong Safe Harbor Act)及《香港人民自由和選擇法案》(Hong Kong People’s Freedom and Choice Act),後者本月較早前已在眾議院通過。

廣告

參議院司法委員會前日《香港人民自由和選擇法案》聽證會,討論如何透過美國難民政策支持香港民主運動。有份出席會議的民主黨參議員布魯門塔爾(Richard Blumenthal)認為,此協助港人申請成難民的法案,有機會年底前在參議院快速通過。

出席聽證會的香港民主委員會行政總監朱牧民以及透過視像作證的羅冠聰均敦促國會儘快處理該案。朱牧民更以自己因為從事香港民主而被指違反國安法的“勾結外國勢力”遭到通緝為例,認為美國有需要儘早通過法案。

已經成為香港國安法的“海外通緝犯”,朱牧民作證時表示,他日後前往香港、中國或與中國有引渡條例的地方,均有機會被捕。他相信中共將會影響到他在香港的家人,或以他們作人質,一舉一動已被密切監視,目的是打壓國際線,切斷海外對香港民主運動的資源。

發言期間,多人提及前香港眾志成員黃之鋒、林朗彥及周庭被捕、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未審先坐監等例子,以示香港在港版國安法實施後,不少曾參與政治運動的香港人,自由及人身安全受到直接威脅,促請參議院能儘快通過《香港人民自由與選擇法案》。

羅冠聰視像作供批評,港版國安法限制香港人的自由,包括言論及示威自由,並在社會造成恐慌,持續惡化的社會局勢亦迫使更多政治人物及年輕人離開香港。他指目前最需要民主社會向這些受政治迫害的香港示威者提供安全出路,呼籲美國為支持民主運動的人士提供庇護,拯救數以千計受政治迫害的年輕人毋須受中共威脅而生活。

朱牧民指,香港曾經是內地流亡民運人士的避風港,其父朱耀明牧師透過“黃雀行動”助他們經香港逃亡海外,“但現在到香港人需要一個避風港”,希望美國接收更多港人。他強調反修例示威中被捕的過萬名港人,是最需要美國難民政策協助的人士。

在6月首次提出《香港人民自由和選擇法案》,由民主黨眾議員馬里諾夫斯基(Tom Malinowski)及共和黨眾議員金辛格(Adam Kinzinger)共同動議,但最後未被納入議程,直至9月29日才再次動議。這次迅速在10月1日獲眾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一致通過,12月7日再獲眾院一致通過。

法案庇護對象主要針對在法案正式生效後,已持簽證留在美國一段時間的人,假如他們曾在示威中被捕、被拘留或起訴,或曾在示威中擔當重要角色,且認為返港後將面臨政治迫害,便可向國務院申請“臨時保護身份”(temporary protected status),不列入美國政府的難民限額內。持有“臨時保護身份”的人士,可獲得合法居留和工作許可。

同樣在6月提出的《香港避風港法案》,由共和、民主兩黨多名議員分別於參眾兩院動議,其中參議院由共和黨的魯比奧(Marco Rubio)與民主黨的梅嫩德斯(Robert Menendez)作代表,眾院則由共和黨的匡希恆(John Curtis)和卡斯特羅(Joaquin Castro)負責提出。

法案列明假如有香港人因和平表達意見或參與政治活動而遭受迫害,或有充份理由擔心可能遭受迫害,國務院便可以人道理由把他們及其直系親屬列作難民,並列出多個例子,包括曾組織示威的人士、示威期間的急救員、示威期間受傷的記者、示威者的法律支援人士,以及被控告、被拘留或被定罪的示威者等。

按照法案規定,港人難民將被列為“第二類優先處理類別”,即國務院認為有需要接受庇護的群體,不會被列入美國政府目前每年1.8萬人的難民限額中,換言之不會受政府收緊難民總數的政策限制。國務院需在法案生效後半年,向國會彙報香港難民審批情況,並每90天更新。

由於《香港人民自由與選擇法案》和《香港避風港法案》兩項法案內容相近,且今屆國會會期將在下月3日屆滿,一旦法案無法在會期結束前通過,便會自動作廢。推動國會通過法案的香港民主委員會(HKDC)行政總監朱牧民(Samuel Chu)早前則稱,即使國會會期完結期法案仍未獲得通過,下屆會期也會捲土重來。

頁面未找到

您嘗試訪問的內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